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l腊八

    时间:2017-03-15  阅读:次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珉玉
    摘要: 腊八节前夜于家在生了八个女儿之后终于生了儿子,取名于耀祖,故事围绕着于耀祖的成长,展示了一个家族的兴衰,以及国家的兴衰。最后,男主人公在经历了繁华与喧嚣之后回归到了最初的起点,却再也找不回曾经。

     腊八

    小时候我跟着母亲回乡下的姥姥家,正赶上了过腊八节。乡下人对腊八节非常重视,各家女人们早早的就会着手准备。一大早乡下大集上就开始热闹起来,四里八方的乡民们挎着篮子、牵着牲口、抱着小的、领着大的聚拢来。跟着姥姥、妈妈往家里赶的时候,在村头看到了一处荒凉败落的宅子,心里有些胆怯,于是就央求大人抱着,姥姥心疼妈妈,吓唬我说:“小妮子,再捣蛋就把你放到这宅子里去,这里有吃人的喜鹊大仙。”一听这话,吓得我魂都没了,赶紧说:“小妮子自己走,不让妈妈抱。”惊恐的往宅子深处望去,看到了一个疯女人穿的破破烂烂的站在倒了半截院墙的院子里往外望。吓得我赶紧扭过了头,跟着大人们走了。一路上听见姥姥跟妈妈谈论这家里的事,听的一知半解,就感到了好奇,还好奇了好几年。又过了几年,我已经长成了一个好奇的少女,姥姥来城里,我就向姥姥打听那家的事,总算把小时候听的一知半解的故事搞明白了。

    那个宅子是俞家的老宅,据说那家人家不敢过腊八节。

        乡下的的习俗是家家晚上熬好浓浓的腊八粥准备过腊八节。腊八节是农历腊月(十二月)初八,起源于元未明初,腊八粥熬好之后,要先敬神祭祖。之后要赠送亲友,一定要在中午之前送出去。最后才是全家人食用。吃剩的腊八粥,保存着吃了几天还有剩下来的,却是好兆头,取其"年年有余"的意义。把粥送给穷苦人吃更是为自己积德。     六十年前的腊八节前夜,俞家老宅里的母女俩都在这时要生产了。把村里唯一的王产婆忙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指挥着家里的下人们烧水、

    拿剪刀、准备接生。

    屋外的俞老大和他家的上门女婿贾正义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焦急的等待着。这翁婿俩此时各怀着心事,俞老大焦急是因为之前他的老婆已经为他生了八个姑娘,有了八次从期待到失望的人生经历。每次生下姑娘,他都要拿钱到镇上的柳红院去住几天,消散心中的郁

    闷,回来后还会对生了姑娘的老婆俞刘氏数落半天。

        由于没有儿子,他们家的大姑娘到出嫁年龄时,特意招了邻村有八个儿子的贾家的大儿子当了上门女婿。本来对生儿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招女婿那天,有个化缘的和尚路过他家门口,说他是龙生九子的命,第九个孩子一定会是儿子,而且是龙太子,将来能光耀家门。

        听了这话后,他来了精气神。在女儿的洞房之夜也和俞刘氏缠绵了一夜。巧的是,女儿和老婆同时都有了喜,开春时,院门上住了一个喜鹊窝,浮出来了两只小喜鹊。俞老大看着喜鹊窝自言自语说:“喜鹊、喜鹊,保佑我老婆这次能给我生个儿子,我也就对得起列祖列宗了。”他小心的拜了两拜喜鹊窝。每天一睁眼就要先看一眼,生怕哪天喜鹊搬了家,生儿子的好运也就会随之消失。

        两个男人抽着烟,焦急等待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两人不约而同的大喊一声:“是我老婆生了!”说完,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俞老大用力瞪了贾正义一眼,这女婿懦懦的说:“是你老婆生了!老丈人一听这话怒斥道:“这是什么话?还不过去探听一下!”

        不一会,贾正义带着哭腔跑回来,说:“爹,生了儿子了!”俞老大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喃喃的说道:“真的!我有儿子了?”

       “爹,是我有儿子了!”

    俞老大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那,你娘生了个啥?”

    “娘这胎是横生竖养,还没有生出来哪!”

