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17-03-16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五章

    排子车里,涂正涂英涂雅显得非常高兴。“这五十块银元,咱们赏给张妈妈吧!”涂英跟涂雅涂正这样说:“她对咱们姐弟三人,伺候的还算不错。咱们的父母在遗书里把咱们托付给了张妈妈。”

    “姐!姐姐,我忘了一件大事啊!”涂雅惊叫起来。“咱父母的遗书,我还没有烧掉,还夹在爹爹那本线装《红龙梦》里呢。可别被张妈妈发现啊。我还是担心,张妈妈不和咱们一条心啊。因为她必定是下人!”

    “今天回去,马上烧掉。姐姐们,我跟你们说,那死老婆子装不认字儿,实际可不是那么回事,字认得多了去了。咱们的妈妈教的。”涂正显得成熟警觉。“她要是看了,保不齐就跟院里的其他人瞎咧咧啊!”

    “小弟顾忌的很有道理。”涂英说:“害人之人本该有,防人之术不可无啊!小雅,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爹妈的遗书赶紧烧掉!”

    “一定一定。”涂雅说:“咱们那包破棉花套子,肖长官说他让人给烧掉了。真得当,咱们销毁了证据,又领了赏钱。一举两得了……”

    肖一峰听着涂英涂雅涂正在车里说话,心想,了不得,不得了啊,这三个小家伙,有心计得很哩……

    凡夫巷一号院里。给梁尚霞杨再春杨再秋杨再夏出完了殡,院里显得异常寂静,上工谋生的谋生计去了,院里各家留下来的依旧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张嫂是个相当勤劳的妇女,一会也闲不住。原本想下午抽空回趟妈妈那儿,把钱送过去。可她又一想,这钱是人家东来顺餐馆送来养活涂家三姐弟的。不管这三个小东西多么坏,人家不知道啊,人家还全心全意地出钱出力抚养着。我要真的把这钱送给自己的妈妈,我这良心过得去吗?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人家还有句话,叫做生财有道。我这算什么啊——算了,先放着吧。她拿定了主意,先不动这些钱,等等再说。于是她开始在屋子里做卫生。涂家屋里第二道屏风靠北墙处立着一个不算太大的书柜。张嫂早就想给整理整理了,书柜里的书虽不多,可摆放的乱七八糟的。主家涂义强侯喜莉在的时候,她就要给收拾,可那两口子是说什么也不让她接近那个书柜,不让她擦灰,不让她整理。张嫂心里话,哼,不就几本破书嘛,有什么秘密啊?趁着小东西们也不在家,张嫂这会打定主意,要把涂家的书柜彻彻底底收拾收拾整理整理。张嫂烧了一壶热水,倒在一个洗脸盆里。找了一大块抹布,投了投拧了拧,就擦上了。一会的功夫,书柜外面的灰尘,擦的干干净净了。书柜是两开门的,分上下两段。下面的不透明,就是一个厨桌;上着锁,这会钥匙在涂英手里。张嫂只能把上柜收拾收拾。两扇门镶着玻璃。张嫂打开柜门,一共放有三层书。她从上面第一层开始整理摆放。这些书本,虽然摆放在柜子里面,可上面还是吸满了灰尘。张嫂知道这书不能用抹布擦拭,于是她就用鸡毛掸子一本一本的将书上的灰尘掸掉。做的很细致,一本也不放过。掸了一本又一本,不多,三层,每层都摆放两行。一共一百多本书。张嫂也没戴口罩,这灰尘挺呛嗓子的。时不时地就咳嗽几声。可算掸到最后一本了,是一本线装的《红楼梦》。张嫂左手抓住十几页抖落着,右手挥掸子掸落着。哗啦啦,从书里掉落下来呈三十二开折叠着的六张十六开写满了小楷题的黄纸。张嫂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是在打扫书上的灰尘,所以啊,等把这本线装《红楼梦》抖落掸扫干净,码放在了书柜里,这才弯腰捡起那六章黄纸。张嫂识字,认得很多很多字呢。于是她就看起了纸上的字。

    遗书

    女儿涂英涂雅儿子涂正:

