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九章

    时间:2017-03-19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街坊邻居

    第二十九章

    姜子齿的老伴姜韩氏毛躁了,六神无主了。兵荒马乱的年月,干什么容易啊,做点小买卖,开个小小油盐店,要说就不错了。不缺吃不缺穿,过得去就行了呗。可你个姜子齿算老几啊,杨家的人死也死了,是自家不小心,还是人家害的,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你怎么就盯上人家涂家的三个孩子不放了!你干什么啊!姜韩氏很不满意姜子齿的行为。她心里一直就没踏实。打烊关板,早些回家。好在离家不算太远,什么便衣特务之类的对她这个糟老婆子也不过问什么。她顺顺当当的,在日落前就赶回了家。满以为老头子回来了,打开门,不见姜子齿的人影。得,她的心慌乱起来,通火做饭,心乱如麻,本来拿瓢舀水,偏偏拿起了笊篱。“呸——呸——呸!”姜韩氏连啐三口,咋回事呢?民俗里讲啊,在做饭的时候,本来不用笊篱捞东西,不经意的拿起笊篱,那就预示着亲人要有离世的了,笊篱谐音“找离”啊!人没了,离开家了,就得找啊!姜韩氏把笊篱仍在台板上,摘下围裙,不做了。她巴望着门口,盼着姜子齿快快露面,快快回来!

    姜韩氏没盼回来姜子齿。倒是在门口看到涂家三个孩子从排子车上下来了。涂英涂雅涂正乐乐呵呵一个个都一副少年得志不言愁的样子。这让姜韩氏看上去,挺不可思议的,人家一般孩子没了爹娘,那是什么成色?那是忧忧愁愁,面色阴沉苦不堪言啊。嗨,这几个缺爹没娘的,可倒好,怎么就嘻嘻哈哈乐不可支啊?姜韩氏半依半靠在院里的大门旁,心思着。三个孩子进门了,一个个礼仪在先,一个个按顺序亲切嗲妮地问候着姜韩氏。

    “姜奶奶!你吃晚饭了吗?”涂英问后姜韩氏。

    “没吃呢——”姜韩氏如实回答。

    “姜奶奶,您家小店打烊比往天要早啊——”没等涂雅说完,涂正说:“姜奶奶早回来做晚饭,姜爷爷在店里继续打理呢。是不是姜奶奶?”

    姜韩氏怎么说啊?说什么,说我老头子跟踪你们去了,到这会还没回来。这怎么行啊。堂堂突突,姜韩氏回话说:“还是小正聪明,姜爷爷在店里继续打理,没错没错。”

    “姜奶奶,您不回屋忙活晚饭,在这儿,感情是迎接我们姐弟三人啊。”

    “姜奶奶素来关心咱们,素来把咱们当做自己的孙子孙女。咱们没回来,姜奶奶先于咱们自然要在门口巴望咱们了。”

    “谢谢奶奶!谢谢奶奶!我们回来了,您快回屋忙活晚饭吧,别耽误了姜爷爷一会用晚饭。”

    姜韩氏好不尴尬!是站也不是回屋也不是。刹那一想,还是回屋吧,一会再出来看吧!于是她就坡下驴,“也真担心你们!”姜韩氏随口也来几句花哨话:“兵荒马乱的,真真的惦记你们啊!可得小心点儿!”说完了,姜韩氏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说这些。她回到屋里,一琢磨,原来喊姜伯母,今儿怎么喊上什么姜奶奶了。好家伙,给我们长辈分了。一张张小嘴这个甜啊!姜韩氏又想做晚饭了。她拿起菜刀,抄起一颗大白菜,切块切丝切片儿切段儿?她铛铛铛地切段儿,小半颗白菜切完了——她把菜刀一扔。“天啊,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回来啊?完了,保不齐叫特务营抓去喂了狗了——”她一屁股坐在了床帮上,呜呜呜地无奈地哭上了……

    涂英涂雅涂正回到家里,张嫂把热热乎乎的饭菜端上桌。涂英涂雅涂正都看着桌上那一大盘儿孜然羊肉,乐了。“妈妈辛苦了!跑那么老远给我们买回来我们要吃的孜然羊肉。妈妈真是太辛苦了。”涂正小嘴巴巴巴地说着。“妈妈,您这一路上还很顺畅吧?没有便衣特务什么的查你拦你问你的?”

    “我一个半大糟老婆子,别说什么便衣特务不掸我,就是那着装的国民党兵也不稀罕搭理我的。”

    “那可没准啊!”涂雅说:“妈妈,往后出门可得小心着点。没听说吗,国民党特务训练营每天都抓人,抓进去当活靶子——”

    “什么叫活靶子啊?”张嫂装腔作势故意发问。

    “活靶子就是用活人当靶子,特务练枪法准不准,不打造的假人,打真的活人!用活人当枪靶子,就是活靶子呗!”涂正详细地作解释。

    “妈呀!那可真吓人啊!”张嫂身上抖了一下。

    涂雅说:“妈妈,您呢,上街买菜啊干个什么的,真真地得多加小心,不是吓唬您,那些特务把活人抓进去,当活靶子打死了,还不算完,还要把他们的尸首喂狗!”