    “他奶奶的,我生个儿子咋就这么难那!”

    “这时,产婆急匆匆的跑来说:“俞老大,你家里的流了不少血,那孩子还没生出来哪,咋办啊?”

    “你说咋办?”

    “快去请个郎中吧!”

    “请啥郎中啊,都是些个男人,能管接生?”

    “那可是要出人命的!这横生竖养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啊?”

    “这胎指定是男娃,你给我保儿子!”

    这时,二姑娘梦弟,三姑娘想弟安排好其他妹妹睡下,来到了堂屋。见爹这样说,反驳道:“爹,你这是说的啥话啊?怎么能不管娘那?”

    “你们懂个啥?你娘她是个溅命,死不了。还不都是因为生了你们这些个丫头,我们俞家都要绝后了!”

    “大姐不是生了儿子了吗?”

    “就是啊,大姐夫是入赘到我们家的。生了儿子就是我们俞家的后代啊。”

    姐妹俩的这句话,使得两个男人都背过身去。叹了口气。俞老大叹气是觉得还是滴生的亲儿子好,贾女婿叹气是因为这儿子虽是自己的,也不能跟自己姓贾。

    接下来就是一声低过一声的俞刘氏的惨叫声,和产婆焦急指挥的声音,让屋外的人们听着心都揪了起来。

    俞老大默不声的走到院门口的喜鹊窝下,两手作揖,默念道:“喜鹊大仙,保佑我生出儿子来奥!”

    黎明时分,听到了产婆一声大叫:“生了!”

    “生了啥?”大家不约而同的问。

    “是男娃!”

    俞老大忙就地跪下向喜鹊窝磕了三个响头,口中念道:“多谢喜鹊大仙赐我一个儿子!”就忙着跑去看儿子了。

    产婆抱出孩子,露出这男孩的小鸡鸡展示给大家看,在场的人都激动的流出了泪水。

    只听屋里的刘妈露出头来说:“不好了,女当家的昏死过去了。”

    产婆忙吩咐两姐妹把孩子带到他大姐那,让大姐帮着奶奶孩子。又对俞老大说:“我无能为力了,赶紧请郎中吧,晚了,怕你家里的就没命了。”

    大女婿忙着去请郎中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俞刘氏昏昏沉沉,时清醒,时迷糊,脸色蜡黄蜡黄的,都认为她是闯不过这一关了。连后事都偷偷的准备了。众姐妹私下里很是责怪刚生下来的这小子,埋怨他要了娘的命。

    连郎中都摇着头说听天由命吧的俞刘氏到底应了俞老大的话“溅命死不了”。一个月后,能喝些稀的了,慢慢的也能下地劳作了。

    俞刘氏的儿子生下来后,一家人当宝贝一样看待。俞老大给儿子取名叫耀祖(小名狗剩)。给外甥取名维祖(小名骨头)。言下之意就是让外甥以后能处处维护这个狗剩舅舅,能以家族为重,维护好俞家的列祖列宗。为此,贾女婿私下里也曾愤愤地对大姑娘抱怨。

    “凭啥咱们的儿子就要维祖,不能耀祖,他狗剩有啥了不起,就比咱儿子高一头不成?”

    “狗剩可不就比骨头高一头!骨头啥时都得管狗剩叫舅啊!”大姑娘笑着说:“这辈分还真不能乱。”

    转眼间,又到了来年的腊八节。这天俞家老宅里格外热闹,一大早,一家人围在一起看两个小家伙抓周。一周岁上的狗剩看上去比大他几个时辰的外甥小一圈,黑黑瘦瘦的,两只小眼睛象老鼠般透着股坏坏的机灵劲。什么东西都爱往他那象极了俞刘氏的宽宽大大的嘴巴里放。干干巴巴的小脸上时不时的会露出怪怪的坏笑,笑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也许是这不大的脑袋里正思考着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地捉弄人的什么事。

    骨头长得白白胖胖,眉眼里有几分贾正义的影子。眼睛大大的,尤其突出的是两个耳朵垂,像是按上去的两块肥肉,垂在耳朵下面。总的来说,比他娘舅长得周正。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的鼻子里的鼻涕和口里的口水,总像是顺流而下的小溪一样。源源不断地、没完没了的流出来。所以,白白的脸上总是脏乎乎的。

