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二章

    时间:2017-03-15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二章

    起床了,一号院的居民都起来了。院里的中心大事,就是发丧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这世界上原本人们就是两件大事儿,忙活!忙死!其实人人都知道,人生或许本身就是个悲剧,怎么讲啊?不是吗?人一出生就开始进入了死亡的倒计时,就在往死亡的路上迈进,你就是活上一百岁、一百多岁,二百岁有吗?即便是有,到末了,还是一个字儿,死!不管你是谁,你是皇帝,你是太妃,你是草民,你是大款富豪,你是妓女乞丐……通通如此,死是必然之路,死是回归自然。只是死法各有不同而已。被各种各样的疾病折磨致死是普遍的死法,也可以算是自然死法。人们来到这世上,你争我斗,没完没了,为此仇杀而死便是挺普遍的死法了。所谓仇杀,都是为了各自的一己之利,是人类本身的丑恶!大到战争,为了争财富争资源,这一方要消灭掉那一方;那一方要杀掉这一方,一死就是成百上千成千上万几百万几千万……小到睚眦必报,这个人要整死那个人,那个人要整死这个人,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为了一间房,为了一分地,男人为了个女人,女人为了个男人,必要整出个你死我活,一死或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一号院的杨天啸家,和你涂义强侯喜莉家,有什么仇恨啊?啊?和你涂英涂雅涂正有什么仇恨啊?你们凭什么就把人家害死啊?怎么解释?这就是咱们的祖树德所说的孽缘吧!孽缘这东西了不得,往往都是无缘无故没因没为,就是恨你。这个人在大街上走自己的路,没招谁没惹谁,嗨!他根本就不认识你,可他瞅你就不顺眼,就打你就骂你,你还还嘴,他就敢把你整死。你在马路边走路,招谁了吗?惹谁了吗?没有啊!过来一个人就抢你的包,你不给,他掏出刀子,咔嚓——他就把你杀了!孽缘啊,该着碰上,赶上了。没办法。算命先生常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作为自己给人算命的理论根据,就是这个道理。什么今天不宜出门啊、不宜买卖啊、不宜婚姻嫁娶、不宜盖房上梁啊、不宜脱坯砌墙啊,云云。“旦夕祸福”是个偏正词组,强调时间的不定性,偶然性,强调“祸”的存在几率,这个词里,不涵盖“福”,“福”是个配字儿。追根朔源,杨家四口人的遇难,完全归结在了孽缘上,倘若早年间涂义强侯喜莉没搬进这个凡夫巷一号院,不就没这事了吗?!倘若涂义强侯喜莉没生出涂英涂雅涂正三个孽障,不就没这回事了吗?!不说这些了。

    棺材铺的服务非常周到。老板让伙计在街面上拉来几个临时工,帮着把四口薄板棺材抬进了一号院里。在这当口,祖树德又到畜力运输行,雇了四辆马车,往城外运棺材啊!这一切都办妥了,天才放亮。

    早晨六点,涂英涂雅涂正三个小魔鬼就吃完了早饭。听见院里放落棺材的动静,涂英涂雅涂正就出来了。三个小魔鬼来到祖树德面前。祖树德正在给抬棺材的人安排早饭。见三个孩子来找他。便停下手里的活儿。“孩子们,有事吗?”

    “爷爷——”涂英这一声“爷爷”叫的亲昵,叫的香脆,叫的贴心。这一声“爷爷”,直叫的祖树德浑身舒服。涂雅跟着叫道:“爷爷——”这声叫唤更是甜美。“祖爷爷——”涂正嗲嗲地喊道,不能不令祖树德骨软筋酥。

    三个孩子恭恭敬敬的一块给祖树德鞠了个九十度往里的深躬。

    “爷爷——”涂英深情地说:“您看杨伯母家出了这样不幸的事,我们真的非常非常难过。可我们还小啊,看着您为杨伯父家这么操劳,我们心里都很不落忍。可我们又真的帮不了什么忙,我们的心里特难过啊,我们一块要替杨伯母去死,替再春再秋姐姐去死,替再夏弟弟去死,这心我们都有啊——”

