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剧本|文学剧本

    我,撒旦的养子

    时间:2015-10-05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晨兴带月
    摘要: 那个新时代的青年令我不悦:“大叔,你这是中古世纪的烟囱里钻出来的么?”我不禁恶笑,“是啊,我是黑暗时代最深的漩涡里幸存的最污秽的一群蝙蝠用你祖宗的血肉喂养长大的魔孽。”

     

    PART ONE

    公元一世纪,人类重新认识自己,基督教诞生。几百年后,即将没落的罗马帝国境内(此处参考西罗马灭亡时间公元476)一个较偏远的乡村里,坐落着我的家。农耕放牧,丰衣足食,直到我七岁,兄弟几人和父亲远离母亲去城市闯荡。

    母亲要求我得到教育,但父亲却并没有送我去学堂。为了满足“至少500本书”的requirement,我(兄弟们却并不乐意)挟夹在城市暗流中,偷盗以得之。那是唯一五百本广泛题材的书。

    后来,父亲嗜酒如命,弟兄羁旅各西东,街间盗乱频作,扭打,背叛,在那个黑暗时期的欺凌下我逐渐长大。直到暗流深处,魔鬼头领发现了我的军事才能,怂恿我亲手韧父,我便成了他们的一员。

    The scars that mark my body, they're silver and gold

    My blood is a flood of rubies, precious stones

    It keeps my veins hot; the demons find a home in me

    I move through town, I'm quiet like a fire

    (此处concrete process,少儿不宜,在此不提)

     

    I want to get even with everybody; I want a smell of death.

    I want to have a foul breath that stinks of dead earth and crapes and sweet coffins.

    I want to be all cold and have rotten flash with staled blood in the veins.

    I want to sink my teeth in my preys and let it slide like lasers in the flesh and into the veins. Then I want to draw my teeth out and let the blood flow easy in my mouth and run hot in my throat, and drip off my tongue and run out of my lips down my victim’s throat……

     

    I dream all year, but they're never the same kinds

        The shivers move down my shoulder in double time

    But I got my fingers laced together and I made a little prison

    I'm walking on everyone who ever laid a finger on me

    也许族群里只有我是人类出身,领者便为我藏匿了这个秘密。成魔之后,我的听觉嗅觉变得无比灵敏,力大无穷。我拒绝了法力的直接赐予,只愿自行练武。

    几年来,我为魔鬼王子南征北战,成为最优秀的将军。

    这期间,我从不敢回也不敢想童年的家。

    直到几十年后,我辗转争战到了某个地方,蓦然发现是那里!我的军队攻克了城关,屠城,我就走进帐篷。脱掉沾血的西装,健硕的躯体吓到了大姐,虽然我年纪最小,容貌但却不是四十而是二十五。

    其实,有时候我的心还在更年轻的时候停留。

    这里是我正确也唯一的起点吗?这里是我作为人类的最终证据吗?

    这里是我唯一在乎和唯一在乎我的人生活的地方吗?

