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三章

    时间:2017-03-15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三章

    下午二点,姜子齿姜韩氏的油盐店又开张了。稀稀寥寥地,有那么几个顾客,买油打醋的。姜子齿叫姜韩氏打点生意。“我出去转转,你好好照看啊!”

    “你上哪儿转悠啊?”姜韩氏透出十二分的不满意。

    “就在这跟前转悠转悠。”姜子齿不再搭理姜韩氏,自顾走向了人群里。姜子齿心里有不少的事,要赶紧查验一下院里涂家那三个孩子一天到晚在外面干些什么,这不必说。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他觉得非办不可。上午给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出殡送葬时,到了乱葬岗子,他问祖树德:“怎么没给定制几个墓碑啊?”

    “哎呀!哎呀呀!”祖树德一拍脑门,“怎么把这么大的事给忙活忘了。真是的。这不栽上墓碑,以后怎么能认出谁是谁啊?我的疏忽我的疏忽。”

    “行了。也够你累的了。”姜子齿说:“下午我把这事办了。离我那个油盐店三站地,有一个刻碑社,门脸不小。豁出去,多花几个钱,刻个洋灰的!结实,耐风雨。比木头的要好得多了。”

    “那是那是。”祖树德说:“刻洋灰墓碑的钱,我这有,大伙凑的钱还剩下不少,全凡夫巷的街坊都凑了钱。刻完墓碑,还花不了。等杨大夫回来,把剩下的钱给他就是了。老姜啊,你猜谁拿的钱最多?”

    “这个不好猜。咱们整个凡夫巷的街坊里,根本找不出富裕户的。”姜子齿说:“五号院的何掌柜算是开的大买卖,经营着布匹,他拿的最多吧?”

    “他掏了八块银元。不是最多。”

    “那咱们这个巷里,再也没有比何掌柜富裕的了。谁啊,拿的还比何掌柜的要多?”

    “我跟你说吧。”祖树德说:“是涂家那三个孩子,大早晨,涂英给了我十块银元,说杨家四口的棺材钱他们给包了——”

    “好家伙!狗特务狗汉奸给他们留下多少脏钱啊!真了不得!”姜子齿很震惊。“这三个小王八蛋是什么意思啊?”

    “老姜啊!”祖树德不太高兴。“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张口就骂人啊。孩子是孩子,老子是老子。涂义强侯喜莉是坏人不假。可这三个孩子不错啊!很懂事吗!咱们要多关心人家!坏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啊!你总不能总拿看涂义强侯喜莉的眼光,来看三个孩子啊!”

    姜子齿总想着夜里那连续的两个梦。心里头就是转不过弯来。任凭祖树德怎么劝解,他表面上哼哈应对,心里铁定了!那是绝不改变对涂家三个孩子的探查行动。

    姜子齿想着上午祖树德对涂家三个孩子的赞不绝口,心里就不是滋味。他很快地来到刻碑社。跟掌柜的说准了,洋灰墓碑的高矮长宽尺寸,亡人名字,立碑人的姓名。“得多长时间刻得啊?”

    “后天。”掌柜的说:“后天上午保证刻得!您下午来取就行!”

    姜子齿把这桩事办妥了,心里踏实多了。不到四点,他就回到了油盐店。他心思着,今天晚点关门。明天,对!不能再拖了,明天就要看个究竟。看看涂家的三个小王八羔子到底在外面干什么呢。要是真的在外面读书读私塾,那我姜子齿从此就要好生关爱他们;要不是这样,在外面整些个不着调的事,干些他们老子干的坏事,那我老姜头决不饶了他们,非把他们一个一个地掐死不可……

    涂英涂雅涂正两个小魔女,涂正小魔王亲眼目睹了十四条狼犬啃食封赠奎的全过程,一个个心情愉悦。回到擒拿格斗训练室,学得更加顺心顺手。“致命穴位点击术”,涂英涂雅不会。涂正打小跟爸爸涂义强学会的,说出来谁能信啊?涂正三岁时,涂义强就教他这项护身防身趁不备攻击他人的本领了。到了六岁了,也就是这会儿,可以说他的“致命穴位点击术”已是炉火纯青,烂熟于心运用自如了。这个点击术,肖一峰没学过。在小魔王涂正眼里,肖一峰的擒拿术尚可以,格斗技巧不算太多,轻功术平平。肖一峰说:“这时代,这些东西没什么大用场了。真本事还是打枪射击。什么轻功不轻功的,你拔得再高,还有枪子儿飞的快吗!所以啊,咱们练这些,也就是随便玩玩吧。可别当真本事。如果把这看成保命护命的挡箭牌,那可就要命了。”

    “肖长官这个说法我赞成!”涂雅说:“没错,要别人的命,保自己的命,那就得看谁的枪子飞得快!咱们还是在长枪短枪射击上多多的掌握些本领,才是真章程!”

