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剧本|文学剧本

    珍珠女(一)

    时间:2017-03-14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蔚青
    摘要:

                                                                            

     

    蚌埠,

    古采珠之地。

    你就是一颗明珠,

    正衔在中国,淮河

    龙的嘴里

    ――摘自《印象蚌埠》

     

    ――谨以此剧献给用自己的乳汁无私养育了我们的母亲,淮河!

     

      人      

     

    珍珠------由一个受迫害的珍珠仙子转世的渔家姑娘,十八岁。

    大龙------淮河岸边一个渔家青年,珍珠姑娘未婚夫,十九岁。

    张公------淮河渔民,珍珠姑娘之父,四十五岁。

    阿妈------渔家妇女,大龙之母,四十岁。

    张妻------珍珠之母,被鼋精残害,时二十余岁。

    龙父------大龙之父,被鼋精残害,时二十五岁。

    秋耘------农家少女,被黑虎霸占,二十岁。

    农夫------秋耘之祖父,六十余岁。

    农妇------秋耘之祖母,六十岁。

    黑虎------淮河一旱妖。

    鼋精------淮河一水怪。

    老仙翁------一位主持正义的仙人。

    王老爹、刘姥姥,男女群众若干人,众小妖若干人,鲤鱼仙女。

     

          

     

             十八年前

    第一场       十八年后

    第二场       阴谋

    第三场       婚礼

    第四场       虎穴

    第五场       遇仙

    第六场       除害

          

     

     

     

          序      

     

    【暮冬时节的淮河岸边,远山含铅,万树凋零,草木枯萎,满目凄凉。

    【天空中彤云密布,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不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岸边枯柳在北风中摇曳,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声。一只乌鸦凄厉的尖叫声,拍打着翅膀向远处飞去,在傍晚寂静的河岸边,越发显得毛骨悚然。

    【远处水天衔接处,有几片帆樯在水面上飘动,岸边一行隐约可见的模糊人影在吃力的蠕动,那是纤夫在拉纤。

    【幕启时,岸边一棵枝干偃蹇的大柳树下,拴泊着一条带有半边破蓬的渔船,在风浪中上下颠簸。半掩的舱帘内不时传出婴儿饥饿的啼哭声。一青年妇女怀抱婴儿盘腿坐在船舱内,不断用褴褛的衣襟裹紧怀中的襁褓,俯身低头,借以遮挡刮入舱内的寒风,不时回过头来焦急地向远处眺望,抖动着手中的孩子,发出“ 嗷、嗷”的哄孩子入睡的声音。

    【龙父挑着一担干柴上,走到船边放下,两只手伸至口边,哈着热气取暖,两只脚在地上来回踱步。

    龙父:龙他妈,孩子肯定是饿了,你就再喂他几口吧。(仰头看天)看样子,天要下雪了,唉!咱穷人的日子更没有法子过喽!

    龙母:大人连肚子也混不饱,哪里有奶给孩子吃哟。

    龙父:唉,这倒霉的年月啥时候是个头啊,日子已经是够艰难的了,如今再添上张一口,就更不容易对付过去喽。(向远处眺望)咦!张大哥一家怎么到这晚还没有回来?如今又要变天了,他没明没晚的忙累,可得叫他多注意点身子啊!

    龙母:可不是这么说啊,昨天晚上我还劝他来着,可是他也难啊,张大哥一个人下河,也总得有个帮手才行啊。

    龙父:说的到是。(沉思)回头等他们下河回来,我同大哥说一声,明儿咱们两家就不要再分开了,我同大哥合到一块干,多了多吃,少了少吃,没有不吃。饿肚子大家在一块饿,你也好照应照应他嫂子些。哎,你说她嫂子怕就是这一半天就要生了吧?

    龙母:前些天听嫂子说,也就在这一早一晚的了……

    【远处传来高昂的渔歌声,歌声渐近。伴有雄浑低沉的伴奏。

    (合唱):       淮河水哟,弯又长,

                                         奔流到海向东方。

                      万壑千山挡不住哟,

    七十二道归正阳。

     

    世事艰难如恶浪,

    何处去寻避风港?

    渔家四季累断筋哟,

    春夏秋冬绞饥肠。

     

    一条破船两只桨,

        穿风过雨走三江,

    要问浪尖哪一个哟,

    淮河岸边打鱼郎。

    【歌声中,张公夫妇俩撑小船傍岸,二对夫妇拉手亲热地互问寒暖。

    【张妻接过龙母手中婴儿亲昵地逗笑着。突然感到一阵肚痛,不觉弯腰俯下身去。龙母慌忙接过孩子,张公同龙父急忙扶张妻下到船舱里坐下。

    张妻:好了好了,不要紧的,我怕是难熬过今天一夜了。

    【龙父扯着张公的衣袖,二人来到台前,低声商量着,张公无可奈何的摊出两手。

    龙父:这怎么能行哪!家里多多少少总得准备一点吃的才好。大哥,我看这样吧,咱哥俩如今乘天尚未完全黑透,再下河去一遭,碰碰运气看,兴许能弄点啥东西回来,也好给嫂子预备点吃的。

    张公:(感激地)这……

    龙父:唉!自古常言“生儿育女烽火事”,如今已经是迫在眉毛心了,哪里还顾得上这、那的!就这么办,快走吧!(二人跳上大龙家船,解缆撑船)。

    龙父:(向另一条船大声嘱咐)龙他娘,你先在这伺候着大嫂,我同大哥再下趟河,待会就回来!

