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四章

    时间:2017-03-16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四章

    武田胜、西青枫、宣兆丰、孙桂英、宣守根、程玉敏、迟僦旺、迟检、迟赢、张同利、田友明、尤常妮、黄彩玲一十三个人,被汽车拉进了山水货栈大院。看来,梅成仁梅老板是特别重视这件事,他早已派人把地下长枪实单射击训练室清扫干净。他到大门口迎接肖一峰他们的凯旋。亲自指挥着肖一峰把汽车开到了十一号仓库的大门口,进而开进了仓库,开到了地下训练室的大门口。坟云恒、繁建强、侯前榜、焦祜沪四个干将打手,早已等候在这里。他们打开了地下训练室的通道大门。侯前榜焦祜沪打开汽车厢板,搭上跳板。坟云恒繁建强侯前榜焦祜沪上了汽车。他们分成两组,两个人抬着一个活靶子,从汽车上往地下训练室抬着活靶子。一会儿,十三个活靶子全被运进了训练室。

    “报告梅老板!”涂正问道:“现在就打开他们的死穴吗?”

    “等捆绑完了之后再解穴!”梅老板命令属下:“抓紧捆绑,要结实!”

    肖一峰、吕呈凤跟着侯前榜、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熟练利落地捆绑着不省人事的活靶子。一会儿,十三个活靶子便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牢牢靠靠。

    “不要乱摆放啊!”涂英挺严肃。“按顺序!明白吗?”

    “不太明白!”侯前榜说实话。“按什么顺序啊?”

    “听我的!”涂英亲临指点着:“这个和这个(武田胜西青枫)摆在一块;这个和这个(宣兆丰孙桂英)还有这个和这个(宣守根程玉敏)摆放在一组;嗯,对了,这三个(迟僦旺迟检迟赢)摆在一组;这四个(张同利田友明尤常妮黄彩玲)放在一块!”

    涂英指点完了,焦祜沪侯前榜繁建强坟云恒也就把活靶子摆放停当。

    “可以解穴了!”梅成仁向涂正下达指令。

    “是!”一刻钟的工夫,涂正轻巧怡然地解开了十三个活靶子的穴位。十三个人飘飘忽忽飘飘忽忽地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了。还行,一个一个都委蹭着坐了起来。木呆呆地,一个个睁开眼睛,转动着脑袋,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看着。手脚被捆绑着,谁也动弹不得。都在自问也都是问人:“这是哪儿啊——怎么到这儿来了——”

    问谁啊?梅成仁一挥手,肖一峰、吕呈凤、涂英涂雅涂正、焦祜沪侯前榜繁建强坟云恒都一呼啦地走出了地下长枪实弹射击训练室。

    地下室的灯,壁灯一盏也未打开,若干个顶灯只开了一盏,就是十三个活靶子头顶上天棚上面那盏灯。训练室里。活靶子们一会儿似乎都醒过味来了!一组一组或说是一堆一堆的一家一家的,都开始了细话。

    西青枫问武田胜:“咱们怎么到这儿来了?这是什么地方啊?”

    “咱们着了坏人的道了!”武田胜说:“完了完了,咱们让人家拍了迷魂药了。”

    “这可怎么办啊——”

    孙桂英懵懵懂懂:“这是家吗?孩子他爹啊,这是谁把咱们都给绑上了?”

    宣兆丰使劲地眨了眨眼睛,转动着脑袋,移动着眼球。“这哪是咱们家啊!这倒像是一个大广场啊!灰灰蒙蒙的。什么人把咱们弄到这儿来干什么啊?”

    程玉敏哭泣起来:“没命了!这回咱们是没命了!这可怎么是好啊?我的妈啊——”

    宣守根似乎很清醒了。“咱们这是遭绑架了。不知绑架咱们的是些什么人。要是为了钱,咱也没有钱啊!为什么呢?我早就听说,咱们遍地市有一个特务训练基地,具体不知在什么地方。听说特务们打靶射击都用活人当靶子。别是咱们被特务们抓了活靶子了吧!这里就是特务们打活靶子的地方吧——”

    “呜呜呜——”程玉敏哭得更欢实了。“当活靶子,让特务拿枪把咱们打死——完了——完了——活不了了——呜呜呜——”

    程玉敏的哭声很有点儿节奏感:“呜呜呜——”拉个长声;长声之后紧跟着一个“哇”的短促颤音。这哭声令人恐惧。也很有感染性。随着她的哭声,迟僦旺和儿子迟检女儿迟赢,还有那四名学生张同利、黄彩玲、尤常妮、田友明都吭吭唧唧呜哩哇啦地号丧起来!整个地下训练室,因为是长枪实弹射击室,所以面积特别大,显得也非常的空旷。这呜呜呀呀悒悒娓娓的哭声撞到地下训练室四面洋灰墙上,发出嗡嗡的回音,任你什么张大胆李大胆都得被吓得屁滚尿流魂不附体,那真叫三魂归地府,七魄赴冥幽了!

