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7-03-18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七章

    姜子齿啊姜子齿,你以为你身上没有多少肉,特务营就不会抓你喂狗了?你太天真了!你做的都是什么梦啊!拉大旗作虎皮,拿姜子牙当大哥,说人家是你的神仙哥哥,哪儿跟哪儿啊?神仙催你跟踪涂家三个小东西。这下你知道了吧?你知道涂家三个小王八羔子是小特务,又能怎么样啊?你不照样还是个狗食!你当了狗食还不算,还撘进了一个无辜的年轻的车夫!你啊,真是鬼催的,不!用你自己的话吧,那真是神催的,是你在梦里,你那位神仙哥哥姜子牙催的!

    姜子齿被小魔王涂正突如其来点了穴,他本来要大骂一顿涂家三个小东西,那张嘴也就是嘎巴嘎巴,一个字儿也没吐出来。姜子牙和那个车夫,被肖一峰直接拉到了地下长枪实单射击训练室。

    宣守根、程玉敏、迟僦旺、迟检、张同利、黄彩玲已经变成了藏獒的粪便。地下训练室里武田胜、西青枫、宣兆丰、孙桂英、迟赢、田友明、尤常妮就要吃早餐了。

    原本吕呈凤决定不给活靶子们吃早饭的,梅成仁跟她说:“给他们吃,还要捡好的给他们吃。吃饱了,他们身上才有力气,才能跑得快。跑的快,才能称其为活靶子!”吕呈凤认同上司观点十分正确,才派焦祜沪侯前榜,把上好的饭菜送进了地下训练室,给他们松开了手上的绑绳。尿尿拉屎是人生理自然的事情。不是还没被打死吗,武田胜、西青枫、宣兆丰、孙桂英、迟赢、田友明、尤常妮可以说都还健康的活着,活着,这一宿过来了,特自然,这些人都有了拉屎尿尿的感觉。俗话讲,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话是那么说,眼面前这七位手上的绑绳被松开了,双脚依旧被绳索捆着。七位口里都纷纷喊着:“我要方便;我要解大便……”

    “这可怎么办啊?”侯前榜焦祜沪没了主意。他们把盛着饭菜的方盘放在地上。侯前榜跟焦祜沪商量:“要不给他们解开双脚上的绳子吧。”

    “得去请示一下吕长官吧!”焦祜沪说:“这绳子可不能随便解开。”

    “没那么严重吧!”侯前榜说:“我做一回主,咱们一个一个地给他们松绑。让他们一个一个地拉屎,一个一个地尿尿。”

    “好吧!这会就听你的!你是老大!”

    “听明白了!一个一个地拉尿!按顺序!”侯前榜刚说完。七个人就都喊上了:“我先来!我先来!我憋不住了……”

    “喊什么喊!都老实点!”焦祜沪先给西青枫松开了脚上的绑绳。“你是拉屎还是尿尿?”

    哪还顾上什么文明羞臊。西青枫急着说:“连拉带尿!”

    在地下训练室的西北角落,设有一个厕所,主要是方便于特务们的。当然,也给活靶子们用用。总不能让活靶子们随地大小便吧,那弄的满地粪便,像个什么样子啊,特务们打活靶蹭的满脚上的人粪尿,多不爽利啊。焦祜沪打开了整个地下室的电灯开关,地下训练室亮亮堂堂。“走!让你连拉带尿去!”焦祜沪拽着西青枫的右胳膊就进了女厕所。

    “出去!你不能看我解溲!”西青枫对站在跟前的焦祜沪说:“士可杀不可辱!”

    “快拉快尿吧!”焦祜沪心想,我往后站站,一会我就……焦祜沪往后稍了稍,移开了直接面对西青枫的视线。西青枫解完了溲,刚要提裤子,焦祜沪饿虎扑食般地托起了西青枫,摁在了就地上……

    “穿好衣服!走!”整完了那事儿,焦祜沪让西青枫把衣服穿好,就拽着西青枫走了回来。这里剩下的六位都等不及了。侯前榜知道焦祜沪已经抢了先。多少心里有点不平衡。他大声对尤常妮说:“轮到你了!”侯前榜很痛快地给尤常妮松开了双脚绑绳,拉着她就进了女厕所——

    都拉完了尿完了。“吃饭!吃饭!”侯前榜焦祜沪催命似地嚷嚷着。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活人的常识。管什么死活啊,吃饱了再说。武田胜、西青枫、宣兆丰、孙桂英、迟赢、田友明、尤常妮那是毫不客气,什么肉啊鱼啊蛋啊菜啊饭啊通吃。立时,两个大方盘里的食物一扫而光,一个个还真是铁了心要做饱死鬼不做饿冤魂。

