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八章

    时间:2017-03-19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八章

    枪械员早已把长枪备好,放在了地下训练室。中午,涂英涂雅涂正吃完了饭,又好生地歇息了一会,这才与肖一峰吕呈凤焦祜沪侯前榜繁建强坟云恒一道走进了地下训练室。活靶子们反映强烈。因为中午也给他们安排了饭菜,还给备了几瓶白酒。九个人吃饱喝足,补充了营养,有了劲头。吕呈凤他们一进来,车夫林本青带头喊了起来:“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到狗特务!反对内战!反对残害百姓!血债要用血来还……”姜子齿看见了涂家的三个小东西,只骂的唾液横飞:“三个狗杂种!小杂种!老驴马烂子生出你们这几个小驴马烂子!老汉奸老特务做出你们这几个小汉奸小特务!小王八羔子!你们要敢放了我,我就一个一个掐死你们……”

    “喊完了吗?骂完了吗?”吕呈凤吼道:“你们是党国的活靶子,你们应该感到光荣!感到骄傲!喊什么?骂什么?太缺少教养了!我跟你们讲,能当上党国的活靶子,是你们的荣幸!能给党国的狗做食物,是你们的光荣……”

    活靶子们根本不听吕呈凤瞎扯,依旧放声的喊着骂着。惹得个吕呈凤焦躁起来。“肖一峰等——”这个“等”包含着在她跟前的所有属下,当然也包括涂英涂雅涂正。“你们听着,用擦屁股纸把他们的嘴统统堵上!焦祜沪,你去厕所把盛手纸的纸篓拿过来!”

    焦祜沪听命,到了厕所敛吧敛吧,把纸篓里的废手纸倒进一个纸篓里,很快地就跑了回来。肖一峰侯前榜繁建强坟云恒涂英涂雅涂正都戴上手套,你一把我一把地抓出手纸,就往活靶子们的嘴里硬塞!涂正塞手纸堵嘴的对象,选中的是姜子齿。“我叫你骂!你个老不死的!死到临头了,还骂什么!呸——”他把一口唾沫啐在了姜子齿的脸上。肮脏发臭的厕所里的手纸,塞满了姜子齿的嘴。姜子齿想吐,憋着吧,吐不出来啊!想骂,大骂,骂不出来了。姜子齿瞪着双眼,那两个眼球眼看着就要瞪出来了。其他的活靶子也都一样。谁也喊不出来了,谁也骂不出来了。

    “开始打靶吧!”吕呈凤命令:“涂英涂雅涂正准备好射击!”

    “是!”涂英涂雅涂正答应的响亮。

    “肖一峰等听令!”这个“等”不包括射手涂英涂雅涂正。吕呈凤说:“今天这九个活靶子,很不守规矩!只给他们脚上的绳索解开!现在就开始!”

    肖一峰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侯前榜开始给九个活靶子松绑。九个活靶子双脚上的绳索一被解开,九个人就站立了起来。他们的双手还被反剪着捆得牢牢的死死的。他们怒目而视!

    “活靶子们听着,看准方向,往那边跑!”吕呈凤指点着方向。“焦祜沪关灯,留一盏门灯,其余全部关掉。”

    “是!”焦祜沪把棚顶灯壁灯全部关掉了。地下训练室里一片昏黑。

    “涂英涂雅涂正举枪!”

    “是!”涂家的三个小东西始终微笑着,他们虽然年龄很小,胳膊也细,可端着长枪,看着不协调,实际特稳重,很自然。

    “活靶们,预备——跑!”吕呈凤的指令不灵了。怎么回事呢?吃完中午饭后,趁着地下训练室的大门锁上,室内没有看守特务之际,活靶子们商量了,怎么死也是死。林本青跟大家说:“跑什么啊,往哪跑啊?别说没有门,就是有门,门都大敞四开,我们也跑不掉的!咱们反正是个死,咱们要死出个气节来!他们让咱们跑,咱们就不跑,咱们就站在他们面前,站在涂家那三个小杂种小王八羔子眼前,站得直直的,腰板要挺挺的!就看着他们开枪,看着他们是怎样打死咱们的!”

    “对!对!就站着不动!看他们怎样打死咱们——”

    “听见没有?我命令你们快跑!”吕呈凤急眼了!“快跑!快跑——”吕呈凤举起手枪“呯——”就是一枪。子弹从林本青头顶上划过。林本青纹丝不动,像个木桩牢牢地钉在了那里!九个活靶子没有一个被吕呈凤的淫威所吓倒。个个稳如泰山。

    肖一峰说:“看来他们已有了准备,决心不跑了。索性就这样打吧!”