    【船内答应了一声,二人持篙撑船离去,暮色渐暗,天降雪花。

    【稍顷,一河蚌急急忙忙奔上,仓皇四顾,鼋精持刀追上,见蚌大喜蚌挥剑迎敌,二人厮杀,斗数合,蚌渐不敌,逃遁,鼋狂笑赶下。

    【张公同龙父二人撑船撒网走过场。

    【蚌上,四下环视,发现枯柳,急忙隐身树后躲藏,鼋精追上,不见蚌,四处寻找,发现蚌,二人又战。蚌力渐难支,双剑被鼋击落水中。蚌急奔,不料因回顾,被一树桩绊倒。鼋上前一脚踩于蚌上,得意忘形,仰天大笑,正欲挥手中刀击蚌,突然半空中飞来一篙,正刺中鼋精右眼,鼋精惨叫一声,弃刀捂目负痛遁逃下。

    【张公同龙父撑船急至岸边,上前审视,见蚌。

    龙父:哎呀!大哥快来看,这么大一个蚌,我还是头一遭遇见到呢!

    张公:(惊喜)真是,咱们在淮河上打鱼为生二十多年,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河蚌呢。过去听老一辈人常说,咱这淮上蚌湾村多产蚌,是因为有一只河蚌仙子住在这儿,别不是今天就被咱哥俩遇上了吧?

    龙父:这下可好了,大哥,管他啥个蚌仙子,蚌仙女的,眼下嫂子正愁着没有东西下肚呢,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走,咱哥俩今晚算没有白忙乎,带回去给给嫂子熬碗鲜汤,也算是沾上点荤腥味呢!

    张公:兄弟,我看这里边一定有蹊跷。刚才我明明白白看到一个东西举着一把刀,像是要行凶的样子,急忙间也没顾得多想,一篙刺来那家伙被刺中了,叫唤一声跑了,可不知究竟是个啥东西?

    龙父:可不是,我也明明看见那个怪物仰着脸笑,紧接着被你一篙扎中头部,也分明听到那家伙怪叫一声,就不见了。眼下这蚌……别不是河里的老鼋精哟。(胆怯)大哥,咱们这可是闯下大祸了?

    张公:管他什么老鼋精、小鼋精的,黑灯瞎火的持刀行凶,准不是个好东西。兄弟,别怕,有啥事情你大哥挡住。走!先把这蚌弄回家去。

    【二人抬蚌下船,一小妖藏身树后,探头探脑的向这边张望。

    龙父:龙他娘,咱哥俩这趟摸黑下河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任啥东西也没有捞到。适才回来的路上正准备傍岸,看见一个坏家伙在持刀行凶,被张大哥手疾眼快,飞起一篙刺中,不想捡到一只这么大的河蚌。你赶紧把它收拾了,好给嫂子准备一碗热汤。

    【龙母答应着,一边打开河蚌。不料蚌内突然金光四射,划破夜空,炫人耳目。众人大惊。上前看时,只见一颗晶莹剔透、明亮无比的大珍珠在里面不断的放射着璀灿异彩。大家正在惊慌之际,光芒收敛,珍珠突然不见,几乎与此同时,船舱内张妻一声呼唤,紧随着传来婴儿坠地的啼叫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夜空中回荡,同时给这萧瑟凄清的冬夜带来了无限的生命活力。

    龙母:(急忙从船舱内奔出)哎呀,恭喜!恭喜!生了个千金大小姐,千金大小姐!

    张公:(闻言大喜,止不住一把搂住龙父,二人相视大笑)这太好了!这太好了!……(二人手拉着手急奔船舱内)。

    【静场。

    【一小妖指手划脚,带着右眼负伤的鼋精急急忙忙奔上。身后手持各种器械的众小妖紧紧随上,团团围住两只小船。鼋精低声向众小妖吩咐。

    【适值龙母手持木盆出舱泼水,见状大惊,丢掉手中的木盆,返身急躲入舱内。张公、龙父同出。

    张公:(扫视众妖厉声)深更半夜,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鼋精:(上前佯笑)呵呵!原来是张公,好说、好说。(回头瞟众小妖一眼,众小妖收械、稍后退)不认识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老鼋,久与大伙为邻。昔日皆因事务缠身,未及造访,失礼、失礼!今日出巡路过此地,得与诸位乡亲邂逅,实在是三生有幸……

    张公:你要是有话就照直说吧,用不着拐弯抹角兜圈子!

    鼋精:好!好!在下就不妨直说,兄弟我属下一名珍珠仙子,在这一带淮河专司珍珠之职,正因为藐视法纪,目无尊长,兄弟我今日特来擒拿归案。

    张公:你既然是要擒拿珍珠仙子,只管去擒拿就是了,(回头看了龙父一眼,二人会意)又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呀?

    鼋精:(冷笑)尊兄不要遮掩,适才小的们在这里亲眼所见,珍珠就被你们藏匿在船上。

    龙父:是那只河蚌?(张公白了一眼,自觉失言)

    鼋精:(狂喜)哎,正是!正是!……

    张公:(紧接着)不错!起初我于岸上的确是捡到过一只河蚌,打开一看,果然有一颗珍珠在里边……

    鼋精:(更喜)哎,对!对!对!正是它,正是它!现在……?

    张公:现在我们也正在找它呢。

    鼋精:(失望)怎么?她又跑了?

    小妖:没跑!没跑!大王你看,那只蚌壳不是还在船上?

    鼋精:(转喜,狡猾的)嘿嘿!尊兄倒是善会开玩笑儿,如今证据确凿,尚有何辩?只要兄长你物归原主,小弟我一定重金酬谢,那时候你老哥哥也就再也不用过着眼下这种穷困潦倒的苦日子喽……

    张公:实话不瞒你,我们确确实实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鼋精:(翻脸)嘿!你唱腔不咋的,做工倒不错,如果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可就别怪我跟你两只眼不好,只好一只眼喽!(说罢用手捂眼,自觉失言)

    张公:(大笑)哈哈!只怪我刚才一篙没有刺瞎你两只眼,倒是让你还好上一只眼呢!

    鼋精:(狼狈)你…你…(转恶)好!我本念你在同乡近邻之情,好言劝你交出我的无价之宝,咱们这一篙之仇就权且一笔勾销,从此再不与你计较,不想你竟然如此狂妄,出言不逊。可别怪你鼋大爷我不讲情面!(回头唤众小妖)小的们,给我上去搜!