    这七个人刚狼吞虎咽地填饱了肚子,姜子齿和那个车夫就被弄了进来。梅成仁告诉吕呈凤肖一峰,打靶下午进行,上午还是由吕呈凤给涂英涂雅涂正讲儒学,让肖一峰讲孙子兵法。讲三十六计。吕呈凤肖一峰谁也不敢违背梅成仁的命令。一一照办就是了。

    涂正给车夫、姜子齿解开了穴道。焦祜沪侯前榜把新进来的活靶子重新捆绑结实。

    吕呈凤肖一峰带着涂英涂雅涂正回了教导室。侯前榜焦祜沪也去干他们要干的事去了。地下训练室的大铁门被锁的牢牢的。

    “我着了三个小特务的道了!”姜子齿从昏迷中醒来了。他看着眼面前被自个拖累了的车夫,看着昨日被抓来的香客,咬牙切齿。“果真,果然是小特务!这三个小王八羔子……”他破口大骂着。

    车夫也醒过来了。“你这个老爷子啊,你可把我坑苦了!我家里是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人可都怎么活啊……”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啊!”姜子齿现在头脑算是清醒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岁数了?”

    “我叫林本青,三十一岁了。大叔——”林本青问道:“您贵姓啊?”

    “免贵姓姜,姜子齿是我的全名。嗯,姜子——”姜子齿又要把自己说成是神仙姜子牙的现世胞弟。顿时脸一红,把话转了。“姜子齿,姜子牙的姜,姜子牙的子,姜子牙——嗯,牙齿的齿。”

    “你老这名有点意思。”林本青问道:“大叔,您老家住凡夫街凡夫巷,对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在那个巷口等车,一大早的,谁没事住在别地,非跑到那儿等车啊,是这个理儿吧。”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理儿!”

    “您老住在几号院啊?”

    “一号院。住一号院啊!”

        “你们院里杨大夫家,一家四口被煤气熏死了,有这事吧?”

    “有有有啊!”姜子齿有点惊骇。“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和朋友,都是拉排子车的,秦筱本宋子申一块在凡夫街街口等活,是你们院里老牛家的一个小姑娘急三火四地来喊我们,说是杨大夫家窗帘一直没拉开,估计屋里出大事了。让我们去把杨家的大门砸开。我们就去了。砸碎了一块门玻璃,把屋里的门栓拉开,进去了,发现屋里的四口人全死了。我怀疑杨家的烟道有问题,我就爬上屋顶,查看杨家烟囱的烟道,发现有人故意堵死了杨家的烟道,而后又偷偷地把堵烟道的东西拿走了。我和我的朋友们说,这一定是有血海深仇的人暗地里下的手。”

    “果不其然果不其然!”姜子齿感叹:“嗨!我就一直认为杨家四口是被人谋害死的,而且我一直怀疑是院里涂家涂义强侯喜莉家留下的那三个王八羔子干的啊!”

    “涂义强侯喜莉是谁?”

    “日本大汉奸,国民党大特务。被八路军共产党的人给暗杀了!”

    “您说的那三个小王八羔子就是他们的女儿儿子?”

    “正是!就是今早晨我让你拉我跟踪的前面车上的三个小瘪犊子!大的叫涂英,二的叫涂雅,三的是个男的叫涂正。我一直怀疑他们在外面做坏事!得不到证实,院里人都说这三个孩子在外面读私塾,我就一直疑心!嗨!就下决心跟踪他们看个究竟,哪知道被他们抓来当了活靶子,还连累了你啊!我是真没用啊!你是不知道啊,我们院里,牛家的牛娟,活生生的一个大闺女被他们抓进来当了活靶子,姚晴天和梅花两口子被他们抓进来当了活靶子,苟尚理家的毛容被他们抓进来当了活靶子,打死了都喂了狼狗了——呜呜呜——今天咱们又被他们抓进来了——呜呜呜——”姜子齿显得万般无奈地呜咽起来。

    “别哭了!姜大叔!该着咱们被抓进来当活靶子,该着咱们被喂狗当狗食。”林本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只可惜,连个给家里人报信的都没有啊!咱们竟然栽在三个小孩子手里了!这世道——”

    今天怎么回事啊,地下训练室里的灯,全开着。门灯棚顶灯壁灯,灯光合一,亮亮堂堂。活靶子们的面容都互相看得清清楚楚,哪怕脸上的一个黑雀斑也都印在了对方的眼里。昨天被抓进来的香客一个个都瞪大着眼睛,看着姜子齿,看着林本青。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他们俩人的说话。听着看着,看着听着,一个个越加毛骨悚然,浑身不禁又都打起了寒颤。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被抓进来的啊?”林本青问七个香客。

