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文学
  • 爱情散文
  • 爱情小说
  • 爱情诗歌
  • 母亲文学
  • 爱情文章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
  • 散文诗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游记
  • 外国诗歌
  •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文学网首页 > 原创文学 > 原创小说|感人故事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三十章

    时间:2017-03-19  阅读:次  来源:海河水滴原创  作者:海河水滴
    摘要:

    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 街坊邻居

    三十章

    今天有新科目。

    涂英涂雅涂正来到了特务营,进了教导室。吕呈凤对他们说:“今天,不再学习国学,也不学习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了。准备执行新的任务,我们去抓共产党,你们可以进入实战了。梅老板指令,由我带队,肖一峰还有你们三位,咱们一共五个人。”

    涂英问:“什么时间出发?到什么地方去?”

    “这些你们不必关心。我们一会就出发。据内线昨日晚报告,从天津来了一个共党头目,身份是来我市东兴纺织厂当副厂长。据报,在东兴纺织厂,我市的共党残余,今天要在这家工厂的二楼小会堂里,借欢迎新领导之时,接头聚会。我们的任务是将他们一网打尽。”

    肖一峰说:“几位小精英,今天的主角是你们。尤其是涂正。梅老板指令,最好不发一枪一弹,用你的绝技绝活,把他们活捉,拉回到我们这里。你们还没进行过活人人体解剖。今天上午,我们能成功抓获他们,那么,下午你们就可以在活人人体解剖室,实施活体人体解剖了。”

    涂正问:“肖长官,一共多少人?”

    肖一峰回答:“七位。除了那位副厂长,余下的都是各区共党的交通员。”

    涂英问:“吕长官肖长官,我们带枪吗?”

    “带上你们的短枪。”吕呈凤说:“紧急情况随时可能出现,必要时,可以开枪击毙他们。”

    “明白了!”涂英微笑着。“开枪不开枪,主要看涂正同志了!”

    “涂英同志放心,我保证一人一穴,一穴至昏!”涂正下了保证。

    吉普车司机黄少武进来报告:“报告长官,车已发动,可以出发了。”

    “出发!”吕呈凤下达命令。涂英涂雅涂正跟着肖一峰吕呈凤在教导室的门口就上了吉普车。吉普车开出山水货栈的大门,就直接奔向了东兴纺织厂。为了能顺利的抓住共产党交通员,梅成仁又派出了一个加强班的特务二十四人,无非是侯前榜焦祜沪繁建强坟云恒等人。这二十四人,乘着篷布汽车,紧紧地跟随着肖一峰他们的吉普车。这个安排吕呈凤肖一峰都知道。

        交通员马管事马富贵心里格外高兴,昨天旁晚,他在厂里,一个叫刘素芹的纺织女工和他接上了关系。刘素芹,本地人,四十二岁,一米六八的个子,不胖不瘦,苹果脸型,眼睛大眉毛淡,鼻梁鼓,白净面容,说话语速较快。这个人,老马早就认识,知道她是这家纺织厂的老工人。但从未正面接触过、交往过,绝对不知道刘素芹是在组织的人,而且是这家工厂党支部的书记。当他正要从办公室走出的时候,刘素芹站在了他的面前。“马管事留步,回屋有事!”

    马富贵回到了办公室。“请问,有什么事?”

    刘素芹没正面回答马富贵的问题。她字迹清晰地背诵了一句唐诗:“少小离家老大归——”马富贵吃惊,心想,这是地下组织应急时,与交通员接关系的接头暗语啊。看着刘素芹焦急严肃不失喜悦的表情,马富贵赶紧接续:“乡音未改鬓毛衰。”

    刘素芹接着说:“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马富贵兴奋地握住了刘素芹的手。“同志!刘素芹同志!”

    此时马富贵的办公室里很寂静,走廊里也没有其他人员。刘素芹说:“老马同志,天津派来了新的领导人,叫魏成功,名义是咱们厂的副厂长。记住,明天上午八点,在二楼小会堂集会!务必参加!”