    【张公、龙父二人相视,点头会意。龙父急忙从船后取出篙、叉,二人横目立于船头,众小妖畏畏缩缩上,同张公格杀。被张公连连击落水中,众小妖蜂拥而上。

    【此时,狂风大作,雪花飘飘,河水浊浪排空,小船在风浪中上下颠簸,几欲倾覆。二人跳入水中同鼋精恶战。

    【二小妖跳上船头,进入船舱内,抢出刚落地的婴儿。张妻急忙争抢,被一小妖飞起一刀将张妻砍入水中。龙母同一小妖厮打,恰龙父赶到,手起一叉,刺小妖于船头,另一小妖丢下孩子逃遁。龙父抢起孩子递给龙母,将龙母急推入船舱内,持叉立于船头保护。

    【鼋精赶上,同龙父厮杀,被一小妖自背后飞起一刀击中龙父。担龙父仍然伸开两臂,用身体遮挡船舱。

    【张公连砍数小妖后赶来船头,正遇鼋精,二人厮杀,鼋精口吐一股黑烟,顿时漫天黑雾弥漫,张公不辨方向,鼋精上前举刀欲砍,正在危急之际,忽听半空中一声炸雷,一老翁从空而降,高呼:“有我再此,畜生休得造次!”用手中尘拂一挥,顿时风平浪静,烟消云散。鼋精见状惊惧,俯身欲遁,被老雪翁用拂柄一击,鼋精倒地,缩作一团。众小妖见状一轰而散。

     

     

                                                               

     

    【十八年后,淮河岸边。阳春三月,水秀山清,层林尽染。

    【清晨,朝霞喷涌。珍珠、大龙两家茅舍显露一角。一座篱笆围成的小院,柴扉半掩。

    【一棵高大的杨柳树初绽新绿,树下石头砌成的园桌,两条石凳分列两旁。几只鸡在草地上追逐嬉戏,不时发出“咯咯”的叫声。

    【远处山脚下,村落隐然。遥遥望去,雾霭漫漫,炊烟袅袅。淮水似带,绕山而过。水面上征帆片片,鸥鸟群飞,偶闻几声犬吠。一片和平、安谧、兴旺的景象。

    【幕启时,不远处有几对青年男女一边在挥锄耕耘,一边欢快的唱歌:

                                          淮上三月春意暖,

    东风吹绿河两岸,

    碧波荡起千层浪,

    好似那――

    迎风抖动的绿绒毯。

     

    淮上三月风光好,

    红花碧草翠麦苗,

    千条杨柳戏东风,

    数不清那――

    船上白帆水上漂。

     

    淮上三月好风光,

    农家耕耘渔家忙,

    今年又是个好年景,

    喜看那――

    五谷丰登鱼满舱。

     

    【阿妈手持萝筐推柴门出,一边唤鸡,一边撒喂鸡食。手搭凉蓬,向远处歌声起处眺望。

    阿妈:(招呼众人)喂!小伙子们、姑娘家,快来歇会喝碗水吧!

    【众人答应着,纷纷放下农具跑过来围住阿妈。

    众人:大婶、大婶,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老人家起得可够早的。

    阿妈:(在石凳上斟水)还是你们早啊。孩子们!这么大清早的就下地了,真是春早人更勤啊!

    男甲:大婶,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嘛!今年咱们淮河两岸春天来得早,咱农家可不能误了这好时机啊。

    阿妈:孩子们说得是啊!这些年,咱们淮河两岸是风平浪静、雨顺风调,五谷丰登、鱼儿满舱,眼见着这日子一天赛似一天的比蜜还甜,甭提大人和孩子谁家不是脸上挂笑,一觉乐醒好几回啊?就是我这个老婆子家,也是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哪!

    【众人大笑。

    女甲:大婶,怎么没见珍珠姐跟大龙哥呢?

    阿妈:(掩不住喜悦)唉,她哪里能够闲得住啊?今个呀,又是鸡叫头遍就跟你大伯一道下河去了。(眺望)这早晚也该回来了。

    女丙:珍珠姐姐呀,就是好!我长这么大年纪了,都从来没有见到过她闲着……

    【众人大笑。

    男甲:哟,“都这么大年纪了”,看看你从头发稍到脚后跟加在一起,满打满算还不够十四吧?

    【众人哄堂大笑。

    女丙:(委屈的)你…你们笑话人。(转身赌气)

    阿妈:(佯嗔)十四怎么着?我看呀,要是论起这地里的活儿,你们俩还指不定谁强过谁呢!

    【众人更笑。

    女甲:好了!好了!也不是二扭夸咱珍珠姐,咱这八百里淮上,甭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谁能比得上咱珍珠姐心灵、手巧,既能干、又特心肠好?你们说说,咱们蚌湾村几十户人家,谁家没有得过珍珠姐姐的好处啊?

    阿妈:看你说的。

    女乙:那年我爹叫瘸腿老财用拐棍戳瞎一只眼,就是珍珠姐姐用她那颗大珍珠给医治好的。昨天夜里睡在床上,我爹还跟我娘说起这件事呢。

    男乙:可不是,前几年俺爷爷被衙门里的狗官抓夫死在半道上,俺奶奶听说后哭瞎了两只眼,也是珍珠姐姐给医治好的。

    男丙:去年夏天,咱们村的二阎王存心要霸占俺家屋后新开的那三分地,串通县太爷把俺娘告上大堂,要不是珍珠姐姐带着乡亲们大闹公堂,据理力争,别说那块地早就不是我们家的了,就连俺娘的性命恐怕也保不住了。

    男甲:像这样的事情,就是咱们全村老少爷们聚在一块说上个三天三夜,也是说不完、数不尽啊!