    你们的爹爹妈妈都是党国的最最忠诚的战士,都曾为党国的大业建树了不朽的功勋。党国的死敌是共产党。你们的爹爹妈妈的死敌,当然也是共产党。你们的爹爹妈妈誓死效忠于党国。党国的事业,就是你们的爹爹妈妈终生为之奋斗的大业!我们要把共产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灭干净。你们的爹爹妈妈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在为党国尽职尽责。你们的爹爹妈妈杀人无数,放火无数,曾有一次放火烧教堂,一次就烧死五百多人,为党国立下了赫赫战功,仅这一次,就获得党国一百万美金的奖赏。你们的爹爹妈妈没计算过到底杀死了多少人,计算不过来,用无数这个词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为此共产党恨我们,草民们恨我们。恨去吧!我们的誓言是,杀绝共产党人!杀绝赤化分子!共产党人、赤化分子、草民对我们恨之入骨,是可想而知的。他们说你们的爹爹妈妈双手沾满了共产党人的鲜血,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说得对极了!我们何止双手沾满了他们的鲜血,我们浑身上下每根汗毛上都沾满了他们的鲜血!这是我们的光荣!这是我们的功勋!为此,这些人时时刻刻都在寻求机会,欲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孩子们,我们时时刻刻准备着,准备着去为党国献身!为党国的大业牺牲我们的生命。我们知道,我们会死的很惨的,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他们抓住,被他们枪毙,被他们用刀砍死,用斧剁死,用乱棍打死!被他们坠入冰河!他们恨我们,骂我们是汉奸,骂我们出卖祖国为日本人当走狗!没错,我们是汉奸,我们是卖国贼。可这又怎么样啊?咱们的老祖宗教育咱们: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孩子们,你们的爹爹妈妈在日本人那里是英雄豪杰,在党国要人面前,依旧是堂堂的大英雄。孩子们,你们应该为有你们这样的爹爹妈妈而骄傲。你们的爹爹妈妈杀死的人,算计起来,能赛过党国的一个军的军人们杀人的总和。我们曾投毒,灭光了三个县城十个村镇的人。够厉害吧!孩子们,我们随时都有死的危险;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你们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准备着,你们就要失去你们的亲人你们的爹爹妈妈。孩子们,我们走出了一号院,走出了咱们的家门,也许就再也走不回来了。所以,你们的爹爹妈妈,要叮嘱你们一些事情。你们一定要记在心里。第一件事,我们为你们准备了二百万美金壹佰万银元,还有在家里放着的现钞。美金和银元存放在东亚银行的保险柜里。钥匙一直在涂英手里。这些钱你们要花在党国的事业上,你们要继承我们的事业,继续把我们未完成的事业努力认真做下去。我已经把致命穴位点击术传给了涂正;把短枪射击技术教给了你们。这是什么?这就是杀人的本领!你能杀人,能多杀人,党国的上司才喜欢你,才器重你!你身上空无本领,就是你表再大的决心,那也是空谈为党国效忠!你们的爹爹妈妈真的在这世上消失之后,山水货栈的将领长官们,都会关照你们的。这一点,你们放心,我们也更放心了。山水货栈的将领长官为我们解除了后顾之忧,为你们安排了用武之地。孩子们,好好干吧!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你们一定会胜过你们的爹爹妈妈的!我知道,你们的硬战法,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枪打得准;身上又有些武功。可我担心你们,软功夫不会啊!什么是软功夫?就是要学会拿钱收买人,收买人心?在这一点上,我们就没做好,为什么,我们把金钱看得太重要了。以为日本人党国给我们的奖赏,我们都应该留给你们。为此,我们就舍不得用金钱去拉拢腐蚀共产党人赤化分子,更舍不得金钱去拉拢腐蚀那些衣食不能裹腹的众多草民。孩子们,这是我们的失策。我们的软功夫远远没有到位啊!我们期望你们,不要把金钱看得太重,不要当守财奴,要舍得,舍得再舍得!只有舍得,才能取得才能获得!孩子们,要学会把钱花在共产党人身上,花在赤色分子和草民的身上,先给他们吃个甜枣,回头就给他们一刀,这一刀才会稳准狠地刺中他们的心脏,置他们于死地。人们认为,人们也相信,钱是万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你们不也会说吗。我相信你们,更高一筹,有钱能使磨推鬼!我们期望你们,能把那些钱除了日常花销用度之外,把余下的金钱变成利器,用在我们的敌人身上。金钱收买——自古有之。什么地下党地上党的,贪钱之人多得很。咱们一号院里,据我们侦查,杨天啸夫妇是共党分子无疑。其他的可以看成是赤化分子通共分子,你们是否可以用金钱分化瓦解他们,那就看你们的软功夫到不到家了。孩子们啊,还有一事,无论你们现在有多大的本领,你们都还是孩子。你们在生活上,还是需要有人像你们的爹爹你们的妈妈一样照顾你们的生活起居。因此,我们要跟你们交代的第二件事就是,你们要把你们的张妈妈继续留在你们的身边,每月再多加五个银元的工钱。我们真的回不来了,要让你们的张妈妈长期住在咱们家里,伙食费要给免掉。这个人虽然出身劳动者,可头脑里的金钱概念是根深蒂固的。只要有了钱,我们相信,你们让她做任何事情,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的。记住,在你们的张妈身上,一定要舍得花钱,要让她成为你们的真正意义上的张妈。第三件事,你们常在我们的跟前说,要把一号院的人一个不留的全部杀光。这是你们的豪情壮志。我们为你们这么小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大的宏伟志愿而高兴而激动。可我们要嘱咐你们,杀人未必非得用真刀真枪,要想办法,不露痕迹。不要性急,要稳住精神,稳步操作。那才有成功感。第四件事,你们要继续学国学。吕呈凤会教你们的。你们要继续学点武术,肖一峰长官会教你们的。你们会得到梅老板的器重的。好了,不多写了。我们走了,你们会与山水货栈的将领长官们常在一起的。孩子们,你们一定要为党国事业尽职尽忠。必要时杀身成仁,为党国牺牲……