    “真的好可怕!”张嫂说:“我一定小心一定小心,不出远门,少出近门就是了。”

    “这就对了!”涂英说:“妈妈,那事您肯定办了吧?怎么样,是个做这个的——”涂英用手指着那盘孜然羊肉,用筷子夹了一块,送进嘴里,品尝着。

    “办了办了!孩子,你们放心!你们交给妈妈的事儿,包办包办!”张嫂放低了声音:“苟——苟尚理是主厨,这盘孜然羊肉就是他下厨亲手做的。”

    “是这样的。”涂英放下筷子。“妈妈,常听院里邻居们暗里总提艾老板艾老板的。您可详细知道,那个艾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干什么的吗?”

    “孩子啊!”张嫂一震。还是如实说了。“艾老板是个好人!艾老板就是东来顺餐馆的老板啊!那个人善良着呢!我听说,给你们三个孩子捐生活费的主意,就是艾老板的。”

    “他为什么给我们捐款啊?”涂英审上了。“凭什么啊?不认不识,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哪儿有那么好心眼儿的啊?”

    “我估摸着,准是苟尚理在餐馆里跟他说过你们的情况了。一定是这样的。”

    “那好啊!”涂英吩咐道:“您听着,妈妈,您明天还要去东来顺餐馆。”

    “我去我去,咱还买孜然羊肉!”张嫂赶忙跟上话头。

    “咱不买孜然羊肉了。”涂英说。“咱继续要他的钱。您明天去东来顺餐馆,直接找那个艾老板,怎么要钱,不用当女儿的教给您吧?等您要来钱,我们回头就去换钱——您可一定想好了怎么跟艾老板说,我们不教您了!”

    “不用不用!”张嫂说:“我会说我会说——”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您上午就去!”涂英语气很坚定。

    “一定一定!”张嫂连连应承。

    吃完了晚饭,涂英涂雅涂正开始温习白日里学的儒学功课。温习三十六计的核心内容。张嫂无非是刷筷子刷碗,烧热水伺候三个小东西啊!

    很晚了,苟尚理回到了家里。这是今天院里在外某生计的人,回来最晚的了。时间相当于晚上八点多。院子大门还没关,姜韩氏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旁倚着门框,在暮夜中往巷口张望,她看到了,一个人影晃动着,朝这个大门口走过来了,近了近了近了,已到了跟前。“是尚理啊!才回来啊!”姜韩氏不由分说,还没等苟尚理回话,还没等苟尚理走进他那冷冷清清的家门,就把苟尚理拽进了自己的家里。

    “老嫂子,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地?”苟尚理心里打起鼓来。

    “大兄弟,我跟你说。”姜韩氏抹起了眼泪。“你大哥姜子齿到现在还没回来啊!”

    “怎么?店里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不是。是这样的。这几天啊,他就常做噩梦,总梦见他见到了什么他的神仙哥哥姜子牙,说是在梦里,神仙哥哥告诉他,杨家四口人死了,是涂家三个孩子害的,是涂家大闺女小英子把杨家的烟囱堵死了;还说你家的毛容,还有姚晴天两口子牛家的闺女,都是涂家的三个孩子害死的——”

    “嗨——这不是做梦吗!”

    “就是做梦啊!”姜韩氏说:“可他痴迷了,懵懂了,把梦当成真的了。他说梦里头啊,神仙哥哥嘱咐他去跟踪涂家的三个孩子,让他查看查看,涂家的三个孩子,是不是在外面念私塾。你说这不是没影的事儿吗?他就当了真,今天一大早他就出去了,说是提早雇辆排子车,跟着涂家三个孩子。你看看,涂家三个孩子早都回来了,早都吃完饭了,可他还没见个影儿啊!这不活活把人急死了吗!”

    “这个姜大哥,也太天真了!”苟尚理说:“这是什么时候啊,外面多不太平啊!他怎么这么干啊!涂家三个孩子多懂事啊,祖大哥跟我们说,你们也知道了,人家杨家三个小小的孩子对杨家的事那是做到了滴水不漏,杨家四口死人的棺材,是那三个孩子出的钱!还有比这更通人情理道的了吗?”

    “我跟他也这么说!他不听啊!非要跟着人家去查个究竟。这可倒好,他到哪儿查去了。我估摸着,完了,保不齐还没等到涂家孩子上私塾的地方,就被便衣特务抓了喂狗去了——我的天啊——留下我这个糟老婆子,我还怎么活啊!呜呜呜——”

    苟尚理心里乱了起来,想起了姚晴天梅花想起了牛娟想起了自己的妻子毛容,不禁浑身寒颤起来!外面不是一个兵荒马乱的词儿就可以概括得了的。国民党特务暗杀无辜草菅人命比闹着玩儿还轻松简单!