    “知道了!太好了!”马富贵兴奋异常。就如同失散了多久的母子重又相逢一般。他兴奋地几乎一夜未睡。一大早起来,赶紧赶路,心想,绝不能耽误八点的联络集会!

    八点了。在东兴纺织厂二楼小会堂里。一开始,还真是欢迎会。厂长宇文铭亲自到会主持欢迎会并致欢迎词。宇文铭,本市人,五十一岁,身体很胖,一米七七的个头,冬瓜脸,大眼睛浓眉毛,鼻直口方,说话音调粗重瓮声瓮气。早年曾在日本留过学。回国后,致力于纺织事业,自我标榜绝不参与政治斗争阶级斗争,无论什么时候,工厂都开工机器日夜转动不停,大把大把的钞票能赚到手就行。这会在小会堂里的人,可不仅仅是地下党的六名交通员和领导人魏成功七个人。厂长宇文铭把车间以上的头头一一叫到,还请来了市里纺织总公司的董事长钱传志,这小会堂里,一共是十九人。这十九人中,地下组织交通员除了马富贵是厂里的普通管事之外,其他五名邢玉发、霍传亮、沈友伟、万泉河、娄明远都是这个厂的中层管理人员,都是正常的与会人员。厂里地下党支部书记刘素芹是联络员,她不参加这个交通员与主要领导的聚会。宇文铭刚要讲话,打眼一扫,看见了马富贵,他一时疑惑,按理管事不能参加这个欢迎会的。厂子里的管事就是跑腿办事的,不属于官职。这厂子里的管事多了,起码有十几个。单单马富贵马管事来参加这个会,就显得不大正常了。好在宇文铭也不认真计较,心想,管事里派个代表也很好也应该,显然,一定是工会头头安排的了。他不再多想了,就开门见山地讲起话来:“同仁们,日本人被我们赶出了东兴厂,赶出了中国!东兴纺织厂现在真正是我们中国人的工厂了。为了振兴我们的纺织事业,继续扩大我们厂的规模,提高我们厂的经济效益,我们从天津纺织公司聘请了魏成功,来我们厂当副厂长,专职负责纺织技术工作。对魏成功的到来,我代表我们全厂管理人员和所有工人,表示热烈欢迎!魏成功的到来,会使我们厂的经济效益更上一层楼……”

    总公司董事长钱传志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词。

    欢迎会很简短。一会儿就散了。除了要在此集会的在组织成员,其余的都各自回各自岗位了。车间的机器在轰鸣,纺织工人在忙碌。宇文铭在小会堂门口站了一小会儿,看着该走的人都走了,管事马富贵怎么不出来,他嘴唇一动,眼珠子一转,哼!肯定也是赤化分子了!老天爷都不放过你,你自己送上门来了!该死不是!宇文铭哼哼冷笑着,重新会见等在办公室里的董事长钱传志了。

    魏成功开始给交通员们开会。“同志们,今天我们抓住这个机会,把我们党地下组织交通员(主要是东兴纺织厂的存活下来的地下党成员)召集在一起,开一个紧急的联络会议。我们党组织在遍地市,遭到了国民党特务们的毁灭性的打击,我们的地下党组织已近于崩溃的边缘。国民党白色恐怖猖獗,我们党人牺牲的太多了,损失太惨重了!敌人的打击,叛徒的出卖,使我们的工作几近无法开展。我们现在困难重重。但我们一定要知道,这是黎明前的黑暗,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同志们,我们目前要做的工作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我们的工运学运的运动搞起来,解放战争正在深入,我们这座城市不久就会解放。我们组织工人学生,主要是要行动起来,防止敌人的最后反扑。在这座城市解放之前,我们要保护这座城市的主要建设不被敌人破坏。我们要尽快地和地下党市委联络上,把我们整个市区里的地下党组织成员全部团结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阵势,来抗击国民党特务组织的破坏,保护我们的工厂,保护我们的电厂,保护我们的……”