    “我觉得我好象是个小孩

    我所浪掷的、错过的、输掉的、失去的一切

    都像是一场梦。

    在故乡人的宁静的之中

    丰富的世界在我面前展开

    一切都被赠与给我

    一切都属于我”——by黑塞 《幸福的时刻》

    我走进帐篷深处,我要将我的财富,我的地位,中古世纪最高统治者们的权力赐福于我的亲祖。

    后来我看到她,躺在一张平坦发黄的床上,岁月在凡人肌体刻下的斑驳、永恒、沧桑而美丽的印痕。

    我知道,除了可笑的悲剧,我不拥有任何什么。

    我知道,未来千百年的生命里,我无从面对我最初那十几年作为人类的经历。

    她也知道我的事,在尘世里,在梦里。

    她执起圣器刺向我的手,但那力气微不足道,我只紧紧抓住她的腕。她的声音很微弱,但每一个字,每一个呼吸我都能听到,“你的天赋一无是处,你这不孝的撒旦之子。杀了我,我们地狱见。”我觉得头脑晕眩,双颊火一般灼烧,我恢复着后天魔赐的容貌,恶灵的双眼,魔鬼的手臂……我失控了,打翻蜡烛,弥天火焰浸染了床单和窗帷。火焰蹿上我的手臂,攀附在我的胸腹,一点也不刺痛,好像沧海一滴水扑不灭心中如山巨焰。东西被烧成灰烬的声音穿入双耳,我听到我的姐兄窜逃的惊惶,刀尖刺破肉体的撕裂声,以及血滴落火焰里的乐音……

    我第一次请求王子赐予我一种能力:遗忘。于是,此刻起,我步入成年。这是新的开始,也是永远的结束,until…

     

     

     

     

    PART TWO

    黑暗的中古世纪即将过去,生活悄声改变。

    我尚未知觉,在我最熟悉的那些西欧街道间,我惧怕的改变正悄然发生,文艺复兴的第一束光芒像捅破一张酥薄的屏风探进来,然后两束三束四束,啪啪啪捅进来。王子他们并不畏惧,说这只是人类的一段时期,默默等会就过去了,可我的身心却发生了巨变。

    还有就是那个女孩。初遇,在古老教堂,她只是十几岁的孩子。我曾写过一些庇护邪教的书,她大概是惊讶于我的文笔,以教会的名义召唤了我。她不信魔鬼,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告诉她。我那时并未意识到我们相逢的次数还会有很多……

    在那个小图书馆,我看到一个青年男子靠在书架阅读,黄色的书皮触动了我,是她的书。那个新时代的青年令我不悦:“大叔,你这是中古世纪的烟囱里钻出来的么?”我不禁恶笑,“是啊,我是黑暗时代最深的漩涡里幸存的最污秽的一群蝙蝠用你祖宗的血肉喂养长大的魔孽。”我努力抵制上窜的那股热流。他被吓的发白羸弱得像一张纸,好不可笑,我让他G,他背影惶惶,我本可以suck the life out of him,举起手,我却害怕而不敢尝试,不是我不行,而是我不愿去做。

    我去找那个女孩。她一头的黑发让我臆想起,美丽稻田间,一个母亲双肩的黑瀑布,柔软枕前满头的银丝,那么深沉的记忆让我惊慌,她的黑发突然更长更浓密……“哟,伙计你哪儿来的星际牌生发水呀,我昨儿才剪得发!还多谢哈!”我笑了。

    后来,我和那个女孩的关系在幽默、文学和魔鬼的吓唬中形成。那种关系逐渐转为最沉最亲密的热恋。

    但这之中,有让我颤抖的扉页:她的微笑是一把利刃,似火若光刺穿吾心,有时,她捧着书笑念:“夜莺喉咙里迅如闪电似的滚动。”我承认,这书写的还行,我也不得而知中世纪的作家用————!”来说明她正在啜泣。至于他们怎么会听到那种声音的,那简直是个谜。除非是耳朵倒长的人,否则人们什么时候会听到夜莺啜泣,真是莫名其妙。
       
    也许原因就在这儿:夜莺歌唱时,为什么每一个忠于上帝、侧耳倾听的人听到的都是小天使们银铃般的叫声,而他们却听到树丛中的啜泣?也许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存在差异的缘故吧。夜莺的歌唱具有清脆、感人的活泼,具有使人驻足伫立的质朴的自信。这是一种神采洋溢的叫声,一种熠熠生辉的交织呼唤,恰如创造世界的第一天,天使们突然发现自己被制造出来时情不自禁地发出的叫喊声:哈!哈!你瞧!你瞧!你瞧!这就是我!这就是我!What a marvelous occur-r-ence!