    (读完后烧掉。免得日后给共产党人赤化分子们留下证据把柄)

                                            某年某月某日

                                        你们的爹爹涂义强你们的妈妈侯喜莉绝笔。

    张嫂看完了,看得很明白。看时也咬过牙,也跺过脚。等都看完了,她变得木木瘴瘴的了!她又把里面的第二件事看了两遍。她弄明白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张妈”——这真好,要我成为涂英涂雅涂正的亲妈呗!他看完了,以为自己全理解了,她也就高兴起来,这涂家两口子对我还是真不错。真不错啊——里面的什么杀人什么放火什么杀死全院的人,她是一概不管了。涂家三个小东西还没给她大钱呢,她就被涂家的软功夫给打倒了。

    张嫂把“遗嘱”按原样叠好,夹进了线装《红楼梦》,把书放在了书柜的原位。

    她高兴了,她开始给涂家的三个小东西做晚饭了。杨家死的那四口人是怎么死的,她决定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扔到脑后,从此再想这事,就是杂种养的——在灵魂深处她发下了誓言。

    院里到外面谋生的人们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姜子齿和姜韩氏回来的比较晚。苟尚理在餐馆,下班自然要晚了。

    姜子齿很关心涂家的三个小东西。回到家里,姜韩氏做晚饭,趁这功夫,姜子齿进了涂义强家。“张嫂,做晚饭呢。怎么,三个孩子还没回来?”

    “加课了。”张嫂打着马虎眼。“一定是先生又给他们加课了。”

    “我问你,张嫂!”姜子齿问道:“你说说,这三个孩子真的在外面念私塾吗?”

    “啊哦——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张嫂脸上现出怒容:“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你说说,他们不在外面读私塾,他们在干什么啊?你说说!”

    “我哪知道他们干什么啊!”姜子齿说:“反正我觉得他们不像在外面读私塾,没准跟他们的老子一样,在干着什么坏事!也是备不住的!”

    张嫂急了:“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三个孩子好着呢!能干什么坏事?你看着了?红口白牙,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

    “胡说八道?”姜子齿抬高声音:“我跟你说,杨大夫家那四口人,就是他们给害死的!”

    张嫂的脸顿时变得煞白。“你怎么知道是她们害死的?”