    “孩子们啊!”祖树德是被涂英的话感染了,还是在为杨家四口亡人悲伤,让人搞不明白了。也许是二者兼顾了,祖树德已是泪流满面。“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爷爷,祖爷爷!”小小的魔鬼涂正接着涂英的话往下说:“姐姐的话,是我们涂家三姐弟的心里话。我们虽然小,可我们知道亡人要入土为安的道理。祖爷爷,我们出不了什么大力,可我们绝不能袖手旁观不是?我们家里,我们的爹爹我们的妈妈给我们留下了生活费,还不算少。今天,我们三姐弟拿出十块银元,给杨伯母再春姐姐再秋姐姐,给再夏哥哥买棺材用吧!您可千万千万别推辞。请您收下吧!这是给杨伯父家亡人的——”

    “你们这么小,想事做事如此周到!”祖树德愈加感动。“好!我不推辞,这钱,我代表杨家收下了。这四口棺材钱,就是你们三姐弟出的。谢谢你们了!孩子们——”这祖树德不知怎么心思的,扑腾——跪下了,嘭——就给涂英涂雅涂正磕了个响头。涂英涂雅涂正赶忙搀起祖树德。“祖爷爷祖爷爷!这可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

    给完了钱,涂英涂雅涂正他们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家。这时候,院里的人已经满了。院外街巷里也挤满了人。涂家门外,尤曼曼喊着:“张嫂!张嫂!快来帮忙给穿装裹(给亡人穿衣服)!”

    “好了!知道了!”张嫂答应着。回头对三个孩子说:“孩子们,你们自己出院上车上学去吧!妈妈不送你们了。”说完,张嫂就到杨家给死人穿衣服了。

    涂英涂雅涂正互相使个眼色。涂雅拽出那个棉花套子的包袱。三个小崽子挤出了大院,挤进了街巷。他们知道肖一峰的排子车一定停在了街口,于是就在人群里往街口挤着,走着。

    这个点儿,肖一峰已经拉着排子车来到了凡夫巷街口。得了,今儿进不到一号院门口了。他等着涂英涂雅涂正。嗨!出来了。肖一峰迎了上来。“涂雅啊,怎么拿这么一个大包袱?”

    “肖叔叔!”涂雅说:“上车再说吧!咱们快走吧!”涂英涂雅涂正上了肖一峰的排子车。已经上了兴安街。肖一峰故作不知地问道:“今天我的车进不了你们的大院门口,怎么了?你们院出什么事了?”

    “涂雅说:“死人了!死了四口人!”

    “什么人家啊?怎么一下子就死了四口人?”肖一峰继续追问。

    “赤匪家庭。煤气中毒,一下子熏死四个人!”

    “这——这恐怕是有人故意把他家的烟囱堵上了吧?嗯?是也不是?”

    涂英说:“肖长官料事如神。在此,我们三姐弟声明,我们为我们院里杨家死的四口人负责!”

    “这么说,是你们干的了?”

    “那当然!”涂正说:“肖长官,我们姐弟这功劳不小吧!”

    “嗯!功劳不小!”肖一峰真的很佩服这几个小家伙。“你们是既有才智,又敢作为啊!好样的!好样的!我帮助你们跟梅老板请功!”

    “为党国效力,甘愿肝脑涂地!”涂雅涂英涂正像一块齐背古诗文一样,朗声喊道。“生命不息,杀人不止!”

    “涂雅,你那个包袱,就是杀人的佐证吧?”

    “没错!我们就是用这个破旧棉花套子包裹堵死了杨家的烟囱的。我姐负责半夜上房堵烟囱,我负责起早把包袱拽出来。”

    “没人知道吗?”

    “神不知鬼不觉,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涂雅自我夸耀着。

    “好啊!胆大心细!是做大事的材料——”肖一峰不停地赞叹。

    “停一停!肖叔叔!”涂英叫肖一峰停下车。肖一峰停了下来。“有什么事吗?”