    肖一峰的吉普车已经到了东兴纺织厂的大门口。这个厂在庆阳路十一号,占地面积八十余亩,厂区很大。厂房和办公楼不在一处。进厂大院门,左侧就是一座三层的办公大楼。小会堂在二楼。这个厂大门没有警戒,只设一个门房,门房里有两个看大门的。一个叫侯敏路四十八岁;一个叫羊奋求,四十二岁。这两个人看见了肖一峰的吉普车,更看见了跟在吉普车后面的卡车。没什么新奇,这儿常有各样汽车来的,每天都有,都是来办业务的。侯敏路羊奋求问都不问,就一人一边,拉开了两扇大铁门。肖一峰让司机把车直接开进了东兴纺织厂的大院,停在了办公楼前,旁边就是厂长宇文铭的专车。看大门的也没过问,侯前榜的卡车也停在了大院里,停在了吉普车的旁边。他们待命,没下车。吕呈凤对涂英涂雅涂正说:“你们下车,直接上二楼。记住要快要快还是要快!”

    涂英涂雅涂正滋遛地就下了吉普车。出溜出溜地,他们上了办公楼二楼。楼道里空无一人。“小会堂”,看清楚了,有牌子啊!走近了,轻轻飘飘的,涂家三个小魔鬼听见了讲话声。涂英说:“开始冲——”涂正在前,拉开了大门,涂雅紧跟涂英在最后,喊着:“别跑了!我就追上你们了——”涂正已经钻进了小会堂——从主席位置开始——扑——扑——扑——扑——扑——扑——扑!完事!魏成功、邢玉发、霍传亮、沈友伟、万泉河、娄明远纷纷晕菜!马富贵看清楚了,是院里邻居涂义强家的三个孩子!他刚喊“涂——”还没喊出来,也晕菜了!

    涂正打开窗户。冲着吉普车里的肖一峰喊道:“肖长官吕长官!任务完成!快派人搬货!”

    听见涂正响脆的喊声。肖一峰下车,走到卡车前。“侯前榜!带上所有弟兄上二楼搬货!”

    侯前榜等一行二十四人齐呼啦地冲上了二楼小会堂。一个个举着大拇指,冲着涂家三个小魔鬼嚷着:“佩服佩服……”两个人一组,把魏成功、邢玉发、霍传亮、沈友伟、万泉河、娄明远、马富贵抬出了小会堂,抬出了办公楼。抬进了卡车!一枪未发,一弹没费,七名共党无一漏网。涂英涂雅涂正看见马富贵那样子,都笑了起来。

    “这个老家伙不去算卦批八字儿,原来他也是个共党分子!咱们还真把他看低了!”涂英很自责!“怎么也没看出他也是共党,以为他顶多是个赤化分子!嗨,人不可貌相啊!”

    涂雅说:“等着,这回,我要扒了他的皮——”

    “姐姐涂雅同志!”涂正说:“等你扒了他的皮后,我就一块一块的割他的肉……”

    涂雅说:“那我就用刀刮他的骨头,把他的骨头分解就是了!”

    七个共党规整完毕。肖一峰摆手,示意让卡车走在前面。这时候门房的侯敏路羊奋求才发现苗头不对。走过来,用手示意让卡车停下来。侯前榜没搭理他们,加大油门,开出了东兴纺织厂的大门上了庆阳路,就加速往山水货栈奔驰……

    吉普车紧跟在卡车后面——

    侯敏路羊奋求赶紧跑进办公楼,啪啪啪,敲响了厂长办公室的大门。门开了,满面笑容的厂长宇文铭问道:“你们干什么,有什么事?”