    “不必去看那些尸陈遍野的烂死鸟儿,别去想阴郁的冰冻或难忍的寒天。不管你怎么想,那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无权选择。我们若愿意,我们可以再冷漠些日子,可以有所毁灭,但冬天毕竟离我们而去了,我们的心会在夕阳西下时不由自主地放声歌唱。”“生与死如此无法相容,真叫奇怪。在有死的地方,你就见不到生。死降临时,它是一片淹没一切的洪水,而另一股新潮高涨时,带来的全然是生命,是清泉,是欢乐之泉。”

    这就是让我颤抖的扉页。

    后来,我在书架里看到了曾经的那本书,my book。这本书像敲门的石砖,她渐渐认识了更深的我。并没有怨言。我大概一个世纪没有恢复魔容了,她却请求我的真实。

    最后的相拥,在恶灵窜上我的双眸的一刻,敏感的闪电领我照亮了fear and hatred in her eyes,我想这面容不是人所爱的吧。她亲吻了我的恶魔的嘴。然后,她拿那杯酒给我喝(我们每次相聚都会喝),我举起一盏清液,但魔鬼绝妙的嗅觉告诉我一些别的。轻幽,晃动的液体,液面在日光明耀下汩汩泛银。我身边的阳光把我全身每个恶魔的细胞推向这杯酒,但我眼眸中的红色血丝不这么想。

    酒洒杯落,她的恐惧让我强大,她的柔弱令我心焦,我将她的恐惧和柔弱贴近我的坚硬和焦灼,就让我把她挟拥到我最熟悉最偏爱的那个黑暗角落……

    她柔袖间突袭,我措不及防,圣酒在地板倒流灼烧着我的双脚,我仿佛猛然瞥见母亲的微笑,我撕伸魔爪掏进女孩的胸膛……

    魔界的拿破仑最终也竟兵败滑铁卢。在最模糊的失意和满足中,奸邪俱失,憩得归所,万念俱灰,万灰俱明……一切总算结束了。

    我们的两条灵魂,打了几个转,揉碎了金色的阳光和卧室里所有的空气,统统融化成一涌灰黑,深深冲扎进地里。

     

     

     

    图书馆里那个青年转过头来,说,地狱欢迎你的到来。

    后来,他告诉我,那杯酒的银光是天使翼面的仙气啊,你还是错过了那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可能瞥见天堂的机会,确在意料之中。

     

     

     

    让我改一下结局!

    她拿那杯酒给我喝,我举起一盏清液,但魔鬼绝妙的嗅觉告诉我一些别的。轻幽,晃动的液体,液面在日光明耀下汩汩泛银。我身边的阳光把我全身每个恶魔的细胞推向这杯酒,我抬头看她,她的眼睛张大了,瞳孔里注入了阳光,又如星光般从黑眼眸中反射出来。我默默凝视着她的脸,她的呼吸凝滞着。

    我把酒杯靠向嘴唇,让那冰凉的液体在我的舌尖滴落,从我的喉咙滑过,流淌在我的咽喉我的食道我的血管里……

    那个男孩坐在午夜最深黑暗中的一个悬崖上,沐浴着月光,后来,晨曦微露,朦胧的雾霭模糊了他的眼和身,他已不愿意走了。

    一种百年不曾触及的朦胧感觉攀附上我的脸颊,冰凉的银光把我的烈血飞旋洗刷,把我沉重的魂魄轻轻拎起,我双眼迷离,呼地倒在地板上……

    I’m dying in the sun

    那个女孩扑到我身上,猛摇晃我的躯体,然后也把那杯酒一口吞了下去……

    至于上帝有没有接纳我们,我真的不知道那个ending,得要看他本人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赛德克彩虹桥舞台剧
    下一篇: 微型独幕剧:卫生间的执法者
    推荐阅读
    念一地落花,风起时想你【原创】
    念一地落花,风起时想
    《来生,不愿再做那朵莲》
    《来生,不愿再做那朵
    无奈的思绪
    无奈的思绪
    让收藏的春意,明媚秋的思绪
    让收藏的春意,明媚秋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