    “要不我去问问涂家三个孩子,干脆把实话说了。问他们看见你子齿大哥没有?”姜韩氏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跟苟尚理商量。

    “这不合适啊!”苟尚理说:“人家孩子,都还是孩子,又都是很懂事理的孩子。你这样贸然去跟人家说什么实话,说什么梦里的事,人家心里能接受吗?想想那天姜大哥跟人家张嫂闹的那一出,那天我没在场,姜大哥弄的那叫什么事啊,去跟人家一个寡妇家闹什么梦境!听祖大哥跟我学,闹得很不体面了。今天,咱们要去问姜大哥跟踪他们没有,这叫什么事啊!问不得问不得的!”

    “那你看怎么办啊?”

    “再等等等等——”苟尚理一个人在饭店里吃饱了,那就是全家不饿了。“老嫂子,晚饭没吃吧?”

    “哪还有心思吃晚饭?死的心都有了!”姜韩氏埋怨上了:“这个老不正经,就是自找倒霉啊!怎么劝也是劝不住了。十有八成他是回不来了,十有八成他是被特务抓进了特务营喂了狗了当了人家的活靶子了——呜呜呜——”姜韩氏又哭起来了。

    估摸着,眼看都十点多了,苟尚理心里想,完了,这会回不来,那是没指望了。在外面谋生计的人家,劳累疲乏睡觉自然都早。这会儿,也就涂家三个孩子还在灯下读书,别的人家,都熄灯入睡了。苟尚理跟姜韩氏说:“今晚,姜大哥是回不来了。你啊,就睡觉吧。等明天,我给你打听打听,一有准信,我就告诉你。就这样吧,我去关大门。咱们都各自歇息吧。”

    没有什么办法。能有什么办法?姜韩氏的第六根神经告诉她,姜子齿已经变成了狗屎……

    “你个老不正经啊!你喂了狗,我还怎么活?我还活什么?你个老不正经啊,好狠心好狠心啊……”姜韩氏仰卧在床上,迷迷糊糊,似睡非睡……

    涂家有表。涂英涂雅涂正在十点一刻时,都钻进了被窝,睡觉了。“下一个目标该谁了?”

    “还用问吗?”涂英悄声耳语:“咱们悠着点吧,杀人玩儿也挺累的挺疲劳的,歇息几天,继续武装头脑,等准备成熟了,就是一部大杰作!”

    “东来顺餐馆!对吗?”

    “谁叫你说出来的?快睡觉吧——”

    天亮了。有钟表的人家很少。苟尚理趁块怀表。他起了床,看看怀表,差十八分六点。他心里的伤痛是没法去掉的。毛容不明不白的死去,在他心上始终罩着一层阴影。眼面前,院里的姜子齿又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到什么地方探问消息啊!还得找马富贵,还得去义和庄。实际打听不打听都两可。百分之百的遭了便衣特务的道儿。抓进特务营,当了活靶子,做了活狗食。生还的希望是一点也没有的。他想了想,尽管如此,还是要给姜韩氏一颗定心丸啊。他吃了口早饭,便到姜子齿家。姜韩氏呆呆地头不梳脸不洗,坐在床帮上。

    “老嫂子啊,你放心!我这就走,去餐馆上班。我一定托人帮你打听姜大哥的消息。没准啊,他一会就回来了,也是备不住的。你呀,赶紧生火做饭。我走了——”

    姜韩氏瞥了苟尚理一眼。“嗯,备不住,一会就回来了——”

    苟尚理临出大院门前正遇见了马富贵。没等苟尚理说话,马富贵就说:“我知道了,姜子齿没回来。肯定是被便衣特务抓去了。不用你说,我还是去问问清楚吧。”

    “那好那好!姜大嫂子急死了!”

    “急也没用。我尽力打听!”马富贵说:“你呀,今天一准比我早回来,你就直接先告诉姜大嫂子,姜子齿被特务营抓去做了活靶子了!长痛不如短痛!就这样吧!我也得上工了。”

    苟尚理点头:“好,就这样就这样。”苟尚理走了。

    马富贵有事时扛卦幡游街穿巷。面上幌子而已。马富贵真正的职业是地下党的交通员。交通员也不能不做营生不是?马富贵平常是“东兴纺织局”里的一个挂名管事。一个月五十块银元,不少了。东兴纺织局原来是日本人办的,日本人投降了,国民党接管了,改了个名,叫“东兴纺织厂”了。马富贵知道,厂里昨天新来了一位副厂长,是从天津过来的。马富贵今天的主要事情,不是去专门打听姜子齿的事,而是要回东兴纺织厂见新来的副厂长。今天,他就不再举着卦幡出门了。马管事还是马管事。他出了大院门,来到凡夫街街口,雇了辆排子车,直接去了东兴纺织厂……

    涂英涂雅涂正按部就班坐上肖一峰的排子车,直奔山水货栈。涂英临行,嘱咐张嫂:“别忘了去东来顺餐馆找艾老板,怎么说话,您掂量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三十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变之美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
    风起的日子
    风起的日子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