    炕上放了抓周的梳子、笔、银元、算盘、头绳等物品。两个孩子被放在炕上,周围的人们口里不停的喊着:“狗剩、骨头,抓啊,抓啊。”

    狗剩看了看周围的人和炕上的物品,脸上又露出了神秘的坏笑。在他旁边的骨头俯下身子刚拿起算盘,狗剩就利索的将骨头手里的算盘打落到了炕下,接着一个挥手打在了外甥的胖脸上。骨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人们争着抱起骨头,哄着。狗剩黑黑的小脸上露出了异样的坏笑,似乎还笑出声来,在大家伙来不及反应的一刹那,两只手左右开弓,将床上的物品一股脑呼啦到了地上,然后默不声得在炕上撒了一泡尿,几个姑娘一边喊着,一边赶紧手忙脚乱地收拾残局。

    俞老大笑着说:“好!好!这小子有种!”

    贾正义撇撇嘴小声说:“这叫啥有种!整个一小无赖!”

    抓周就这样结束了。俩小子一天天的成长着。当然,成长过程中的狗剩助长了一些欺压人的气焰。

    他们村据说是某个朝代的战败贵族逃到此而建的,这里三面环山,山清水秀,远离其他村落,只有一条路通向大道,不易被外界发现。村口有坚固的城门楼,村里设有俞家祠堂、染房、钱庄、酒坊等等,显然是脱离了外面世界的一个桃花源,村里的人一般很少外出,习惯于在这个屯聚的“国度”里买卖生息。

    二姐、三姐都嫁到了本村的人家。由于两个姐妹长相平平,加上俞老大的不善经营,家境已经逐渐衰败,所以她们嫁的人家属于村上的中下等人家。

    两个姐姐出嫁,狗剩都是以娘家舅爷的身份,大模大样的作为娘家人,亲自将两位姐姐送到婆家的。并且,受到婆家正经八百的款待,特别是三姐出嫁时,他已有五周岁了,虽然个头没怎么长,心眼倒长了不少。

    狗剩有了上次嫁二姐的经验,娴熟的在三姐夫家走来走去,三姐夫的父母赶忙赶过来打招呼:“大侄子,快到屋里坐。”

    “婶儿、叔,我把我三姐送来了,往后,三姐就是你们赵家的人了。”

    两位老人家听了他的话,笑着说:“瞧着大侄子,怪会说话的,真喜人!”

    狗剩还像模像样的对跟在他身边的骨头说:“这孩子,还不快叫爷、奶!”

    骨头忙叫了爷、奶,跟着进了屋里。周围的人笑着说:“这小子,还挺像模像样。”

    进屋后,狗剩坐在了上坐上,骨头坐在他旁边,他们这才打量了一下三姐夫家。院子不小,西边有两个牲口棚,养着两头骡子、两头牛,紧挨着牲口棚的是猪圈、羊圈,四周是两进两出的破旧的青瓦房,看上去年数已经很久远了。但比起二姐夫家的两间长满荒草的土胚房已经好了太多,大门和堂屋门梁上都挂着红绸子,贴着大红喜字,东边有一大堆屯着的草垛子,墙上还挂着几挂干菜,虽说是庄户人家,但是收拾的利利索索。狗剩环视了一下四周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黑黑瘦瘦的小脸上又露出了不经意间的坏笑,两只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喜宴上,狗剩像大人一样推杯换盏,有模有样的舅爷的角色,他天生是个坐拥场面上的人,与座上的李家人一杯接一杯的干着酒杯。和大人们相比,酒量好不逊色,不但是喝酒,说话也赶趟,唠起家常来,你有来言,我有去语,让跟他聊天的大人们顿悟于是否正在跟一个五岁的孩子聊天。

    几个庄户人私下里说狗剩这小子是个“角”,说不定将来能干出些名堂来。

    酒席散过后,狗剩和骨头逃脱开大人们的视线后,又恢复了孩童的天性,下河摸鱼,爬树登高。也许是酒喝多了,狗剩在爬上自家门口的老槐树掏鸟蛋的时候,竟然失足摔了下来,这样一摔是面朝下摔得,额头上的骨头都摔的凹进去了,趴在地面上不省人事,骨头吓得忙跑回家去叫大人。