    “肖长官!”涂英说:“跟吕教官说说,我们的长枪射击,应该抓一些个实体,实弹射击,打活人靶子,让活人靶子做各种动作,当然,一个活人只能做一个动作。走、跑、蹲、卧、侧卧、仰卧、弯腰等等等等。只有这样训练,我们姐弟三人的射击水平狙击本领才能提高啊!”

    “这个想法太好了。一会,咱们就吃中午饭了。”肖一峰说:“我把你们的建议好生地跟梅老板跟吕上校汇报汇报。我想,肯定能马上实施的。”

    “越快越好!”涂英涂雅涂正急不可待。“最好是今天下午就开始!那才好呢!”

    中午吃饭了。梅成仁特别关心涂英涂雅涂正三姐弟的伙食。他多次叮嘱吕呈凤,一定要保证涂英涂雅涂正的营养。说这姐弟三个,是涂义强侯喜莉留给党国的最最宝贵的财富。三个孩子三个精英三个杀人的天才!绝对不可怠慢!涂英涂雅涂正中午吃饭的地方在吕呈凤办公室的里间。有专人伺候。

    肖一峰没资格跟涂英涂雅涂正一起吃饭。在吃饭前,肖一峰在吕呈凤、梅成仁面前为涂英涂雅涂正请功。在梅成仁的办公室里,梅成仁当场拍板:“一个人头赏十块大洋,再多追加十块。肖一峰!你这就去经济处领五十块现大洋,回头就赏给他们!”

    “报告长官!还有一事!”肖一峰行了一个军礼。

    “什么事?快说!”梅成仁催道。

    “涂英涂雅涂正竭诚为党国效力。他们提出,要让他们马上训练实体人体长枪射击。要求多抓一些活人,进行实弹演习!”

    “好样的!”吕呈凤赞道。

    “小精英!党国的小精英!”梅成仁朗声说道:“按照他们说的办!吕呈凤,这事你领着他们办。需要多少就抓多少。打死了,通通喂狗!不是弄来九条藏獒吗?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九条藏獒太需要食物了。”

    “藏獒养在哪里了?”吕呈凤问道。

    “不在这个院里。”梅成仁笑道:“藏獒更高贵,不能和狼犬一块养。这不是咱们山水货栈吗。不用出院门,靠东墙最北面有道门,一打开,走过去,就是藏獒圈。”

    “那个院子是——”肖一峰问道。

    “那也是我们党国的要地。对你们我就说了吧。那是关押要犯的重地!要注意保密啊!如果没弄来那九条藏獒,恐怕你们终究就不会知道隔壁东院是干什么的地方了。上级指示,秘密监狱里的藏獒要我们豢养。咱们的任务不轻啊!赤色分子通共分子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漏网一个啊!所以说啊,涂家三姐弟那真是应时而生应运而来啊!”

    “梅老板!吕上校!”肖一峰继续报告:“涂英涂雅涂正是我们党国的小精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眼下,极短时间内,他们就卓建功勋。请求给他们委任官衔!”

    “这事回头考虑。”梅老板说:“像涂家三姐弟这样的小精英,我们党,在南京在重庆在上海都有。还真没有一个委任官衔的。南京有两个小的特工,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十一岁,女孩九岁。姓项,男孩叫项超羽,那意思要超过项羽;女孩叫项超英。爹妈都是咱们的骨干,都被共产党给暗害了。我们党也是暗自做了相当多的工作。我们了解到了项家住的楼房里,隔壁邻居可能是地下党的成员。我们把项家兄妹以孤儿的身份,通过关系,托付给了那家邻居。项家这对儿女优秀级了,天生就是特工的料。经过秘密培养,两个小家伙竟然探听准了,收养他们的这对夫妇,是一对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重要负责人!很快地我们就把这对夫妇秘密逮捕了。这对夫妇经受不起咱们的酷刑,通通地招了,供出了地下组织的全部联络点。项超羽项超英的情况和涂家三姐弟的差不多。重庆上海的小特工小小特工的情况也和涂家三姐弟差不多。委任官衔的事得慎重一些啊。咱们党还没有先例。承认,必须承认,这几个小精英智力胆识胆量都超过了一般的成人特工,甚至于优秀的成人特工。可在实体上,他们必定还是孩子啊!我跟上级请示一下,没准也真能破个例,也说不准。”

