•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学欣赏|名篇赏析

    主客两忘的逍遥心境——评〈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时间:2015-01-19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栩晉
    摘要: 在高中修读文学时,笔者对苏轼〈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的感悟,也就只停留在书本的解释:「作者在经历多次的仕途挫折和丧妻之痛后,因看透世情,并对现实绝望,故有归隐之志,以及甘于平凡的追求。」但再三研阅后,笔者以为本词正表现出苏轼当时已达「主客两忘」的逍遥心境。

    主客两忘的逍遥心境─ 评〈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 在高中修读文学时,笔者对苏轼〈定风波‧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的感悟,也就只停留在书本的解释:「作者在经历多次的仕途挫折和丧妻之痛后,因看透世情,并对现实绝望,故有归隐之志,以及甘于平凡的追求。」

    现在,笔者再阅此词时,虽仍认同上述评论,但却总觉得有所欠缺。笔者再三研阅后,终悟到上评只言及作者的心态,但对于其心境却付之阙如。本词既为苏轼晚年的代表作,当能反映其心境。笔者以为本词正表现出苏轼当时已达「主客两忘」的逍遥心境。 为方便分析及阅读,笔者先将全词细录在下: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首先,序言已对苏轼的修养稍有透露。当时,苏轼在沙湖相田途中,遇到大雨。但不幸的是,苏轼一行人虽有准备雨具,却因「雨具先行」而变得狼狈。但正当众人乱作一团时,苏轼却能「余独不觉」。面对忙乱,苏轼仍能「处变不惊」,这表示了他的心已达「静」的境界。其实,无论是北宋、南宋,还是理学、心学,都讲究主体的修养,当中又以「静」为重。以「静」为重,除了受到道家「有生于无」,「静极而动」的思想影响外,更重要的是儒家的「中庸」哲思。 《易经》有云: 「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易」于《易经》有「本体」之意,与「道」相通,以为天下万物皆从,「一阴一阳」「变动不居」的「易」(「道」)而来,在「阴」「阳」二气的「动」「静」变化中,「气」便化成万物。当中「阴」即「静」,亦即「寂然不动」,但「静极复动」,「阳」即「动」,便是「感而遂通」。

    再将之与《中庸》作比对的话,「寂然不动」便是作为「天下之大本」的「中」;「感而遂通」便是「天下之达道」的「和」,而程子又指出「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意即人应保持「喜怒哀乐」之情,处于「平稳」的状态,不偏向任何一方,而在回应事情时,便应「发而皆中节」,不超越应有的界线,并「拳拳服膺」而不改。 其实,小程子有一故事,足可为上言作一批注。程颐晚年,自涪归洛。途中,「水流湍急,风作浪涌,一舟人皆惊愕号哭,惟有程颐正襟危坐,凝然不动,岸上有老父问他:『达后如此?舍后如此?』为程颐的处变不惊而感到惊讶。」 对此,陈来亦直言:「程颐在晚年的精神境界确实修养得很高了。」 观乎此,苏轼能临危不乱,实与程颐如出一辙,足见其心之平静,并无任何任何偏差,而且其冷静的表现,亦证其已达「有情而无累」的中庸境界。

    正式进入词的世界,不难发现全词意境甚高,不独轻松做到「情景相融」,更达到了绝妙的人生境界─「主客两忘」。面对突如其来的风雨,苏轼虽因其高超的修养而「不觉」狼狈,但他也相应地作出了适当的选择─「莫听」。「莫」有「不要」、「切勿」的意思,而且带有主动性,可见苏轼在告诉读者,不用理会那些「穿林打叶」的雨声,亦像劝慰别人不用因人世的风雨、成败而烦恼,一切只在乎「心」之所愿,以为客观的环境必待主观的心思而有价值,带有浓厚的主观主义和存在主义的色彩。 对此,王阳明有一语极能概括苏轼之言。《传习录‧卷下》曾曰: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王阳明口中的花便是词中风雨,而两者的价值正在「看」与「不看」之间,看则「明白起来,花在心内」;不看则「同归于寂,无花无心」,说明万物由心,突出主体对客体的价值赋予。苏轼则专取后意,选择「不看」,淡化客观事物的形象,并以主观意识超越客观制限,甚有庄子的逍遥意味。 除了选择「莫听」,不理会风吹雨打外,苏轼在风雨满途中,亦表现得自闲自适,自顾「吟啸」并从容「徐行」。首先,一般人在下雨时,多数会狼狈而逃,急步的找「可遮头的瓦」。但苏轼却一反常态,在众皆狼狈的时候,仍能「徐步而行」,表现从容,由此已可见其修养之高。

    此外,笔者以为「徐行」亦能使苏轼的心态形象地表现出来。魏晋玄学兴起时,名士重视风流,讲究主体的舒适和「意向」而不受客观制限,毫无保留的表现「情」。《世说新语‧任诞》曾载: (王子猷)「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 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尽兴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之行只为「尽兴」,未为「败兴」而不快,此正说明了魏晋名士重情之所抒,而不理会客观制限的心境。苏轼能于荒乱之际,仍「吟啸徐行」,除表现其修养外,亦充分反映了其重「情」的想法。此外,魏晋名士亦多有好吟之士,因为「吟啸」正是他们表达自己和抒发情感的行为。