    “说得对!”吕呈凤无奈。“就这样打,一个一个地折腾他们。先不打要害,一个活靶子给他个十枪八枪的,子弹多的很。就这样。焦祜沪,把那个叫林本青的车夫拉出来!”吕呈凤知道林本青姜子齿的姓名职业,是坟云恒告诉的。活靶子们的中午饭,是坟云恒繁建强两个人送的。吃饭前,坟云恒让林本青姜子齿通报了姓名职业。

    焦祜沪使足了劲,把林本青从活靶子的队伍里拖了出来,活靶子的队伍成一字横排。以大门为基准,他们面朝北,林本青此时所站的位置,离这排人三米远。面朝东。距离大门二十五米远。三个枪手涂英涂雅涂正就站在东面也就是离大门口一米远。

    “涂英!准备射击!听清楚,先打林本青的左右膝盖!再打左右肩胛!再打左右心室!再打天灵盖!注意!要求必须在靶子倒下之前全部完成!之后,再继续上前近距离地射死靶子。自己决定打哪儿,补上三枪。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涂英回答。

    “射击!”吕呈凤下达命令。昏暗的灯光下,涂英“乒乒乒乒乒乒乒”连发七枪,林本青应声倒地。吕呈凤的要求,涂英做到了。林本青先成跪姿,在涂英击中他的天灵盖时,才向右前方栽倒在了地上,呈侧卧姿势。涂英跑到林本青尸体前,把枪杆直对准林本青的左耳孔(左耳孔朝上)开了枪。她使劲地踹了一脚林本青的尸体,使其呈仰卧姿势。然后她乒乒两枪,击中了林本青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可惜了,藏獒没有吃掉你眼睛的口福啊!”

    “报告吕教官!任务完成!”涂英扛着枪喜笑盈盈地走到吕呈凤面前。

    “开灯!把灯全部打开!一会儿,就不要关了。让活靶子们看着活靶子是怎样被子弹击中一个个是怎样倒下去的,让他们心思心思,是跑着挨枪子舒服,还是站着挨枪子死的安逸。”

    整个地下长枪实单射击训练室的灯全部打开了。活靶们看着面前被打成筛子的林本青后,喝过酒的,酒劲儿过去了;没喝酒的女活靶子在林本青鼓动后生成的浩气,也一下子泄光了。稀里哗啦全摊到在地上了。姜子齿中午喝了不少酒,这会也早就醒酒了。他瘫倒在地上,上牙下牙磕碰着,不规则发出咔咔咔的声响。浑身上下筛糠似的抖动着。“太——残——忍——了——太可——怕——了——“

    “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侯前榜!用刀子,挑了活靶子们身上的衣服!”

    “是!”四个驴行霸道的特务,这样的活干的多了去了。他们从腰里拔出匕首,一个个争着抢着先去挑女人年轻女人的裤子包括贴身内裤。听到了吕呈凤的命令,侯前榜蹭地几步窜到了尤常妮跟前,不管不顾,先用匕首割断了尤常妮的裤带,便急急可可地扒掉了尤常妮的下裤,被鞋袜卡住了,侯前榜赶忙撕扒掉了尤常妮的鞋袜。把尤常妮的下衣扒了个精光;他又用匕首慢条斯理的挑割着尤常妮的上衣……

    焦祜沪腿也很快,几步跑到了迟赢跟前,那动作和侯前榜一样——

    第三名是繁建强,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西青枫的跟前,他很满意……

    跑在最后的是坟云恒,无奈,只能撕扒孙桂英了……

    撕扒女人的衣裤,四个打手特务动作太慢了,这让涂家三个小魔鬼很不爽心!涂正小声地跟涂雅涂英说:“记住了,把女活靶子的宫体个个通通打爆!”

    “明白了!”涂英涂雅深知小弟的心意!

    好一会好一会,女活靶的衣裤才被挑光,每个活靶子身上只剩下捆绑双臂的绳索了。

    男活靶身上的衣裤很快就被侯前榜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挑割得精光……

    ——吕呈凤怎么想的不知道,她让眼前的八个活靶子都裸露的一丝儿不挂了。

    “射击继续!”吕呈凤命令道:“活靶子站不住了,更跑不了了!涂英涂雅涂正,近距离直击!每个活靶子五枪!就地直击!涂英再射击两个!涂雅射击三个;涂正射击三个!开始!”