    家里开始乱开了锅,俞老大忙命女婿去请郎中。大家在训斥骨头没有照顾好娘舅之余,也免不了埋怨大姐两口子没有管教好孩子,大家一直以来都习惯于把这个坏坏的小子当成了家族的希望和未来。纵容他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夜里,俞老大坐在院门上的喜鹊窝下抽着烟,俞刘氏和几个女儿彻夜在狗剩的床边焦急的等他醒来。一天一夜,孩子没有醒来,俞老大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呆呆的坐在门槛上,不知不觉打了个盹,梦见一个白胡子的老神仙,对他说:“俞老大,你们家的儿子是龙太子转世,前生的身份太大,你们家庙小,担不起这么大的福分。他长大后会遇到一个命里有玉的女人助他,但是现在他要平安长大,就得压一压他身上的贵气,让他认个碾子干娘,就可平安。”

    说完,老神仙就不见了,俞老大打了一个冷战惊醒了,想起梦里的老神仙的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他让四姑娘去请来了村上能通神的神婆,神婆让他们准备了祭祀用品,拿着狗剩的衣物,来到村子中央的石磨旁,摆好狗剩的衣物,点上一炷香,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的祷告着,然后将一杯酒洒在了石磨上。还将贡品倒在石磨下,挖了个坑,埋掉了。仪式算是结束,到此,狗剩就有了石磨这个干娘了。

    神婆收拾好所有物品,又与家人回到狗剩的房间,将一个施了魔咒的护身符贴在了狗剩的头顶上,还拿出一粒丹药给他服下,最后,念念有词的在房间各个角落贴了符纸,才退出狗剩的房间,对俞老大说:“就看这孩子的造化了。”

    神婆离开后,一家人一刻不离的轮流守护在狗剩的身边,家里上上下下的焦急不安,俞刘氏整日在菩萨前跪着念佛,求菩萨保佑,谁也劝不起。家里的气氛是凝重和焦急的,使得骨头这孩子甚至不敢走出自家屋门半步。

    整整七天七夜,就在大家绝望了之时,也就是第七天的夜里,狗剩睁开了他睡眼惺忪的小眼睛。守护他的五姑娘见他醒过来,激动的跑到院子里扯开了嗓门、带着哭腔的喊道:“爹、娘,狗剩活过来了!”

    这叫声不啻于夜空中划过的一道闪电,惊醒了院里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手忙脚乱的急奔了出来。那喜悦、好奇、甚至是疑惑的眼神里还有一丝丝的惊恐。空气凝滞了片刻,人们方反应过来,急忙去看狗剩。

    屋里的狗剩仿佛睡了一大觉刚刚醒来一般,两只小眼睛非常有神,滴滴的乱转,看着面带惊喜的人们陆续走到他的跟前。俞刘氏一把 把他抱在了怀里,大哭起来:“我的儿啊,你可算是醒了,你是想要了娘的命啊!”

    骨头也挤了进来,坐在炕头上说:“小舅啊,你可醒过来了,再不醒来,大家就要了我的命了。”说着和这娘俩搂在了一起。

    贾正义忙说:“爹,要不要放上一挂鞭庆一庆?”

    俞老大说:“慢,这狗剩是龙太子转世,回来了就好,别再惊动各路神仙了。”说完回自己房间去了。

    听了他的话,大家伙齐声问:“爹,你说啥?”

    俞老大说:“说了你们也不懂。”说着就走出了房间,搁下这一屋子人纳闷。

    狗剩可来精神了,一点不像大病一场的人,赖在娘的怀里要这要那,俞刘氏都一一答应,下人端来了一碗鸡蛋长寿面,俞刘氏忙亲自喂狗剩吃下,吃完面,狗剩就要下地玩,几个姐姐领着他到村中的石磨边去让他跪谢了干娘。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俞老大琢磨着,认为狗剩将会是个有福之人。

    由于村里的特殊背景,虽然村庄不大,但是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谁家的娃娃到了上学的年龄都可以不花钱到村里的私塾去读书,不管男娃、女娃都能读书,私塾先生由一些村上有文化的读书人轮流担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南乡一剪梅》
    《南乡一剪梅》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