    若论「啸」,则不得不提阮籍及孙登,闻名的「苏门长啸」正与二人有关。《晋书‧阮籍传》载: 「博览群籍,尤好老庄。嗜酒、能啸、善弹琴。」 「籍尝于苏门山,遇孙登。与商略终古,及栖神导气之术。登皆不应,籍因长啸而退。至半岭,闻有声若鸾凤之音,响乎岩谷。乃登之啸也。」 魏晋名士皆好酒,作为竹林七贤的阮籍自是能饮且嗜酒。除了「嗜酒」,阮籍亦「能啸」,而「啸」与「酒」并列,由此可见,「啸」的重要性。阮籍虽能「啸」,但与孙登那有如「鸾凤之音」的「啸」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究孙登之「啸」的神妙,可从《世说新语‧栖逸》中见。据《世说新语‧栖逸》载: 「阮步兵啸,闻数百步。苏门山中,忽有真人,樵伐者咸共传说。阮籍往观,见其人拥膝岩侧;籍登岭就之,箕踞相对。籍商略终古,上陈黄、农玄寂之道,下考三代盛德之美,以问之,讫然不应。复叙有力之教、栖神导气之术以观之,彼犹如前,凝瞩不转。籍因对之长啸。良久,乃笑曰:『可更作。』籍复啸。意尽,退,还半岭许,闻上咱然有声,如数部鼓吹,林谷传响。顾看,乃向人啸也。」 在此,孙登以真人的形象出现,但当阮籍「上陈黄、农玄寂之道,下考三代盛德之美」,孙登却不应。接着,阮籍「复叙有力之教、栖神导气之术」,孙登依然默然。笔者以为此正见孙登修为之高,在于自然流行,重视精神世界而轻忽现实世界,不言不求的沉静。但阮籍却不断「陈」、「考」、「叙」,显其仍为「欲」、「求」所限,故孙登不应。

    此外,当阮籍「对之长啸」,孙登不独立有反应,更要求「可更作」,这除了表示孙登喜「啸」外,更在于由此带出的「回应」。 孙登本不应阮籍,但当阮籍「长啸而退」时,孙登便报以那有如「天籁」般的「鸾凤之音」。对此,牟宗三评之曰:「两人于岩谷之中,以啸声相唱和,则声音与天地同和矣。」余秋雨则以为「在回答他的全部历史问题和哲学问题。」笔者以为综合两言,即可见孙登轻忽世事,因从道言,则一切均自然之事,不用亦不应强而问之、为之,而以「啸」回应则因「啸」音乃「与天地同和」,除能回应阮籍,亦能就此一抒胸臆。

    纵观上言,可见「啸」正是一种直抒情怀,并与自然同和的意想。苏轼面对风雨,仍表示「何妨吟啸且徐行」,足证苏轼已能超越风雨,不为所动的心境。接着,苏轼进而将这种心境,更直接的表露出来。 此时此刻,苏轼除了表现闲适外,更放弃了避雨的念头。当时,苏轼手执「竹杖」,身穿「芒鞋」,一副平凡扮相,但其身虽「平凡」,心却「超脱」。「竹杖芒鞋轻胜马」一句,以「竹杖芒鞋」与「马」作对,笔者以为苏轼除了藉此表示不欲避雨而听其自然外,更流露了追求简朴生活的念头。在此,「竹杖芒鞋」代表简朴,「马」则代表繁华,「轻胜」除了说明苏轼追求简朴外,更表示他的选择─「弃繁就简」。加上,苏轼表示无惧风雨,更愿意「一蓑烟雨任平生」,因为无论生活有多少风雨,他亦能保持一贯的态度,任性而行,心下超然,不为外界所动。 词的上段表示了苏轼当下面对风雨的心态外,亦让读者明白苏轼的主观追求和超越风雨的心境。但笔者以为这仍只偏于「有」的一端,而尚未达「主客两忘」的极致。所谓「超越风雨」,则「风雨」尚在心中,但因苏轼修养极高,故能选择「莫听」、「吟啸」、「徐行」和「竹杖芒鞋」,故这只是「以主代客」,尽管苏轼明确表示「一蓑烟雨任平生」,亦难逃风雨之思。但下片则可见苏轼心境的急速提升,并使「以主代客」质变而为「主客两忘」。 苏轼在风雨之际,仍能临危不乱,「吟啸徐行」,而且风雨亦未能尽败苏轼之酒兴。此时,苏轼已然酒醉。面对自然风雨,苏轼虽能超脱于外,但生命中的风雨却非苏轼所可阻止。命运如斯,苏轼亦只能如魏晋名士般,以酒遣愁。竹林七贤好酒,世所闻名,而究其目的直如鲁迅〈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提及的「敷衍了事」,不论对己还是对人,亦力图如此。 魏晋之世,政治黑暗,士人陷于旋涡而朝不保夕。有见及此,有的坚决不屈,如嵇康;有的随波逐流,如山涛;有的借醉蒙混,如阮籍。