    强烈的灯光下,活靶子就在眼皮底下,这哪里是长枪打靶啊!胡来胡闹上了,对,实际就是拿活的老百姓找乐。三个小魔鬼端着长枪,冲向了瘫软如泥的活靶子们跟前。涂英瞅准了姜子齿,乒乒两枪,先把姜子齿那两只就要瞪出来的眼睛打爆了。又乒的一枪揭了姜子齿的天灵盖。剩下两枪打进了姜子齿的左右心室。姜子齿完了。涂英又选准了迟赢,这个年轻的姑娘一直惦记着自己那久病卧床的妈妈。还惦记什么啊,完了完了!死了死了。涂英照准迟赢的两个个个,乒乒两枪,一枪击中了天灵盖儿;一枪打爆了迟赢下身的宫体;最后一枪直击迟赢的肚脐眼儿。涂英的打靶任务完成了。涂雅很稳当,先打武田胜,乒——她仁慈一些,一枪就把武田胜打死了,之后乒乒乒乒四枪,分别射进了武田胜的左右心室左右肩胛。又打西青枫,她动了狠茬儿了!乒——子弹穿进了西青枫的宫腔;乒乒两枪,西青枫两个个个被打爆了;乒——一枪揭了西青枫的天灵盖。乒——最后一枪,打进了西青枫的嘴里。西青枫死了。还有一个了,涂雅看中了宣兆丰。宣兆丰已经昏死过去了。涂雅用小脚踹了踹宣兆丰的脑袋。“死去吧!”涂雅把枪杆直接对准了宣兆丰的嘴,宣兆丰呈仰卧姿势。一枪,宣兆丰就毙命了。涂雅稳稳当当往宣兆丰的身上补枪。乒——一枪把宣兆丰的下体打爆了;乒乒——打爆了宣兆丰的双眼;乒——最后一枪,子弹射进了宣兆丰的肚脐眼儿。涂正首先射击的是孙桂英。小魔王乒乒乒乒乒连发射击,五枪分别击中了孙桂英的下身宫体,眼眉心、左右两个个个;脑袋上的天灵盖儿。接着打田友明。乒——第一枪打中了田友明的下体,乒乒乒乒连打四枪。两枪打中田友明的左右眼睛;一枪肚脐眼,一枪天灵盖儿。开始打尤常妮了。乒——一枪击爆了尤常妮下身的宫体;乒乒,两枪打爆了尤常妮的两个个个;乒乒——眼眉心打穿了,天灵盖被揭开了,尤常妮死了!

    侯前榜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特不开心,心里恨涂英涂雅涂正;肖一峰心里也不舒服。这几个小魔鬼,把四个女活靶的下身宫体全打爆了,什么意思?很明显了……

    “收拾狗食!”吕呈凤命令:“侯前榜焦祜沪把四个女活靶子送到狼犬圈!繁建强坟云恒负责把五个男活靶子送到藏獒圈门口!”

    “是!是!是!是”侯前榜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接受命令。

    “肖一峰,你在这里监督,等他们四位运送完狗食,你负责把灯关上,把大门锁好!然后回教导室。”

    “是!”

    “涂英涂雅涂正,跟我回教导室!”

    傍晚黄昏。凡夫巷一号院里,张嫂美滋滋地拎着个食盒。进了院,进了涂家。涂家三个小东西让她以购买孜然羊肉为名,到东来顺餐馆打探苟尚理的虚实。她很听话,一吃完中午饭,她就从家里出来,雇了一辆排子车,一路悠闲地到了东来顺餐馆。张嫂也很叼,进了东来顺,是三点来钟,不倒不正,不是营业的时候。有跑堂的在擦桌子扫地。见一个中年妇女进来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计。上前恭敬施礼,问道:“大嫂有何吩咐?”

    张嫂上下打量着这个跑堂的,也就二十来岁,面目清秀,小伙子看上去就那么机灵。“嗯——你们店里的孜然羊肉,很有名啊,我们家的孩子都愿意吃,我是到你们这儿,买孜然羊肉的。”

    “是这样,还没到营业时间。这样吧,我跟大厨商量商量,现在就给您做!现在就给您做!”

    “不急不急!小师傅贵姓?”

    “小的免贵姓赖,全名叫赖有福。”

    “小师傅,问一下,你们店里可有个大厨姓苟,叫苟尚理的吗?”

    “有啊有啊!”赖有福笑模笑样地回答:“苟师傅手艺高的很。是主厨。菜做得可好了!怎么,大嫂,您认识我们的苟师傅?”

    “我们住一个大院啊,是多年的老邻居了!”张嫂也笑着说话。

    “哎呀!那没地说!我这就喊苟师傅给您做孜然羊肉。”赖有福跑上二楼,喊着:“苟师傅苟师傅!”

    苟尚理正在操作间查看原料。赖有福的喊声他听得一清二楚。他走出操作间,迎了上去。“什么事啊?”

    “您院里的邻居一位大嫂来咱们店里买孜然羊肉。”

    “是这事啊!”苟尚理心想,肯定是涂家的保姆张嫂。他跟着赖有福下了楼。“果真是张嫂!您看看啊!买什么菜,言语一声,我顺便就给您带回去了不是,还劳烦您这么大老远的跑一趟。真是的。”

    “我心思着,您下班不是挺晚的吗,孩子们在外读书回来得早。我也没什么事儿,就自己跑一趟吧。”

    “好了好了!我这就给您做!”苟尚理没往别处想。上了二楼进了操作间,很快很快就给张嫂做了一大盘儿孜然羊肉。张嫂是空手来的,苟尚理给她拿了个食盒,把孜然羊肉装好。张嫂打探明白了,拿着食盒,到了餐馆当街,喊了一辆排子车,就高高兴兴地回涂家了。

    她赶忙做晚饭,一会孩子们就该回来了。张嫂高兴,这两天,涂家三个孩子可没少给她钱。她心里美,美不胜收……她在心里表示,不管涂家孩子让她干什么,她都要踏踏实实地去干任劳任怨的去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九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变之美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
    风起的日子
    风起的日子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