    在地下室上面的仓库里。梅成仁跟属下说:“咱们这样安排,十三个活靶子,小精英们先选出六名。一会就开始。至于怎么打,是跑是走是蹲是站,三个小精英自行安排。”

    涂英说:“一会儿我们姐弟三人打靶时,壁灯还是一盏也不要开了。现在开着的那盏顶灯也关掉,一会只打开大门门里的那盏门灯就可以。我们练练夜射!”

    “涂英同志说得对!”涂正踮着脚,是要往高里窜一窜。“我建议把十三个活靶子全部松绑,让他们随意地跑动,我们一人打两枪,自己选择跑动的目标。六个活靶子,应声倒地,完事!”

    “我同意都把他们放掉!”涂雅说:“这样打,才能看出我们的真本事。不要活靶子站着,也不要活靶子蹲着,更不能让活靶子躺着了!就让他们跑,让他们乱跑,这才是真正的实践实弹射击演练!”

    “涂英,你的意思呢?”

    “都放开!”涂英斩钉截铁的说:“活靶子,就是要跑动,原来定的那些,什么蹲着躺着站着仰着卧着的,都称不上活靶!只有让靶子自动起来,具体说,让活靶子跑起来,那才称得上是打活靶!”

    “那就这么定了!”梅成仁说:“把活靶放开了,他们怎么也跑不出地下训练室。不过也不能放松警戒。侯前榜繁建强焦祜沪坟云恒你们四个听清,把你们的短枪带上,给活靶松完绑,之后,你们便站在地下室大门口,见有往大门口跑动的,只许放枪吓唬他们,不准真打。把他们赶到里边空场就行。涂英涂雅涂正完成打靶任务后,你们先把活着的一个个捆绑好,然后由肖一峰领着你们把六具死尸抬到藏獒圈靠我们这边的旁门,人家那边有专门喂狗的士兵。明白了吗?”

    “明白了!”属下一个个答应着。

    “各就各位!抓紧时间!”梅成仁为了涂英涂雅涂正真正能够成为党国的精英,真是事必躬亲身临其境。

    侯前榜表现的尤为积极。他请示梅成仁:“老板!您看肖长官很忙的啊,等一会儿我们抬运狗食的时候,就不用烦劳肖长官了。您看可以吗?”

    “也行!”梅成仁答应了侯前榜的请求。此次涂家三姐弟打活靶,肖一峰主要任务是查验射击点。别的就没什么了。听侯前榜那么一说,他心里明白,侯前榜他们是要玩弄女尸。刚才他已经听见侯前榜坟云恒他们的讲话了,虽然声不大,可大概意思是清清楚楚的。他们说,十三个活靶子里有六个女的,其中一个老女人;一个壮年女人;长得都不错;剩下的四个都是貌似天仙的小女子,可人可惜可疼可爱的。就是玩玩尸首,那也是很销魂的。肖一峰对他们是同情的。其实,肖一峰也想了,想在涂家三姐弟打活靶之前,把那几个姿色美丽的小女子玩弄了,可是苦于顶头上司梅成仁总是亲临现场亲临靶场。弄的他心里虽然痒痒得很,可就是没机会动真格的。看来那四个兄弟玩弄女尸也是很享受的,干脆也跟着他们一块玩玩,还应该玩在他们的前头,才过瘾啊!肖一峰转动了几下眼球儿。先走到侯前榜跟前,小声地跟侯前榜嘀咕道:“怎么没有点集体主义精神啊!要玩儿,兄弟们一块玩儿啊!”侯前榜明白了。立刻报告:“梅老板!我刚才只顾替上司着想,忘了,我们不知道藏獒圈的侧门在哪儿。还得让肖长官带领!”