    吃完了中午饭。吕呈凤高高兴兴地跟涂家三姐弟说:“梅老板已经批准了你们的长枪实体射击计划。咱们现在就出去物色实体。”

    涂英涂雅涂正兴奋至极。

    吕呈凤说:“咱们不能生抓硬拽,要用智谋。”

    “我有办法的。”涂正献计。“我用致命穴位点击术。把物色到的对象击倒,之后,或说被击倒的人晕了病了,是咱们的亲友,咱们就把被击倒的人弄上咱们的汽车。很简单啊!”

    “能开汽车出去吗?”涂英问道。

    “可以!”吕呈凤说:“咱们的汽车是山水货栈的汽车。名正言顺。咱们就按照涂正的办法——救人!”

    这一组人天然搭档。梅成仁梅老板把涂家的三姐弟交给了吕呈凤肖一峰。下午两点,肖一峰开上了一辆敞篷大型汽车,好像是一辆南京嘎斯。车厢里放了些山核桃榛子猴头菇一类的真山货。三个孩子涂英涂雅涂正像是三个童工打扮,坐在车箱里装着山货的麻袋上。吕呈凤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汽车开出了山水货栈大院。

    “咱们去哪儿?”肖一峰问吕呈凤。往南八里远左拐不就是‘慈悲院’吗,那寺庙大,香客不断。咱们就去拉香客啊!”

    “准备弄几个?”

    “弄一打!”

    “不算少了。”

    八里多地,说话就到了。肖一峰把汽车停在了“慈悲院”大门口的右侧香客必经的出入口。涂英涂雅涂正下了车厢。

    咱们的国人,祈求菩萨保平安的可是真不少。不吃不喝省吃俭用攒下几个小钱儿说什么也得来供泥菩萨!

    “真蠢!泥胎能给你什么平安啊!”涂正虽小看事透亮。“这帮大傻蛋,就活该去当靶子!除了跪泥胎,什么也不会做了!”

    涂英涂雅不吱声,和涂正在“慈悲院”里转了一圈,就走了出来。他们在大门口寻求着目标。有两个人出来了。一男一女,都三十多岁。男的叫武田胜,在市党部秘书处当科员,就是谋口饭吃而已;女的叫西青枫,家庭妇女,无职业。这是一对夫妇,结婚多少年了,没有个孩子。今天这会他们两口子是来向泥菩萨祈求给他们一儿或一女的!两口子穿的很体面。长得也挺标致。两口子边走边说。武田胜说:“这能有准吗?两个月的薪水变成了香火钱。你说,咱们回去就真的会有一儿或者一女了?”

    “那当然!”西青枫说:“只要心诚,泥菩萨也灵——”

    涂正紧紧地跟在武田胜西青枫的身后。瞧的准成地。扑——扑——扑——扑——涂正点击了武田胜西青枫的腰间致命穴位。立马,西青枫武田胜瘫软在地。涂正赶紧蹲下身来:“妈妈爹爹!你们怎么了?”    

    涂英涂雅赶紧跟了过来。看看旁边也没什么人。也就不费口舌喊什么爹爹妈妈了。这一幕就发生在肖一峰汽车的边上。肖一峰吕呈凤很快地就把武田胜西青枫弄到了汽车上。一打人,是十二个。还有十个呢。涂正涂雅涂英在大庙里查看了,在里面进香火的一共是四十七人。这才出来两个。耐心等待。好!好!这回多,一下子从大庙里走出四个人来。这四个人也是一家人。老两口小两口。老两口,男的叫宣兆丰,五十一岁;女的叫孙桂英,四十九岁;小两口是这老两口的儿子和儿媳妇,男的叫宣守根,三十岁,女的叫程玉敏,二十八岁。这四口人也是向泥菩萨祈求娃娃来了。程玉敏宣守根结婚好几年了,也没生出个一男半女的,选好了今天的黄道吉日,跑到这个“慈悲院”来上香,那是诚心诚意没有半点不尊。一下子扔了三十块银元香火钱!这老两口小两口就要走到汽车旁了,那还等什么啊,小小魔王涂正一连气地在这老两口小两口的身后点起穴位。扑扑——扑扑——扑扑——扑扑——这老两口小两口顿时神智不清躺倒在地。不喊爹不喊娘;不叫爷爷,也不喊奶奶了。肖一峰吕呈凤手急麻利快,说话的工夫,宣兆丰孙桂英宣守根程玉敏就被装进了汽车箱里。六个了,还有半打!“慢慢等,不要着急!”涂英跟涂雅说:“想死的就快点出来!”