    “我做梦!梦见我神仙哥哥姜子牙,是姜子牙告诉我,说是涂家大闺女涂英把杨家的烟囱堵死了,才熏死了杨大夫家四口人——”

    张嫂一下子抖擞了精神,上去抽了姜子齿一个嘴巴。“啪——你个老不正经的东西!那么大岁数了,怎么不自重!跑这儿来拿梦说事儿!你还要不要你那张老脸了!滚——”

    姜子齿愣住了。张嫂的一个大嘴巴子把他给打醒了。他捂着右面的腮帮子。“你个臭寡妇,你还敢打我!涂家给你多少黑心钱啊?让你这么向着那三个小王八羔子!你等着吧,你这个臭寡妇——”

    张嫂何许人也?撒泼打赖,说来就来。张嫂拽着姜子齿的胳膊,就把姜子齿拖出了门外。“我那天啊!我活不了了啊!这个姜家老王八蛋欺侮我了!跟我动手动脚的,老流氓!老畜生啊!老不正经啊——”

    这下热闹了。姜子齿傻了。大院里的人全出来了。不问是非曲直,都把不是往姜子齿一个人身上拍!女的暗自骂道:“真不知道老姜头还会整这一口呢——”

    男的都指责姜子齿:“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啊!什么破梦啊,你跑人家寡妇面前瞎白话什么啊!怎么还和人家动手动脚——”云云……

    姜韩氏把姜子齿拉回自己家。“呸!我就说你老不正经!一个破梦,在家白话白话就得了,你跑人家寡妇跟前瞎说什么啊?啊!你是活腻了!你没睁眼看看,这院里死了几口了,不明不白的!不清不楚的!你呀!小心点吧!你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寡妇跟前是非多!这你怎么就全忘了?你当它是什么好人啊?那就是一条狗——”

    张嫂听见了姜韩氏的叫骂。这哪是在说自家老头啊,分明是指桑骂槐啊!她心思着,算了吧,本来就自己理亏,本来就没了良心,忍了吧!她回到涂家,继续给涂家三个小东西做晚饭。

    总算静下来了。院里一片安宁。肖一峰把排子车停在了凡夫巷一号院大门口。涂英涂雅涂正下了车,进了院门,进了家门。肖一峰拉起排子车离开了凡夫巷。

    进了家,跟张嫂打了招呼,涂雅就往书柜跟前跑。打开灯,一看,“张妈这是做卫生了!书柜外面给擦得干干净净。书柜里面的书,灰尘被掸的荡然无存。书被摆放的整整齐齐。她打开书柜门,瞅准了线装《红楼梦》,一把抄出来,使劲的一抖落,“遗书”掉出来了。她捡起“遗书”,把《红楼梦》放进书柜。“肯定看到了!看到也没什么。”涂雅心里想。“让你看看也好!我们的软功夫,首先选择的对象,就是你张妈妈了。爹爹妈妈说的不会错的,我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趁张妈往桌面上端饭菜的时候,涂雅把“遗书”扔进了铁炉子的灶膛里,“遗书”化为了灰烬。

    吃饭了。张嫂到桌边站着。“今天有点晚了,加课了吧?”

    涂英说:“没错!今天我们学习国学,学习古文。屈原!妈妈!您知道屈原吗?”

    “听你妈妈讲过!”张嫂说:“古代的楚国大夫!是个爱国主义诗人——”

    “说的没错啊!”涂英放下碗筷。对张嫂说:“屈原宁死不屈!也算是为国捐躯的楷模!有才华啊!我们的榜样!“说完便朗朗地背诵起来:“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为楚怀王左徒。博闻强志,明於治乱,娴於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屈平属草稿未定。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屈平不与,因谗之曰:“王使屈平为令,众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以为‘非我莫能为’也。王怒而疏屈平。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离忧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妈妈!妈妈——”涂英不再往下背书,猛地抱住张嫂的腰,放声喊了起来。

    “妈妈——”涂雅喊上了!

    “妈妈——”涂正喊上了!

    撕心裂肺!感天动地!“孩子们啊!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嘛?”张嫂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闹懵懂了。她对刚才涂英背诵的文章,那是似懂非懂,不过“父母者,人之本也”一句她是很明白的。本就是根啊!根没了,涂英涂雅涂正他们没父母了,他们就没有根了。涂英涂雅涂正他们是在为失去了父母而痛苦啊!她情不禁地拉着涂正的小手,发自肺腑的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就是你们的亲妈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l腊八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七律 水仙花 张子耀
    《南乡一剪梅》
    《南乡一剪梅》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春晴滨江公园即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