    女甲:可不是,咱们这一带早就流传着一首歌,就是说俺珍珠姐姐的,你们听听――(情不自禁地唱起《珍珠光》,众人逐渐跟唱。声音越唱越响,歌声在淮河水面上回荡。

    珍珠珍珠放异彩,

    光焰无际照四海。

    扫平人间不平事,

    坎坷人生坦途开。

     

    珍珠珍珠放异彩,

    人人见了人人爱。

    富人贪得无价宝,

    穷人爱她心相连。

     

    珍珠珍珠放异彩,

    驱尽黑暗扫阴霾。

    淮上人家一盏灯,

    千年万年永不衰。

     

    阿妈:看你们把她夸成了神仙女,她不过只还是个今年刚满十八岁的姑娘家呢。

    女丙:大婶,珍珠姐姐就是神仙女!你不是常对我们说,珍珠姐姐临出生的那天晚上,河里老鼋精要夺珍珠仙子的夜明珠,被张大伯救上船,那珍珠仙子就投了胎,生下了珍珠姐姐的吗?

    男丙:不错!不错!大婶你还说珍珠姐姐给人家治病的那颗夜明珠就是珍珠姐姐落地的时候怀里抱着的,所以才给她起了个“珍珠”的名字吗?

    阿妈:那是在给你们说故事,你们竟当起真来了。

    女乙:俺们这一带早就传说珍珠姐姐是仙子转世。不然的话啊,为啥珍珠姐姐给咱们穷人家治病,总是那么的灵验啊?

    女甲:大婶,大家都说,你娶了珍珠姐姐做儿媳妇,可真是有福气呢!

    男甲:大婶,咱们早就盼着这一天哪。今儿晚上珍珠姐姐和大龙哥的婚姻大喜日子,咱大伙可要好好热闹、热闹不可!

    阿妈:到时候,就怕把你灌醉了找不着自家门呢!

    女丙:大伙说了,可要大闹洞房呢。

    【众人耳语。完全没有料到大柳树后面伸出老鼋精的一只脑袋,贼头贼脑地向这边窥视,然后又不声不响地溜走。

    【远处,河面上传来珍珠姑娘的歌声,悠扬、悦耳,在宁寂的河面上飘扬,传得很远、很远:

                                        阳春三月好风光哎,

                                        朝霞染红千层浪。

                                        我荡双桨哥撒网哎,

                                        淮水映我理晨妆。

     

                                        春到人间百花艳哎,

    水中鱼儿蹦得欢。

    阿哥撒网似春燕哎,

    我驾船儿赛飞箭。

     

    春光明媚人更勤哎,

    渔家不误好时机。

    阿哥阿妹同拉网哎,

    一网扯起一堆银……

     

    【众人谛听,被这美妙的歌声陶醉入神。

    女丙:(欢跳)哎呀!是珍珠姐,是珍珠姐回来了!

    众人:是珍珠姐!是珍珠姐!(齐喊)珍珠姐!……

    【紧接着传来大龙高亢、嘹亮的歌声,在这清晨的淮河水面上回荡,越发显得格外的雄浑、激越。

    大龙:(唱):           淮河水哟十八弯,

                                         日夜奔流不复返。

    千里淮河哟――

    能载千帆和万船,

    载不动渔家世代苦和难!

     

    淮河流过万重山,

    年年向东不复返。

    千顷淮河水哟――

    能浇两岸万亩田,

    容不下渔家千年仇和怨……

     

    【歌声渐近,传来珍珠、大龙二重唱:

                                          九曲淮河多雄壮,

                                         淮河两岸是我家乡。

                                         生来吃得是淮河水哟,

    淮河的乳汁将我抚养。

    且莫说淮河儿女

    温柔敦厚、多情善良,

    热爱生活、充满理想,

    为把这美好家园来开创,

    驱波除邪恶,

    追风斩虎狼!

     

    【船靠岸,珍珠下船,向众人挥手,大伙迎上。大龙、张公从船上抬下一筐活蹦鲜跳的鱼来。

    阿妈:累坏了吧,闺女?他大伯,快坐下来歇歇。(倒水递上)

    珍珠:(抢过茶壶与碗)我来、我来!

    阿妈:(望一眼站在一边檫汗的大龙)还不赶快把水盆端给你大伯洗洗,只顾站着傻笑?

    大龙:哎!(不好意思地瞅珍珠一眼,跑下。)

    女丙:珍珠姐,刚才你不在,大伙说你来着。

    珍珠:(微笑)是吗?说啥呀?

    女丙:大伙说你是神仙女,还说今儿晚上要……(众人大笑)

    珍珠:(佯装)二妹子,到底要干啥呀?快跟姐姐说说。

    女丙:就是…就是…就是你跟大龙哥……(伸出两个手指头比划,众人哄堂大笑,被弄得不好意思。)

    女甲:傻丫头,你看是谁说的?

    女丙:你!你!明明就是你起的头……

    珍珠:(用汗巾甩打女甲)看我扯烂你这贫嘴的舌头……

    女甲:(躲开跑下,边喊)大伙快干活去哟!