    涂英说:“我感觉,我们院里的老姜头,就是那个老不死的姜子齿,好像要跟踪我们。咱们停下来看个究竟。”

    肖一峰、涂雅、涂英、涂正八只眼睛往周围人群里仔细的观察。没有,没有姜子齿的人影。“咱们上车吧。今天,院里、里巷里的人都给杨家出殡。估计老姜头放弃今天了。也好,让他多活一天。”

    “姐姐,老姜头多活一天,他也不会感谢你的——”

    “他得感谢杨家的四个死鬼——”涂雅抢着说。

    “小妹真聪明!”

    肖一峰按正常路线,拉着涂英涂雅涂正往山水货栈赶路……

    凡夫巷的街坊们每家都出代表到一号院与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告别。整个街巷里,几乎没有一家没受过杨天啸、梁尚霞恩典的。头痛脑热了,咳嗽感冒了,小孩发烧了,妇女崴脚了,男人闪腰了,老头尿频了,老婆便秘了……都来一号院找杨大夫,找梁护士。两口子只要在家,那是随叫随到,诊疗细致,从不收人家一分钱。全里巷的人,没一个不夸杨大夫、梁护士的,个个都念杨大夫梁护士的好!“好人啊!好人家!好人、好人家怎么就不得好报呢?凡夫巷的街坊们个个流着眼泪。外出工作的人不做了;开小买卖的也都关张了。除了躺在床上不能动的,都来了。有些年轻人主动扯了几尺白布,扎在腰间,为梁护士戴孝。

    尤曼曼、张嫂、兰彩云给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穿好了衣服。开始入殓。人们小心翼翼地把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分别装入了棺材里。马富贵做“大了”,主持着出殡仪式。起棺——人们把四口棺材分别放在了四辆马车上。马车上路了——有人点燃了鞭炮,噼噼啪啪的响了一阵。街坊邻居们在飘洒纸钱的空间,呜咽着哭泣着——

    “一路走好啊梁护士!”

    “一路走好啊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

    丧事办的比较简单。入土为安啊!四辆马车鱼贯地顺着马路往城西走着。一个多小时后,马车来到了墓地,实际是穷人的乱葬岗子。一个山坡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坟头。马富贵给找了个地方,一片枯萎的草地,北面是一片杂树林。向阳。四个坟坑挖好了。分作两排,梁尚霞的在后,紧靠树林;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的在前。棺材落进了坟坑,开始填土了。不一会儿,四个坟冢便坐立起来,给这片乱葬岗子新添了四个冤死鬼!

    得!入土为安了!死了的人被活人们给埋进了土里。死人省心了,一切一切全了了,死便是好,好便是了啊……死了死了——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是全了了。可活着的人——亲人朋友仇人依旧不能了啊,没死就得斗啊……就得折腾啊,为什么?因为还没死啊——

    从乱葬岗子回到了家。姜子齿便想起了昨晚上梦里,姜子牙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坚信不疑,涂家的三个小王八羔子,就是害死杨家四口人的真凶!子牙大哥让我跟着他们看看,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再念什么私塾!今天是跟不成了,那就明天,明天我是非看个究竟不可。他把这话放在了肚子里。他跟姜韩氏说:“下午咱们还得做生意啊!咱们快点吃饭,吃完饭咱们就去店里!”

    “这话我爱听!”姜韩氏和姜子齿吃完了中午饭,就去了油盐店。

    肖一峰一路上拉着涂英涂雅涂正。也就还有不到二里地就该到山水货栈了。就在这时,涂英看到马路边有一个耍棍卖药的,便叫肖一峰停车。肖一峰心知肚明。“涂英是想抓回个活狗食!”肖一峰停下了排子车。涂英涂雅涂正从车上下来,一块走到了卖膏药人的面前。

    这个卖膏药的人,个子很高,是个大块头。这个人叫封赠奎,三十六岁,无妻室,光棍一人。山东胶南人,以打把势卖艺卖膏药为生,今天才来到遍地市。

    涂英挤到前面主动与封赠奎搭讪:“这位大叔可会治病?”