    梅成仁说:“对呀!你们哪里知道藏獒圈的什么侧门啊。还是按原定,肖一峰,还是由你带领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

    “遵命!”肖一峰很满意。

    行动开始了。肖一峰打开地下室的大门。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冲进了地下训练室。按照涂英的要求,侯前榜关了唯一一盏开着的顶灯,同时打开了一盏不太明亮的门灯。地下活靶场更加暗淡下来。梅成仁站在大门的左侧,肖一峰站在大门的右侧。吕呈凤涂英涂雅涂正呈V字形,站在了活靶子们的边上。武田胜、西青枫、宣兆丰、孙桂英、宣守根、程玉敏、迟僦旺、迟检、迟赢、张同利、田友明、尤常妮、黄彩玲一十三个人浑身筛糠,声音颤抖。“求求你们!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吧!放了我们吧——”

    吕呈凤讲话:“你们听好了!”吕呈凤指着武田胜,“从这个人开始,抓紧时间,报上自己的姓名职业。其他就免了!开始!”

    十三个人以为有希望了,或许能放他们出去了。因此身躯颤动的频率大大降低了。

    “我叫武田胜,市党部秘书处三等科员。”

    “我叫西青枫,无职业,家庭妇女。武田胜是我的男人,我是武田胜的老婆。”

    “少罗素!下面的也注意了!只报姓名职业,别的不许说了!”吕呈凤显出几分讨厌。

    “我叫宣兆丰,景盛瓷器店老板。”

    “我叫孙桂英,家庭妇女。”

    “我叫宣守根,我是宣兆丰的儿子——”

    吕成凤眼珠子一瞪:“怎么回事儿,又扯别的了——”

    “嗯——我叫宣守根,景盛瓷器店账房先生。”

    “我叫程玉敏,无职业。”

    “我我我——我叫迟僦旺——”

    “该死!吃完酒,什么都忘了,对吗?”吕呈凤又有点拿活靶子寻开心了。“一会就让你吃杯酒,看你忘不忘!”

    “不忘!不不不!不敢——我叫迟僦旺,私立华耀中学国文教员。”

    “我叫迟检,学生。”

    “我叫迟赢,在家伺候我妈,我妈长年有病。女长官,您就大恩大量,放我们回家吧——”

    “别废话!下一个!”吕呈凤发了威风。

    “我叫张同利,育文中学的学生。”

    “我叫田友明,育文中学的学生。”

    “我也是育文中学的学生,叫尤常妮。”

    “我也是育文中学的学生,叫黄彩玲。”

    “涂英!记住他们了吗?”

    “记住了!”涂英按照刚才活靶子们的自报姓名职业,流利地叙述了一遍。

    枪械员牛彩凤拿着三只长枪,好像是美国造,也可能是德国造,反正是当时很先进的武器。这个牛彩凤职业的原因,不善言谈,很像一个机器人,三十几岁,大高个,板着面孔,用肖一峰的话讲,那是一丁点女人味儿也没有。“报告长官,奉命送枪!三杆长枪如数送到!”

    肖一峰接过三杆长枪,分别递到涂英涂雅涂正的手上。“牛彩凤同志,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可以走了!”

    “给他们松绑!”这边,吕呈凤下达了命令。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一个个动作敏捷伶俐,擦擦擦,擦擦擦……十三个人的绑绳全部松开了。

    十三个活靶子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是放我们走了吗?我们可以回家了吗?”十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这样的问话。

    吕呈凤阴损地笑了一声:“哼哼——听我跟你们说,你们当中今天有六个人要当这里的活靶的!大门就在那面——”吕呈凤故意用手指着大门相反的方向。“就看你们谁能躲过飞快的子弹了?就看你们谁能跑出大门了!就看你们谁跑得快了——”

    “我那妈呀!还真是被他们抓了活靶子!”宣守根一下子尿裤了——

    “涂英涂雅涂正准备好了吗?”吕呈凤朗然问道。

    “一切准备完毕!”涂英涂雅涂正童声朗脆。

    吕呈凤对眼前的十三个活靶子说:“我下口令,你们就开始逃生!听准了!预备——跑!”