    【众人答应着,纷纷打过招呼,蜂拥而下。

    【突然,远处传来惊呼:“老虎下山了……”

    随着一阵嘈杂的人声,一只猛虎奔上,追逐着慌忙逃窜的人群。忽然一少女跌倒在,被虎追上按到在地,众人一片惊恐呼声。

    【大龙手端水盆上。见状急丟下水盆,捡起渔叉追赶,与虎搏斗。珍珠挺身迎上将少女救出。

    【虎见珍珠貌美,舍大龙紧追珍珠。珍珠与虎搏斗。大龙从后助战,被虎打掉钢叉,踩于脚下。珍珠被擒,虎将珍珠高高举起在半空中,狂妄地狰狞大笑,众人愕然。张公持篙急上。

    【正在危急之时,突然半空中光芒万道,炫人耳目。只见珍珠手中高擎珍珠一颗,虎惊惧,弃珍珠逃遁。

    【众人上前围住珍珠,昂首瞻望光芒四射的明珠。《珍珠光》旋律突起。

     

                                           ――幕缓缓落下。

     

     

                                                                

     

    【当天夜里,黑虎山前。

    【崇山峻岭之中,古柏参天,阴森恐怖。山中一洞,深邃不见底。洞口巨石嶙峋,犬牙交错,在没有月色的夜里,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座魔鬼塑像,张牙舞爪的矗立在黑暗中。

    淮河从山旁缓缓流过,河面上迷雾蒸腾,弥漫着一层杀气。虽然时值初春,却满目百花凋零,树干藤枯,杂草丛生,越发显得荒芜凄清。【幕启时,洞口二小妖往来巡视,手持锐械,寒光灼目。鼋精上。

    鼋精:(唱):        家住水底王八潭,

                                       园、滑二字我占全。

                                       都说我温文儒雅面和善,

                                       谁知道我笑里藏刀诡计多端。

                                       当年独霸淮河上,

                                      姿意横行无忌惮。

                                     为夺珍宝遭天谴,

                                     久镇水底锋芒敛。

                                     盼只盼有朝一日逢天运,

                                     死灰复燃操旧业。

               (沉思)    唉!

                                         不料想,半路上杀出个黑山虎,

                                         心狠计毒一手遮天。

    如今他占山为王势头大,

    我寄人篱下怎么能心甘?

    也只得――

    与他狼狈为奸巧周旋,

    暂行韬晦待机缘。

    鼋精:(低头沉吟,若有所思)那黑山虎生性残忍、多疑,持骄自负,目空一切,我稍有疏忽,就会被他识破马脚,招致杀身之祸。上次为了秋耘那丫头,险些遭其毒手。眼下更得卑躬屈膝,尽心侍奉,倒也可使他对我免生猜忌。(稍顷)不过,刚才听说珍珠即将与大龙成亲,我看倒是机会来了,正好可以报我十八年前那一篙之仇。

         (唱):

                                          抚右眼,旧恨在眼前,

                                          不由我,心似滚油煎。

                                          我这里,暗自盘算――

                                          煞费苦心一番……

    啊!有了。珍珠生来花容月貌,那黑山虎又是一个好色之徒,岂有不动心之理?前些时候抢来的秋耘那丫头,如今已经不能再让他满意,我不妨就顺势把这珍珠向他推荐,他必定会一看即中。珍珠同大龙自幼相爱,情真意坚,必然是誓死不从,到时候一旦触犯了黑山虎的脾气,那丫头的一条小命可就难保了。再说了,只要珍珠一死,大龙他必定会要千方百计地报此杀妻之仇。俗话说,这龙虎相斗,必有一伤,到时候那可就有好戏看喽!(得意得大笑)哈哈!我老鼋坐收其利,岂不快哉!哈哈哈哈……

    (接唱):                  来它个借刀杀人,双雕一箭!

    【黑虎大摇大摆的从洞中出,身后两小妖紧随其后。

    黑虎:(唱):          威风凛凛生性残,

                                         一声吼来天地颤。

    万物之中我独尊,

    管他天上和人间!

    鼋精:(上前打躬)参拜大王!

    黑虎:兄弟免礼。天这样晚了,鼋兄到此,有何贵干?

    鼋精:(点头哈腰)啊,不不,兄弟我来是给大王请安的。

    黑虎:鼋兄啊,自从兄弟我在此称王,威镇一方,老兄得以借我虎威方才平安无事。从今以后,咱哥倆可要精诚团结,同心协力,将这淮河上上下下牢牢地掌握在咱们的手里,共享荣华富贵。你有锦囊妙计,我有一身武艺,加在一块岂不天下无敌、所向披靡吗?这八百里淮河两岸还有谁再敢不对我们俩俯首贴而,听从我们的调遣?哈哈哈哈!

    鼋精:(阿谀地)是的,是的!大王对于我有再造之恩,天高地厚。兄弟我无日不在思念着如何报答大王的恩典。

    黑虎:(怀疑的)你说的可是实话?

    鼋精:大王啊,兄弟我句句掏自心窝,字字都是肺腑之言!只要大王召唤,兄弟我定当竭尽赤胆忠心,力效犬马之劳!

    黑虎:(狂妄的)哈哈哈哈!实话不瞒老弟你说,我黑山虎数百年来潜踪匿迹苦心修炼,正是为了今日的出人头地,南面称王。如今这八百里淮河上上下下统统掌握在我的铁腕之下,八方受拜,令行禁止。也可以称得上是位极至尊了,可是……

    鼋精:(暗喜)大王的心思,兄弟我早有所察,无时无刻不牵挂在心。(上前,耳语)

    黑虎:(喜形于色)好!好!好!哈哈哈哈……还是老兄知道我的心思。真有你的,老鼋。哈哈哈哈!好一个珍珠姑娘,听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我马上就要垂涎欲滴了……

    鼋精:(打断)大王且慢!

    黑虎:(一怔,不解)怎么?

    鼋精:大王此言不差,如果要说起这珍珠姑娘的美貌来,那可是咱这淮河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要说是人间不多,就是天上也绝无仅有,堪称世间极品啊……

    黑虎:此话可是当真?

    鼋精:大王,千真万确!不仅美貌如仙姑下凡,而且聪明伶俐、心敏手巧,那可是人见人爱的宝贝儿。只是……

    黑虎:(焦急地)只是什么?快说!

    鼋精:(略有犹豫地)只是,只是……不过……

    黑虎:(急不可待地)嗨!你这是怎么回事?吞吞吐吐的不痛快。

    鼋精:(见黑虎上钩,暗喜)大王莫急,是这么回事:珍珠她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了。

    黑虎:(喘口粗气)嗨!你绕来绕去的绕了半天,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只要是我看中的姑娘,还怕她有主没有主呢!