    封赠奎放下手中挥舞着的大棍。光着个膀子,拱手示礼:“小的略通一二,什么发烧感冒,肚痛发掉,疔疮脚气,月经不调,等等等等,那是药到病除,俺一瞧就好,只要俺一到,那病准吓跑!”

    “那就烦劳这位大叔跟我走一趟吧。我妈妈月经不调,就请您去给瞧一瞧吧——”

    “好——好——好哇!”封赠奎穿上褂子,穿上棉袄,系上扣子,捆好包袱,用大棍一挑。“小姐啊,你带路,俺这就去给你妈妈治病——”

    “上车吧!”涂英说:“大叔请坐车!涂正你也坐车。我和涂雅走路!”

    “那俺可就不客气了!”封赠奎上了排子车,把大棍横放在排子车的车辕上,正襟危坐。

    肖一峰心里这个好笑。“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啊!”

    一里多地。屁大个功夫就到了。车子进了山水货栈的大门。封赠奎下了排子车。涂正也下来了。

    “这位大叔贵姓啊?”涂英问封赠奎。

    “俺姓封,俺叫封赠奎。山东胶南人氏。小姐贵姓?”

    “免贵姓涂。我叫涂英!”涂英说:“我们家是富贵大户人家。小姐丫鬟很多,不能让你随便看!你是一个卖野药的郎中。我们得委屈你一下,得把你的眼睛用布蒙上!”

    “好说好说!”封赠奎说:“俺那大棍,俺能带进去吗?”

    “万万不能!”涂英说:“就给你放在门口,一会你给我妈妈看完病,走时你带着,不就结了!”

    “好的好的好的!”封赠奎连连道好!

    涂雅把破棉花套子包袱的外层解了下来,递给肖一峰。“肖叔叔,您来给他蒙上!”

    肖一峰左一圈右一圈,把封赠奎的双眼蒙的个严严实实,封赠奎比瞎子还要瞎子,眼前一片漆黑,任凭涂英把他领到什么地方。

    肖一峰心想:“随便涂家三姐弟怎么处置吧。反正活体随便抓。”他主动地对涂英说:“直接领到那个地方去。”

    涂英涂雅涂正高兴了。把封赠奎直接领到了狼狗圈。肖一峰把温纯厚辛达宏叫出了办公室。“带来个活狗食!”

    “男的女的?”温纯厚辛达宏急忙询问。

    “男的!大老爷们!”肖一峰笑着回答。

    “没劲啊!”辛达宏温纯厚走到封赠奎面前,揭开蒙在他眼睛上的包袱皮。封赠奎使劲地眨着眼睛。“这是你们家吗?小姐,怎么这么多的狼狗啊——你妈妈在哪里——”

    还没等封赠奎把话问完,温纯厚辛达宏使出蛮力,像饿虎一般,没等封赠奎反映过来,扑通——他落入了狼狗圈里。

    十四条大狼犬,疯了一样,你撕我咬——一只黄色的很疯狂,一口就把封赠奎裆下那东西咬了下来,嚼了嚼就咽进了肚里!

    “救命啊!俺的娘啊!救命——”封赠奎的棉衣被狗们撕光了,内衣撕光了……封赠奎的肉被啃噬光了,狗们啃噬着封赠奎的骨头,头骨,鼻骨、胫骨、颈骨、锁骨、股骨、肋骨、耻骨、腿骨、手骨、脚骨……封赠奎进了狗肚子——

    “满意了吧?”肖一峰问涂英涂雅涂正。

    “很好玩儿——”涂英涂雅涂正三个小魔鬼:两个小魔女,一个小魔王佞笑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微型小说 抉择
    下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三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雨狸,守护者们的救赎之路
    雨狸,守护者们的救赎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
    归雁
    归雁
    童年故乡的雪天
    童年故乡的雪天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