    侯敏路结结巴巴地说:“卡车卡车,把新来的副厂长魏成功还有管事马富贵还有——”

    没等侯敏路报告完,宇文铭摆着手说:“你们不要多事了,车上拉走的都是共党成员,是赤化分子!你们不要再多嘴多舌!否则也把你们整走!快回去看门吧!”

    听了宇文铭的话,侯敏路羊奋求灰溜溜地回到了门房。

    侯敏路说:“这老家伙,开什么欢迎会啊!这是设的局,设的套,一网打尽啊!”

    “老家伙,够阴险够损啊!”羊奋求说:“咱还真得小心啊!”

    路上,肖一峰吕呈凤不停地夸着涂正,夸涂雅,夸涂英!

    涂英说:“我们本来是做个小小游戏,撵弟弟找弟弟,追弟弟,抓弟弟。钻进屋里,他们以为我们是几个小野孩子,绝对不会防范的,我们撵着抓着闹着,涂正就下手了。谁知涂正手法太快,一个个的都没来得及反映呢,就全部着道了!真真想不到,这里面的共党分子,还有我们大院里的邻居马伯父马富贵!真不可思议了——”

    真是太顺利了。吕呈凤肖一峰特满意特高兴。他们想,这要是没有小魔王涂正,没有涂英涂雅,这行动或许能成功,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这么顺当……

    涂英请示道:“二位长官,这七名共党,都用作活体解剖吗?”

    “刑讯后,都进行活体解剖!”吕呈凤说:“刑讯是首要进行的。尤其是天津来的魏成功,是个头头,梅老板要亲自审问!要从他身上找到隐藏在遍地市的更大的共产党头目。”

    “对!对!擒贼先擒王!”涂英真个是一个成人,比成人还成人!“顺藤摸瓜,抓出老大!”

    “没错!”肖一峰说:“这就是梅老板的意图!”

    卡车吉普车开进了山水货栈,惨无人道的刑讯毫无人性的活体人体解剖就又要在这里开始了……

    魏成功、邢玉发、霍传亮、沈友伟、万泉河、娄明远、马富贵被抬进了刑讯室。焦祜沪侯前榜坟云恒繁建强等人纷纷拿着绳索,把依旧在昏迷中的邢玉发、霍传亮、沈友伟、万泉河、娄明远、马富贵捆绑结实。之后,涂正一一地给他们解开了穴道。等他们都彻底醒过来时,这审讯室里只有各种各样的刑具陪伴他们了。

    马富贵骂道:“途家的三个兔崽子,还真是三个小特务啊!嗨,做梦也想不到,咱们堂堂的七尺男儿,一个个都栽在了毛孩子的手里了……”

    “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你们负责把共党分子的中餐送到刑讯室。其他人先吃中午饭!”吕呈凤说:“吃完饭都歇一会,之后,都到刑讯室!”

    特务们一个个笑语嘻嘻,去享受美味了。侯前榜、焦祜沪、坟云恒、繁建强有点烦。“妈的,老子还得伺候他们!妈的,一个女的也没有!扫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原创 长篇小说 罪孽人生 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我是你的眼【闪小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变之美
    不经成长之痛,何来蜕
    风起的日子
    风起的日子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但你知道,我已经来过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乡写生纪行》
    摄影散文《春节江华瑶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唯美句子
  • 恋爱文学
  • 青春文学
  • 原创剧本
  • 原创歌词
  • 人生感悟
  • 文学美图
  • 文学资讯
  • 马航诗歌
  • 父亲文章
  • 母亲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梦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门文章
  • 推荐阅读
  • 头条阅读
  • Digg阅读
  • 最新评论
  • 推荐美文
  • 热门美文
  • 美文摘抄
  • 读 后 感
  • 外国诗歌
  • 文学欣赏
  • 古典诗词
  • 文学争鸣
  • 古典文学
  • 现代文学
  • 影音文学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鲁迅作品集
  • 毕淑敏作品集
  • 张爱玲作品集
  • 林语堂作品集
  • 张小娴作品集
  • 马尔克斯作品集