    鼋精:(窃喜,侧身掩口偷笑)……

    黑虎:(变脸,斥责)嗯?你竟敢笑我?

    鼋精:(惊恐)大王,小的不敢、不敢!大王所言极是,管她有主无主,只要是大王看中的,谁敢说个不字?

    黑虎:(转喜)古话说得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就是图个吃和穿吗?大王我这里有的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金银绸缎、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一个小小的渔家妹子她见到过啥世面?难道她会不眼红?

    鼋精:(极力地忍住得意的笑)是啊!是啊!大王所言极是!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渔家毛丫头而已,哪里能够不为金银财富、荣华富贵所动? 只是……

    黑虎:(有点不耐烦地)又有什么只是?

    鼋精:那个毛丫头倒是不难对付,只是她的那个未婚夫却武艺高强,身怀绝技,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黑虎:(狂妄地)哈哈哈哈!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只是、不过?我黑山虎从来就不相信,当今之世,竟还有敢与本大王我抗衡的人吗?

    鼋精:大王,你要问大龙这个人嘛――

    (唱):             年轻英俊名大龙,

    终日搏击风浪中。

    练就一手好渔叉,

    百步之内不落空。

    家境清贫有志气,

    任劳任怨不慕荣。

    淮上渔家个个夸,

    勇敢顽强好后生!

    黑虎:(骄横烦躁地)好了、好了!你老鼋怎么专在我这里替他人长志气, 灭咱弟兄们自己的威风呢?难道你连本大王的本领也忘了不成?

    (唱):         潜居黑山虎穴,

                                         自幼游手好闲。

                                         虽说偷鸡摸狗,

    本事倒有几件。

    哈哈哈!

    前扑----山呼海啸,

    后剪----地动山摇。

    ------八面威风,

    -----逃之夭夭。

    天下勇士自古就爱拿虎自比,

    英雄冠名谁不与虎字打交道!

    鼋精:(暗喜)大王果然堪称雄才大略、智勇双全,天下英雄无敌手,那么……

    黑虎:(越发得意忘形地)

    (接唱):      见到肥肉牙根馋,

                                       欲吃羔羊岂怕膻。

                                      只要大王我的主意定,

                                      天上的星星也要摘!

    鼋精:那咱们就来它个------

    黑虎:抢!

    鼋精:好,大王,咱们就这么定了?

    黑虎:就他妈的这么定了!

    鼋精:不过……

    黑虎:嗯?又怎么了?

    鼋精:大王,依兄弟之见,还是……(俯首贴耳细语)如此、如此……

    黑虎:(狂喜、跳起)好哇!真有你的老鼋,兄弟果然是妙计满腹,奸猾多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可敬、可敬的很哪!

    【二人相视,肆无忌惮地狂笑。

     

    ――幕缓缓落下。

     

     

                                                            第    

     

    【时间紧随上场。珍珠姑娘家门前。屋里屋外张灯结彩,灯烛通明,到处是一派喜气洋洋操办婚事的热闹气氛。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来往忙碌的人影,一阵阵嘈杂的笑语声从半掩着的大门内传出,回荡在夜空之中。

    【一轮皓洁的明月悬挂在半空中,洒满一地清辉。月光照射着门上的大红喜字,显得更加引人注目。

    【春风拂煦,杨柳枝在微风中轻轻地摆动着。屋后的淮河水面上波光闪烁,月光的投影在波光中荡漾,反射着柔和的光辉,水面上像洒上一层碎银一样。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处灯光与渔火在闪烁。夜风中时而传来渺渺的渔歌声。

    【幕启时,一群姑娘簇拥着新娘打扮的珍珠哄笑而出。紧接着一群小伙子簇拥着大龙奔出屋门,大家来到院子里的大柳树下围成一圈,珍珠、大龙立于其中。珍珠羞涩地瞟了大龙一眼,低头微笑不语,大龙只顾傻傻的望着珍珠憨笑。

    男甲:好了,好了!大伙静一静,别只顾着闹了。今天是珍珠姐姐和大龙哥新婚的大喜日子,大伙说说咱们该怎么办?

    男乙:(齐声)让他们俩共同表演一个节目,唱歌!唱歌!

    众人:(齐声)好啊!好啊!唱歌!唱歌!

    女甲:那就叫大龙哥先来一个吧!

    女众:大龙哥先来!大龙哥先来!

    男众:不行,不行!得让新娘子先来一个……

    大龙: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再争了,让我先来就我先来!

    男众:不行,不行!让新娘子先来。

    女甲: 要依我看啊,最好咱们还是让他们新娘子和新郎官两个人一起来一个吧!大家说好不好啊?

    众人:好啊!好啊!同意!同意!新娘子和新郎官两个人一起来一个对唱。

    珍珠:(羞涩地) 唱就唱,我们唱得不好,你们大家可不许抱怨的啊!

    女甲:珍珠姐,谁还不知道你和咱们大龙哥两个是天生的一对好嗓子?每天你们俩下河扑鱼,一个在后边摇撸,一个在船头撒网,你们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唱啊,唱啊,不停地唱,从一大清早唱起,一直都能唱到日落西山。

    女丙:还不止呢,你们俩经常还在晚上跑到那棵大柳树下边唱,就连这河里的鱼儿都忍不住伸出头来偷听你们俩唱歌,连尾巴都忘记摇了;天上的星星只顾听你们俩唱歌,连眼睛都忘记眨了。

    【众人大笑。

    女丙:今天你们俩再给我们大伙唱,可就跟平常我们听到的味道完全不一样了。

    众人:那是为什么呀?

    女丙:你们傻呀?为什么,为什么,(故作神秘的)因为------

    【众人侧耳倾听,静场。

    女丙:还不是因为他们俩今天已经成了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啦!

    【众人止不住哄堂大笑,前仰后合。

    珍珠:就你小鬼精。

    众人:新娘子、新郎官,快点唱吧!唱啊,唱啊!