    十三个活靶子面面相觑了一会。突然一个个变得面目恐惧,求生欲望占据了整个大脑。“快跑啊!快跑啊——”宣兆丰呼喊着,给其他活靶子鼓起了精神。

    哗啦啦——十三个活靶子撒开双腿,甩开双臂,拼足了吃奶的气力,跑进了黑暗,跑进了深渊,跑向了死亡……

    “乒——乒——”“乒——乒——”“乒——乒——”涂英涂雅涂正的枪,同时打响了。六个活靶子应声倒地。齐刷刷,另外七个在黑暗中神经质地趴在了地上,不用说了,裆下全湿了……   

    “开灯!把灯全部打开!”吕呈凤下达指令。

    顿时,宽敞的地下活人靶场白昼一般,灯光贼亮,刺人眼目。

    还没等活着的活靶缓过神来,齐持咔嚓——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已经把他们一个个的捆的铁桶一般,结结实实牢牢靠靠,那是丝毫也动弹不得了。

    肖一峰查验。涂正击中的是宣守根程玉敏,这是小两口。宣守根是后脑中枪,一枪毙命;程玉敏是后心中枪,一枪毙命!涂雅打中的是迟僦旺迟检,两个活靶均是后脑中枪,一枪毙命。涂英命中的是张同利黄彩玲,很有点意思了,都是活靶子回头时,子弹从右耳孔穿进左耳空穿出。神枪手啊!神枪手!

    梅成仁打破惯例地亲自检验了活靶子们的着弹点。拍手叫绝:“神奇神奇!这是天生的才能啊!天生的神枪手——将来要派上大用场的!”

    收尸。这活儿,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特愿意干。六副担架,他们省掉了四副。侯前榜把迟僦旺迟检宣守根摞放在了一副担架上;把张同利黄彩玲程玉敏摞放在了一副担架上。四个人都争抢着抬有女子的担架。最后还是侯前榜焦祜沪抢到了手。

    肖一峰负责锁好了地下室的大门。

    走出库房门口。梅成仁对吕呈凤说:“是不是用汽车送几个小精英回家啊?”

    “不可以。”吕呈凤说:“现在天气不算晚。等肖一峰工作一完,还是用排子车送他们回家,最为妥当。”

    “那好!你就负责照应一下吧。”梅成仁回他的办公室了。

    吕呈凤领着涂英涂雅涂正三个小精英回到了教导室,休息,喝水,谈枪,说射……

    肖一峰跟着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还没到达指定的地界儿,就让坟云恒繁建强先把几具男尸抬到藏獒圈的侧门口。肖一峰说:“玩吗,总得有个先后顺序,咱们不能一块整吧。你们先把这几个抬过去,那不,就在那儿!”肖一峰用手指着。“放到那儿,你们就回来,到这间小库房里。什么时候玩腻了,什么时候喂藏獒!”

    坟云恒繁建强没办法,只有照办。这儿,侯前榜焦祜沪把黄彩玲程玉敏抬进了小库房……

    太快了,繁建强坟云恒就回到了肖一峰指定的小库房。这些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可是折腾了好半天。侯前榜焦祜沪筋疲力尽。强巴火地把黄彩玲程玉敏张同利抬到了藏獒圈的这边的侧门。按照梅成仁交待的联络方式,肖一峰跟秘密监狱的藏獒管理员做了交割。管理员两名,一名叫邱慧志,三十四岁;一名叫魏雪东,二十九岁。这两个畜生,先把四具男尸扔进了藏獒圈,把黄彩玲程玉敏抬进了他们的办公室,他们要干什么,人知道鬼也知道啊——

    吕呈凤和涂家三姐弟在教导室等得很着急。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快五点了,肖一峰才来。

    “怎么这么长时间?”吕呈凤露出不满意的情绪。

    “第一次交割这事。自然要长一点的时间了。”肖一峰道着歉:“小精英们啊,对不起你们了,你们回家要晚一点点了。不过,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肖一峰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袋子,掏出一把银元,在手上翻腾几下。”

    “啊?这么多的银元啊!”涂正嚷道:“是梅老板赏给我们的吧!”

    “没错!五十块整!拿去吧——”肖一峰把手里的银元重又装回到原来的袋子里,把袋子递给涂英。“梅老板赏赐你们姐弟三人的!收好啊!”

    涂英接过银元袋子,掂了掂。笑了。“这是好东西!”

    肖一峰拉上涂英涂雅涂正在落日黄昏里,往凡夫街凡夫巷小跑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l腊八
    下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五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南乡一剪梅》
    《南乡一剪梅》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