    “昨——天。昨——天被被抓——进来的……”有的声大有的声小,都颤颤巍巍,词不连句。

    “在什么地方被抓的?”林本青接着问道。

    “在——在——慈悲——院抓的——”武田胜声音略大。“我们都是香客。我们进完了香,在离开大殿走出寺院大门外时,被人在后面点了死穴,之后就被弄到这里面来了。一共被他们抓进来十三个人。惨啊——昨天下午已经有六个人,被当做活靶子打死了——”

    田友明接着说:“他们把捆住我们的绳索全部解开,让我们往那边快跑,他们就在后面举枪射击,这室内只开着一盏门灯,黑得很,他们打死谁算谁。打死了,才把灯全开开,验证死者遭枪击时的枪眼。用长枪射击的是三个娃娃,就是刚才姜大叔所说的那三个小瘪犊子涂英涂雅涂正。那三个小瘪犊子,那枪打的,真准啊,后脑勺子、心脏,都命中的是要害。有一个更准,那个涂英打死了的人,是活人刚回头,她那魔鬼的子弹硬是从右耳孔穿进左耳孔穿出来了。真惨真吓死人了……呜呜呜——咱们是死在旦夕了——呜呜呜——”田友明痛哭不已。

    “后悔啊!我怎么不早点儿把涂家那三个小王八羔子掐死啊——”姜子齿什么也不说了,心想,没听老婆子的话,遭了三个娃娃的道儿。“老婆子啊,我会托梦给你,我不能托梦给你,我就在梦里告诉我的神仙哥哥,让姜子牙把特务营山水货栈的事告诉给你吧。你知道后,告诉苟尚理,让苟尚理派马富贵去山里找八路军,让八路军把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杀人不眨眼的狗特务们消灭掉吧……你瞧瞧,大白天的,姜子齿就又做上了梦……

    特务营教导室,吕呈凤给涂英涂雅涂正讲完了孟子的《寡人之于国也》,涂英涂雅涂正又是默写又是背诵。看看他们写的毛笔字儿,吕呈凤口服心服。“我练了多少年了,也赶不上你们啊!这写字的工夫,也是胎里带来的啊。这么秀气这么端庄这么潇洒。我的天,你们是我的先生啊!”吕呈凤说的是心里话。这写字的好坏,还真是有些胎里带来的啊,是天生是天分。涂家三个小东西也好小魔鬼也好三个小王八羔子也罢,他们的一手好毛笔字,只要是看过的,没人不叫绝的,没人不夸赞的。肖一峰心思:“在我所认识的人里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写的毛笔字儿,就没有一个比涂家三个娃娃写的好的……”

    解完了;背完了;默写完了。该轮到肖一峰给三个娃娃讲《孙子兵法》;讲三十六计了。肖一峰讲课,吕呈凤就走开了。吕呈凤去梅成仁梅老板那儿说闲话去了。

    肖一峰刚开口:“先问问,三十六计都是什么计——”

    “得了得了!”涂正说:“报告肖长官,我四岁时就知道了。您听听——”涂正开口就背:“第一套胜战计第一计瞒天过海第二计围魏救赵 第三计借刀杀人第四计以逸待劳第五计趁火打劫第六计声东击西 第二套敌战计第七计无中生有 第八计暗度陈仓第九计隔岸观火第十计笑里藏刀第十一计李代桃僵第十二计顺手牵羊第三套攻战计第十三计打草惊蛇第十四计借尸还魂 第十五计调虎离山第十六计 欲擒故纵 第十七计抛砖引玉第十八计擒贼擒王第四套 混战计第十九计 釜底抽薪第二十计混水摸鱼第二十一计金蝉脱壳第二十二计关门捉贼第二十三计远交近攻第二十四计 假途伐虢 第五套并战计第二十五计偷梁换柱第二十六计指桑骂槐第二十七计假痴不颠第二十八计上屋抽梯第二十九计树上开花 第三十计 反客为主第六套败战计第三十一计美人计第三十二计空城计第三十三计反间计 第三十四计苦肉计第三十五计连环计第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们的肖长官!怎么样?是也不是?

    肖一峰笑了,笑得很开心。“小精英!小伙子!好棒啊!”他说:“想必涂英涂雅也是滚瓜乱熟了!得!干脆,你们来讲吧!涂雅,你说说,说说瞒天过海吧!”

    涂雅张口就来:所谓瞒天过海,就是故意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伪装的手段迷惑、欺骗对方,使对方放松戒备,然后突然行动,从而达到取胜的目的。像我们姐弟三个,用在外面读私塾的幌子,掩盖我们在这里训练做事的真实,从容地一次一次地把我们大院里的人一个又一个地变成了活靶子变成了狗食。肖长官,这就是瞒天过海,是也不是?

    “是呀!是呀!好一个瞒天过海。运用自如了。”肖一峰说:“咱们上午的课就上到这儿了。准备下午打活靶子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从 微型小说 跑了,都跑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变之美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
    风起的日子
    风起的日子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