    【珍珠、大龙被众人推向前台,珍珠用手理了理被夜风吹拂的头发,深情的瞟了身旁的大龙一眼,二人对唱,众人伴唱。

                              哎――

                             三月里太阳暖洋洋吔,

    众人:              嗨!暖洋洋!

    珍珠:              淮上人家春耕忙吔,

    众人:              嗨!春耕忙,

    珍珠:              大姑娘挥锄把歌唱哎,

                             小伙子甩开长鞭脆又响哎,

    众人:              嗨!嗨嗨!甩开长鞭脆又响哎------

    大龙:              哎――

                             三月里桃花吐芬芳吔,

    众人:              嗨!吐芬芳!

    大龙:              淮上人家扑鱼忙吔,

    众人:              嗨!扑鱼忙!

    大龙:              桃花汛里喜事多哎,

                             大鲤鱼活蹦鲜跳一筐筐哎,

    众人:              嗨!嗨嗨!活蹦鲜跳一筐筐哎。

    珍珠:              哎――

                             六月里麦穗饱又黄吔,

    众人:              嗨!饱又黄!

    珍珠:              淮上人家收割忙吔,

    众人:              嗨!收割忙!

    珍珠:              镰似弯月担似弓哎,

                        挑来一座座金山堆满仓哎!

    众人:              嗨!嗨嗨!一座座金山堆满仓哎!

    大龙:              哎――

                             八月里瓜果飘清香吔,

    众人:              嗨!飘清香!

    大龙:              珍珠玛瑙挂树上吔,

    众人:              嗨!挂树上!

    大龙:              石榴咧嘴红枣甜哎,

                              大西瓜园不溜溜红沙瓤哎!

    众人:              嗨!嗨嗨!园不溜溜红沙瓤哎!

    珍珠:              哎――

                             十月里天高气候爽吔,

    众人:              嗨!气候爽!

    珍珠:              淮上遍地红高粱吔,

    众人:              嗨!红高粱!

    珍珠:              稻菽喜看千重浪哎,

                 金风飘来遍地香哎!

    众人:              嗨!嗨嗨!金风飘来遍地香哎!

    大龙:              哎――

                             腊月里红梅傲雪霜吔,

    众人:              嗨!傲雪霜!

    大龙:              淮上人家织布忙吔,

    众人:              嗨!织布忙!

    大龙:              瑞雪飘飘兆丰年哎,

                        家家户户纺车布机响哎!

    众人:         嗨!嗨嗨!纺车布机响哎!

    珍珠、大龙(合唱):

                        八百里淮河起桐柏,

                        奔腾浩荡向东方。

                        谁不夸淮河两岸景色美啊,

                        人勤地肥鱼鱼米乡。

    【唱完大伙上前围住大龙和珍珠,鼓掌、叫好。这时屋内的人纷纷走出,同张公、阿妈告别,。

    张公:姑娘们、小伙子们,不是你大叔不让你们闹,明儿大伙还要早起赶地里的活儿,(举头看天)天色也不早了,先回去歇着吧。明儿晚上咱们再接着来,好不好啊?(转身对大龙)大龙啊,你王老爹和刘姥姥俩人住得远一些,咱们俩撑船去送送他们吧。

    珍珠:爹,还是我跟大龙哥去送他们吧。

    阿妈:闺女,你也累了一天,咱娘俩就在家里拾掇拾掇,让他们爷俩去吧。

    【张公、大龙送两位老人下,众人逐渐散去。珍珠、阿妈进屋关门。

    【静场。

    【屋后传来哭啼声,更深夜静显得十分凄凉。珍珠、阿妈开门出,转到屋子后面,搀扶着一老翁和老妇走出。老妇以手遮面,不断地抽搐。

    阿妈:(关心的)你们俩老人家这是怎么啦?深更半夜的在这里哭,莫非是遇到了啥伤心的事情吗?

    老翁:敢问老嫂子,这里可是蚌湾村吗?

    阿妈:这里正是蚌湾村。不知道你们是要寻找哪一家呀?

    老翁:听说咱这里住着一位救苦救难的女菩萨,芳名唤珍珠的姑娘,不知道她住在哪一家?

    珍珠:(大笑)你要是说女菩萨,那可不敢当。

    老妇:(惊喜的)难道你就是?

    珍珠:我是叫珍珠。不知道你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老翁:闺女呀!这下可总算是找到你了啊!(哭泣)为了找你,我们千辛万苦……

    珍珠:(慌忙搀扶解劝)老人家,不要难过了,小心身子。你有啥事情尽管说,只要是我珍珠能够做到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老翁:(转喜)哎呀,真是老天有眼,菩萨保佑!老朽两眼昏花,不知道姑娘就在眼前。这下子我那小孙子可就有救了啊。老伴,快快过来谢谢姑娘。(二人跪地,珍珠见状慌忙上前扶起。)

    老翁:姑娘啊!

    (唱)

                                          老朽胡居山,

                                          家住临淮关。

                                          四十得一子,

                                          乳名唤运转。

                                          运转未转运,

                                          苦命多逢骞。

                                          媳妇刚过门,

                                          砍柴遭虎难。

                                          膝下留一孙,

                                         疼爱如心肝。

    昨天患急病,

    垂危在夕旦。

    久闻女神仙,

    妙手美名传。

    姑娘行行好,

    良药保平安!

     

    【说罢掩面痛哭:“我那苦命的孩子啊……”

    老妇:闺女呀,久闻咱淮上这一带盛传姑娘的恩德,今日我俩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终于见到了你。我们家的小孙子这下可就有救啦!(又拜)

    珍珠:公公、婆婆快别这样,临淮关离咱们这里也不过三十来里,如今咱们顺水而下,天不亮也就到了。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稍候,我去收拾一下东西,然后用船送你们回去,好不好?(转身入屋内)

    老翁:那可就谢谢闺女你了。

    老妇:姑娘的善心果然是名不虚传,难怪咱们淮上人家个个称颂、家喻户晓啊!