    涂雅问涂正:“小正,你那邪术,那些个东西醒不了吗?”

    “姐姐同志!”涂正说:“要想醒,我还得给他们点击醒穴!”

    “咱爹重男轻女啊!”涂雅说,他就是不教给我和姐姐!”

    “爹爹那是爱护你们——”

    “别说话了!来了!来了——”涂英向涂雅涂正打手势。

    从大庙里出来了三个人。一个上了点年纪的男人,四十八岁,叫迟僦旺,是一所私立中学的国文教员;另外两名,男的二十一岁,是迟僦旺的儿子,叫迟检,在读师范;女的十七岁,叫迟赢,在家里伺候妈妈。这一家三口到大庙来的目的是,为家里的久病卧床的亲人祈福的。迟僦旺的老婆邢漫伊在床上已经躺了八年了,什么病,没有医生能诊断明白的。肺气肿?胃下垂?风湿症……不明白,吃也能吃喝也能喝,就是走不了路,浑身无力,四肢麻木。迟僦旺和一双儿女实在没办法了。上礼拜四遇见了算命先生马富贵,告知他们选个良道吉日到“慈悲院”上上香。嗨!马富贵啊!你这不是把人坑苦了吗?这一家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尽管扔了钱上了香,可有用没用还是两说着呢!涂正跟在了这三个人的后面,有谁能注意这么个小毛孩子啊!扑——扑——扑——扑——扑扑——闪电般快,迟僦旺迟检迟赢瘫软在地。

    肖一峰吕呈凤正要往汽车里扔人,从庙里走出了一对老夫妇。涂正眼尖,立马哭泣:“爹爹啊!大哥啊大姐啊!你们怎么了?你们怎么了——”

    老夫妇年龄在六十左右,走了过来,问情况。涂正说:“我爹爹我大哥哥我大姐姐有晕病啊。一会就好了。”

    老爷爷说:“不用送诊所吗?”

    “不用不用!”涂正说:“谢谢谢谢!我们亲戚有车,就这辆车,一会我们把我的爹爹哥哥姐姐扶上汽车,就回家了!”

    “小心点吧孩子!”老夫妇走了。

    “快!”肖一峰催着吕呈凤,麻溜地把老迟家三口人整进了汽车箱里,盖上了山货麻袋。

    “还差三个了!”涂雅说:“那要是出来四个怎么办啊?”

    “你傻啊!”涂正说:“一块点了!多一个更好!归我——”

    还别说,真的从大庙里就走出四个人来。这四个人两男两女,不是一家人。是同学,都是“育文中学”的学生,一块来祈求菩萨保佑,保佑他们能考上燕京大学。两个男同学,一个叫张同利,十七岁;一个叫田友明;也十七岁;两名女学生,一个叫尤常妮,一个叫黄彩玲。“还真四个!”涂正做好了袭击的准备。过来了,过来了——涂正开始尾随,跟上了跟进了跟紧了!到地点了。扑扑——扑扑——扑扑——-扑扑——田友明张同利黄彩玲尤常妮像醉酒了似的躺在了就地上……

    吕呈凤肖一峰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务,三下两下就把田友明张同利黄彩玲尤常妮扔上了汽车。好了,任务完成了,指标超额了!涂英涂雅涂正们在灿烂的阳光下,凯旋而归。好家伙,十三个大活人,十三个移动的活人靶子!涂英涂雅涂正美极了,盼着端起长枪,啪啪啪地射击这些活靶子,或跑、或走、或蹲、或站、或躺、或坐、或仰、或卧……打死了,让他们变成藏獒的美食……涂英涂雅涂正飘飘欲仙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微型小说 抉择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雨狸,守护者们的救赎之路
    雨狸,守护者们的救赎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
    归雁
    归雁
    童年故乡的雪天
    童年故乡的雪天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