    笔者以为苏轼之醉正如阮籍。据《晋书‧阮籍传》: 「文帝初欲为武帝求婚于籍,籍醉六十日,不得言而止。钟会数以时事问之,欲因其可否而致之罪,皆以酣醉获免。」 「会帝让九锡,公卿将劝进,使籍为其辞。籍沈醉忘作,临诣府,使取之,见籍方据案醉眠。使者以告,籍便书案,使写之,无所改窜。」 当时,司马势盛,阮籍未敢抗衡,亦不愿攀附,故对司马党人大多欲拒还迎,企图蒙混过关。司马氏作为大姓氏族,又将取魏而兴,能与之联姻自是众人所望。但阮籍深恶司马氏的无君非父,故刻意饮醉六十天,让司马氏心息,但又不能胡乱治罪。此外,司马昭进位为公,能为之执笔,并撰写劝进表,可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阮籍再次因醉而免,可见阮籍之醉除了是假装胡涂外,亦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和己意的抒发。 观乎苏轼,一生仕途多桀,多受小人非议,常被贬谪,妻子、亲弟亦在其外放期间病逝,以致日渐灰心,斗志日消,故苏轼在风雨期间,仍选择畅饮而醉,助其忘却哀愁,藉此逃避现实和表明自己已经心灰意冷。 在苏轼酒醉期间,一袭春风吹过,唤醒了他。「春风」之意有二,一为「微冷」,让读书明白苏轼仍如履薄冰的心情。其二,「春风」亦有春意已临,生机渐始,而且伴随「春风」的「山头斜照」亦使苏轼明白「雨过天青」,在前不远处,便是生机。由此可见,下片的首句既写景亦写情,巧妙地以景象变化,抒发自己的个人感情,达到「情景相融」。 但除此之外,笔者以为苏轼先写风雨,再写斜照,实有「否极泰来」之意。《道德经》曾曰:「万物负阴而抱阳」 、「反者道之动」 ,明白指出天下万物发展至一极端后,必然会向另一极端发展,如此变动不易,正因为这是作为万物根据的「道」的运行法则。因此,「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 ,祸福相依,除了为事讲究「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实亦不用执着于此,因为这是道之所然,亦即理所当然。 综合上言,可知苏轼经历多次起跌,早已看破世情,明白「否极泰来」,故对一切得失,亦已视作等闲。而词的最后一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便正好归结苏轼逐渐超越「以主代客」,实已达到「主客两忘」的逍遥心境。 「回首」与「萧瑟处」本为实景,描述苏轼酒醒之后,迎接下一个「夕阳」。路途中,苏轼回望过去的风雨过处,发现风雨已然消散,四周渐已平静。至此,苏轼见风雨已过,故便正式启程回家。笔者以为此句虽实亦虚,以景代情又情景相融。词中「风雨」便如人生「风雨」。正如上言,苏轼一生起跌重重,风雨之大自是惊人,亦是愁人。但经历过后,苏轼并未毅然寻死,反而能够沉潜反思,回忆过去风雨,便如烟消云散,再无牵挂,归于平淡。 在此,「无」之一字,下得极好,既为作者所抒之情起了点睛之用,亦使文章从「以主代客」,进为「主客两忘」,甚具层次感。

    回顾上言,笔者指出「余独不觉」及「一蓑烟雨任平生」表示「风雨在心」,仍偏于「有」之一端,只达「以主代客」的层次。但全词至此,苏轼指出「生」、「荣」、「死」、「哀」实互为其本,天道循环本是如此,可见他已能超越事情的两端,不郁郁于一面之词及一方之情,而能从更高角度─「道」反思人生,从而得出「无执」之境,因而能够忘却「生」、「荣」、「死」、「哀」等「风」、「雨」、「晴」。 此外,笔者以为「无晴」可与「无情」相通。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意指「情」应事而发,无事则应保持平稳,而未倾向任何一端。此时,圣人便如何晏所言般,毫无表现,便如「无情」。但据王弼所指「圣人有情」,只因「圣人体无」,明白「无」乃至境,故能常保「中庸」。 总结而言,苏轼正因「有」而悟「无」。视有为无,便能无执于「有」;体无悟道,正可逍遥于「无」,「主客两忘」正是苏轼当时的逍遥心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感叹人生的悲剧——读萧红的《初冬》
    下一篇:信史与史传文学的异同——从“三国”的“史”与“文”说起
    推荐阅读
    念一地落花,风起时想你【原创】
    念一地落花,风起时想
    《来生,不愿再做那朵莲》
    《来生,不愿再做那朵
    无奈的思绪
    无奈的思绪
    让收藏的春意,明媚秋的思绪
    让收藏的春意,明媚秋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