    【二人相视而笑。珍珠上。

    珍珠:阿妈,临淮关离咱们这里不过三十来里,我去去就来。你就在家照应门户好了,回头跟大龙哥说一声。

    阿妈:孩子,马上你爹和你大龙哥就要回来了,我看你还是少等一会儿,让你大龙哥撑船送你去的好。

    珍珠:阿妈,时候不等人啊,救人要紧! 再说这一带水路我熟,今儿晚上又是月亮地,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阿妈:(点头应允)那好吧,路上小心!等会儿我叫你大龙哥去接你。

    珍珠:知道了。阿妈,你也累了一天,就放心的歇着去吧。

    【珍珠与老翁、老妇向河边走去,撑船离岸。阿妈在门口挥手目送,珍珠立船头挥手告别。

    【幕后合唱《珍珠光》,伴着雄浑低沉的伴奏:             

                                      珍珠珍珠放异彩,

                                      人人见了人人爱,

                                      富人贪夺无价宝,

                                      穷人爱她心相连……

    【音乐声中,二道幕落下。

    【珍珠、老翁、老妇三人转上。

    珍珠:咦,不对呀!为什么从这里上岸呢?

    老翁:姑娘,没有错!

    珍珠:(疑惑)不对!我看咱们是走错路了?

    老翁:哪里!哪里!不会有错!这一带我熟,保准不会错!姑娘你只管放心随我前去行了。

    老妇:(上前扯住衣袖)闺女放心吧,我来给你带路,一定不会错的!

    珍珠:(止步,观察四方,坚决地)不对!绝对不是这条路!

    老翁:嘿嘿!往哪儿走不是走呢?(回头视老妇,二人得意的笑)哈哈哈哈!……

    珍珠:(知道上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老翁:(奸笑)什么人?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不是人!

    珍珠:那你们是……

    老翁:不说你不知道,说了你就吓一跳!我乃黑山虎是也!(转身手抹面,现出真面目来)

    珍珠:(大惊,后退)你们……你们?

    【老妇从一大石头后面绕过,现出鼋精原形。二人相对大笑。

    黑虎:不认识吧?让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本大王就是统霸着这一方的黑山虎精,这一位嘛,说起来你们可是旧相识了,(转向鼋精)我的军师鼋老弟啊。

    鼋精:姑娘如不健忘的话,十八年前,就在这淮河之中……

    珍珠:(沉思,似有所悟)啊,原来你就是老鼋精啊!

    鼋精:正是在下。不过,珍珠仙子,有句老话我这里不能不提,十八年前拜你所赐,这一篙之仇我可是不会轻易忘记的哟。嘿嘿嘿!算你倒霉,你这可是能躲过今生,却躲不过来世啊!哈哈!哈哈!哈哈!

    黑虎:(不耐烦地上前扯过鼋精,鼋精敢怒而不敢言,惶恐地退后)珍珠啊,有我黑虎在,你不用怕他。从今以后,莫要说他老鼋,谁也不能奈何于你。本大王对你是仰慕已久,只是相见恨晚啊!今天我这样做,也是怕惊动姑娘你,这才不得已而施其下策,请姑娘多多海涵!多多海涵!

    珍珠:(愤怒)你们这般畜生,竟然使用出如此卑劣的手段!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鼋精欲上前,被黑虎拦住。鼋精在一旁咬牙切齿。

    黑虎:姑娘休怒,本大王久仰姑娘美貌绝伦,早有与姑娘匹配良缘之意。只要姑娘肯下嫁于我,这压寨夫人的宝座上有的是你一生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珍珠:无耻妖孽,你想的倒美!只怕你能有此心,难有此命。赶快丢掉你的痴心妄想,放我回去,不然……

    鼋精:放你回去?你才是痴心妄想呢。只怕今天你有来的路,却是没有你回去的路了!识趣的话,不如你就乖乖的依了大王的意思,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安享清福的压寨夫人,那是你的福气。不然的话,可就没有你的好喽!

    珍珠:休想做你们的春秋美梦吧!你们要是胆敢对我无理,可就别怪我饶不过你们这帮畜生了!

    【珍珠返身欲走,被二怪一前一后拦住。三人动手厮打。珍珠危急时刻,自怀中取出珍珠高高擎起,顿时光焰无际,普照四方。虎、鼋二怪惊退。珍珠绕过场。二怪尾随其后,仰视光芒似有畏惧,鼋精对黑虎耳语,然后两人分开从两面包抄珍珠,黑虎突然跃起,扑向珍珠,珍珠躲闪,鼋精在下面绊倒珍珠,手中的珍珠却不慎落入水中,二人乘机将珍珠举起急下。珍珠高喊:“来人啊……”(转暗)

    【二道幕启,场景同前。幕前、幕后齐喊:“珍珠……”

    【众乡亲闻声纷纷赶来,听阿妈述说珍珠被骗经过,张公、大龙撑船赶到,大家议论纷纷、乱作一团。

    乡亲:(上前围住张公、大龙,急切地)有消息没有?有下落没有……

    张公:(摇头不语)……

    大龙:(唱)                晴天霹雳灾难降,

                                           仇敌又来呈猖狂。

    抢走珍珠妹,

    怒火燃胸膛!

    珍珠啊、珍珠……

    旧仇未雪添新恨,

    幸福生活遭祸殃。

    纵使血燃淮河水,

    我也要――

    踏平魔窟除魍魉! 

                                                   ――幕急落。

                                                                                            (未完待续,下接第四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手机军校与绝地逃亡
    下一篇:珍珠女(二)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雨狸,守护者们的救赎之路
    雨狸,守护者们的救赎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
    归雁
    归雁
    童年故乡的雪天
    童年故乡的雪天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