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日记随笔|心情随笔

    三哥

    时间:2017-03-16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罗银湖
    摘要:

            三哥今年才55岁,可看上去象60岁的人了。腊黄的脸瘦削且布满了皱纹,头上白发几乎占了一半。两颗门牙也掉了,全身上下的衣服看起来仿佛永远是陈旧的。

       三哥曾读过高中,然而三哥的大半辈子却是与农田为生,不象村里的其他人一样,要么外出打工,要么走南闯北做买卖,所以他的田种得确实是好,在村里村外颇有些小名气。
       三哥读高中的时候,高考制度刚刚恢复不久!第一年高考,他以9分之差落选。第二年复读,因为偏科,喜欢写文章,所以高考语文成绩得了95分,其它科目则不增反降,最后又以落选而告终。
       回家后,在农科所工作的父亲,托人说好话,把三哥安排在镇文化站上班!刚到文化站工作时,三哥满腔热情,写了好几部古装及现代剧剧本,但文化站剧团外出演出时,都只是演些老牌剧目,如《站花墙》《打铜锣补锅》《打金枝》等,根本把他写的剧本没当回事,所以他也就没心事再写下去了。后来文化站办了一个工艺厂,用麦杆和羽毛做工艺画,俗称麦杆画,做的匾额很有特色,山水,花鸟,人物等惟妙惟肖,很是惹人怜爱。工艺厂派出几名员工去搞推销,三哥就是其中之一。不知是三哥不走运,还是他压根儿不是做推销员的料,年底结帐时,其他推销员个个喜形于色,赚得包包鼓鼓的。而他推销出去的产品,对方一分钱也不给,而且还拒绝退货。三哥就这样,不但没赚一分钱,还把全年的工资全部搭进去了。
       看来靠吃文化这碗饭是行不通了,三哥只得硬着头皮回家种田了。
       那时候刚分责任田,父亲在农科所工作,姐姐们都已嫁人。我在学校教书,弟弟在工厂学手艺,所以十多亩责任田全靠三哥和母亲操持了。
       每天天还没亮,三哥就到牛圈牵上那头缺鼻子大水牛到田垄边去吃草。三哥一边喂牛,一边捧着《燕山游击队》在聚精会神地阅读。他看书速度很快,而且记性特好,一本长篇小说慢则三五天,快则一两天时间可以看完。
       牛喂饱后,三哥又和母亲到地里去犁地,三哥在前面牵牛犁耙,母亲则在后面撒肥,播种。一天下来,腰酸背痛,饭都吃不下去了。三哥为我们这个家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尽管白天干活又脏又累,但到了晚上,三哥就会坐在电灯下,拿出纸笔来,飞快地写起来。他不假思索,下笔就是洋洋洒洒,仿佛他脑子里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
       这年腊月,三哥结了婚。10个月后,大儿子霄霄出生了。三哥喜出望外,他抱着儿子,动情地说“儿子,快快长大,等你长大了,老爸也把你培养成作家,象老爸一样。”
       他对他自己所从事的文学事业充满了信心,可谓是痴心不改。
       一年多过去了,几百个日日夜夜,他终于写完了三本厚厚的书。他给它们分别命名为《蓝田之梦》《花陵》《赶马帮的春天》,他以为从此以后,他的命运会出现360度的大逆转,一切将会重新开始。美好生活就在眼前!
       可是三哥想错了,当他辛辛苦苦挑灯夜战多少个日日夜夜后,把这些文字用方格稿纸一字一句修订誊好后,送到某出版社时,社长一句问话:“你是谁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鼠辈,我们能担风险为你出书吗?”满腔热血换来当头一棒,三哥几乎要晕厥过去。难道自己几年辛辛苦苦冥思苦想写出来的作品就这样成了一堆废纸吗?他不甘心。他又找到在市报社做记者的一位朋友,朋友告诉他,自己的表哥在武汉武胜路文化市场做书商,可能有办法。他们于是找到了那位书商。
       书商倒是很客气,粗略地看了一下书的内容,对三哥说,书我可以留下,三本书,一万块钱全部买断,署名权和版权全部归我!怎么样?行就成交!
       三哥二话没说,转身就走了。在他心里,这些书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这是他心血的结晶啊!怎么能这样贱卖呢?这不是在挖他的心吗?他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三哥悻悻而回。
       最后三哥想到了父亲。
       父亲在农科所工作时,省作家协会的碧野先生曾下放到这里锻炼改造,与父亲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于是三哥带着父亲的信,找到了碧野先生。碧野先生虽是大作家,写出过《天山景物记》等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但老人却没有丝毫的大名家的派头,对三哥热情有加。当时碧老是省文联主席,也是《今古传奇》杂志社顾问。老人把《赶马帮的春天》粗略看了看,点头说,你的作品语言很有特色。我帮你推荐一下!老人马上提笔给时任《今古传奇》杂志社的社长罗维扬先生写了一封推荐信!三哥喜极而泣,马上又找到罗维扬先生。罗先生看了碧野先生的信,对三哥说:“既然是老主席推荐来的,你的作品我完全信得过。不过,我可是实话实说,《今古传奇》是双月刊,我们的签约作者很多,现在安排的作品已经排在了两年之后,看你能否等下去?”
       罗维扬先生说的话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三哥觉得自己耗不起啊!为了写这些书,他几乎倾尽了自己的所有,这样等下去,一家人的日子怎么过啊?
       他又想到了一个人,三嫂娘家有个本家姐姐,老公是华师出版社的编辑。三哥三嫂又买烟又买酒找到了编辑家,将修订好的文稿交给了他!三哥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
       半年后,三哥三嫂去找编辑,可是已经人去楼空。好心人告诉三哥,编辑与老婆离了婚,移民到国外去了!那些文稿也不知去向。三哥欲哭无泪!回家后大病一场,将手里的那些草稿全部付之一炬,发誓从此以后再不提笔写一个字!
       三哥开始少了笑容,也少了言语。每天就是一股子劲地钻到地里头去了。
       他种过菜,种过苎麻,种过辣椒,搞过大棚蔬菜。起初几年,种什么亏什么,后来,他专门从电视上看一些农业方面的致富新闻,并尝试着去做,结果还真找到了一些窍门,摸到了一些道道。
       三哥靠种十来亩薄田,培养了2个大学生,还盖起了一幢三层大楼!
       每每和我谈起他的这一段经历,看到我发表在江山文学网、盛京文学网、湘韵文学网、散文网等一些全国知名的文学网站上的一些作品时,三哥都抑制不住羡慕的表情对我说:“弟啊!你们是赶上了好时代啊!可惜我那时候是生不逢时!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机会,有网站老师们的指导,有文学社团各位文友们的帮助和支持,你只要肯努力,肯学习,一定会成功的!”
       三哥说这些话时,眼泪已流淌下来。有羡慕也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期待!
       三哥!我的好兄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关 于 钱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南乡一剪梅》
    《南乡一剪梅》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